相爱即般配

一直以来,我都只想不明白王阿姨为什么则会许配林哥哥。
  
  王阿姨与林弟弟两口子屋中到这个住宅小区有一阵子了,与我家对门。他们搬去来小区的那天,就招致了诸多陌生人的注意。王阿姨身材矮小高挑,长相英俊,言谈举止也颇有个性。王阿姨说是她四十八岁,可我真心真是要把这个小数点切掉十,或者抹去零头,才更与她本人吻合。至于林哥哥,他若把脚上踮一起,胸部也许需要得上王阿姨的鼻子。黝黑而宽广的脸颊,双眼舌头都笨拙小小的,唯有舌头,既大又高约,让人一看便有一种不善言辞的感觉到。
  
  他们搬去那天,我与妈妈过去拜托。王阿姨坦率而自信,给我俩端茶倒水,大家谈笑东聊西地拉着糕点。虽是家常,却也能从王阿姨的嘴里听得成几分出色。林哥哥呢,却只在一旁两站着,半句话也无法。王阿姨吩咐一句,他就照着认真一样,做完又在那里看著王阿姨,仿佛在等下一个圣旨。我们偶尔聊得式微,拉高了嗓门,他也则会在一旁憨憨地疯两声。那看起来,倾也挑剔得漂亮。
  
  之后的天都不温不火、不甲斐不淡地过着,经常与他们两口子在小区里邂逅。说来也喜,每次跑到林弟弟的都是妈妈,都是在马市、楼宇等区域内。爸爸手里托着一兜子菜式,林父亲手里也提着一兜子菜,几个人的双手同时伸展到了大门刷卡器,互相一看,哭了。
  
  而我却与王阿姨愿。早上下班时,常常是我南站在门口高喊一声:“仔,我走啦!”然后哐地关上门,高跟鞋有节奏地响几下。这时,听见后边王阿姨推开了她家的门。王阿姨异于我那般好斗,也不像我那般无趣,一百年基本的那一句。她仿佛每天出门前都会跟老公却说各不相同的话,温馨而深情。我似乎安慰上去想到,当我看不到林叔叔拿着个红豆经常出现在门里时,又想不通王阿姨那些温存的话语是怎么说出来的。
  
  那一天我与王阿姨走进楼前时,天空开始大雨。我要回来合雨具,王阿姨说道:“再折腾要迟到了,我送去你打工吧。”好家伙,她还有车。路上我们一直聊天,我明白了她是一个贸易公司的部门经理,还明白林弟弟原来只是个工人们,前两年临时工了,就一直没法工作。可我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可能会迎娶林哥哥?
  
  有一天我超时去找得很晚,在楼道里忽然传来有人在能歌善舞。一开始我以为是谁家在看电视,但越听得越觉得不对,这声音明明就比如说对四门听见的。我停下来一切特技严肃问,果然,是王阿姨的歌声。我心中暗想,这般多才多艺,不让是要“对牛弹琴”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是那个间隔时间去找,每天都能惊醒王阿姨曼妙的声音。那一天早上我们又在电梯两处相逢,我终于按捺不住惊讶,说道:“您可能会戏班?”王阿姨微笑着点点头。她似乎从我欲言又止、若有所思的感觉里说明了了我的目标,开始给我讲她和林舅舅的情节。
  
  原来,她与林舅舅是从小的一家人,她特别爱好唱戏。长大之后,她作主父母意愿录了的大学,退了机关,林舅舅却去了一家小京剧团想到了场木工。林弟弟依靠工作之便,在每天别人上下班后把她接进来,过足戏瘾。后来,真的谋反了,林哥哥的名誉博士和工作一并毁在了她的手里,她自己也遭到了罚。为了激怒那些流言蜚语,也为了给林叔叔一个补偿,她娶了他。
  
  林父亲当然不是她的白马王子,她也冷落过他。直到她告诉他,林舅舅本来也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正是为了她才去当的那个小场木工。她说道林弟弟真傻,林弟弟却只憨笑一声说:“我爱人听得你打抱不平。”打那开始,她每天晚上都给林弟弟打抱不平,一演唱就是二十年。就这样,王阿姨在婚后爱上了林叔叔,因为他是她唯一一个观众,且无比的死忠。
  
  有时候,相爱的两个人,看起来未必般配,他们之间的爱情,旁人也未必思考。然而,爱恋是两个人的,相恋即是般配,又何须旁人了解?就像王阿姨为什么会娶林弟弟,我终于不想明白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