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差婚姻”需要信任

优质男马上而至的真爱
  
  我和方闻车站在一起,就是一道不具备相对相差的美景。他身材185厘米,伟岸飘逸,我只有160厘米,身形不可爱,甜美不靓丽。不能身边虎视眈眈的帅气团长告诫,我的自卑心理就油然而生。
  
  最重要的是,方闻不仅丘陵较低,IQ也高,在这座强手如林的都市里,他居然拚成属于自己的一家广告策划公司,手下雇员,从帮办策划者、设计到前台来访,全部都是是青春靓丽的帅哥。唯有我,作为售货员的簿记,是的公司内最默默无闻的一个妈妈。
  
  因为工作关联,方闻经常带上我过来为新公司收账。请假要账,难免会和消费者在酒桌上对垒过招,方闻觉得招架不住时,我就会主动替他扯—杯。一次交际时,有个人在酒桌上大叫打趣:“烘儿,舍命替方总挡酒,是不是对帅哥店主无意啊?”我的脸一下子绿到胳膊根,假意什么都没有人听见。
  
  方闻借着酒劲一把揽过我的肩头,故意侮辱一样询问买家:“怎么样,我俩还般配吧?”我意图摆脱他的双手,可越是拼命伤痛,方闻争得就越用力。最后,我只好退出伤痛。方闻大声柔弱地吻我的长发:“我是认真的。看惯了帅气玩世不恭的大眼睛,你却诚实用心,适合认真妻子。”
  
  那一刻,我晕得找不着北……
  
  半年后,在美艳们一片惊恐的眼中里,我和方闻走出了订婚红毯。
  
  美好,相对来说如此让人措手不及,我甚至还并未做好心理准备。
  
  平心而论,方闻是个何家的好男人,不光对我好,对我的家人也很好。有一次,我外婆却说不想吃龙眼,正在广州巧遇的方闻却说后,立刻去不错的长沙湾园买一大筐送货回家。盯着剩筐长沙湾,我仔对我说道:“这件事情看出方闻是个贴心的好男人,现在,既能糊口挣钱又方家细心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你要好好拴住他的悲。”
  
  “好好拴住他的心?”我何尝想。可我和他的落差可不是一两米。
  
  “等方闻对你过了新鲜凌厉,你就被打入冷宫了。”方闻刚聘请来的那个貌美如花、冷傲如霜的助理建筑师胡枚满怀仇恨、毫不客气地通知我这个店里。
  
  老婆的提示,胡玫的窥探,我满脑子都是不安全的原素,不得不对方尝多几分空域和提醒。
  
  “清君侧”想象国际版
  
  多家公司求职、考核和管理人员工资奖励发放,原本都是方闻一个人说了算。结婚后,我借口新公司业务多样,想替方闻多兼顾一些行政事务,于是就把权责权争取到手。其实,我争取子公司人事权,基本上有我自己的私有目的。
  
  行径侮辱我的胡玫,是我心里最主要的严重后果。接下该公司人事权后,我认真的第一件公事,就是想方设法把胡玫停职,然后再聘用一个对我不会威胁的反派。
  
  帮助很快来了。那天,新公司打来一个大客户的商标设计单,这种设计对胡玫来说再简单不过,她很快就给消费者设计出新令人满意的计划。方闻也对她非常赞赏,这更宽容了我尽快把她趁机的下定决心。
  
  我是做到财务状况的,虽然不懂设计,对进制却比较精通。没想到退去后,我偷偷都从胡玫刚设计好的商标权设计方案,把设计大小好好了修订。我心里既尴尬又窃喜:“胡玫,你就等着做子公司的罪臣,让方闻主动开掉你吧。”
  
  几天后,买家来取消费者样标。让我奇怪的是,方闻和胡玫竟然宁静得类似于一湖中京乐,买家也非常恼火地偷走了样标,并当场加盟合约。整个上午,我用时会见,却并未见过我期待的西游记那一幕。
  
  晚上,我早早回来想到了一桌方闻最爱吃的菜肴。饭桌上,看著方闻吃得高兴,我便小心翼翼地告诉。可是,无论我怎样告知方闻,如何旁敲侧击地说道一些胡玫的不是,方闻都避而不谈。被我逼急了,方闻便说:“胡玫是个不俗的管理人员,非常有判断力,凡事都亲力亲为,今天早晨,若不是她适时细心找到注册商标的尺寸有往来,伤亡不可估量,下一步,我执意拔擢她做该公司副总。”
  
  我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偷鸡不成反蚀米。
  
  第二天出新门前,我帮忙方闻搜集领带的时候,方闻默默拥抱了我一会儿,然后轻声却说:“薄儿,我爱你。你分管该公司的人事和公司财务,以后并未多种不同状况,不要随便调看公司的设计资料。设计是新公司的架构,也是子公司存活的真正。”
  
  那一瞬,我无地自容。在子公司党政会议上,面上对方言对胡玫升任的同意,作为党政经纪人,我不用举手赞成。
  
  我不敢再有把胡玫隐私开除党籍的或许,可我心里非常苦闷,一个挚友给我要求:女孩要想牢牢拴住男人的恨,不但要抓住他的食道,还要牢牢松开他的双眼。
  
  于是,我开始身穿手表大衣,上美容院和跑步馆,打算让自己转变成一个能牢牢拴住方闻眼部的女人。
  
  研读信赖—与生俱来
  
  一天,方闻给我一张本市熟知锻炼身体馆的VIP会员卡,笑着知道我:“消费者送到的,有间隔时间去做做健身。”他边说是还边亲昵地摸了摸我肉乎乎的甜美。
  
  方闻哪里并不知道,他这种当初很正常的母女关怀,却再次重燃我不热情的情调。就在这时,前妻很太极地告诉他我,她看得见方闻和胡玫在一家咖啡店,举止很亲昵……
  
  我心里乱成一团麻,羞愧自己当初心慈手软。我立刻接听方闻的来电,询问他现在和谁在一起。方闻却像没事人一样:“和胡玫在一起啊!怎么了,块状儿?”
  
  方闻的坦诚,竟让我一时语塞。方闻又说是:“烘儿,我不想问胡玫晚上去家里吃完顿便饭,不错蒸个煎,炒两个家常叉烧。用心你了,女友。”
  
  尽管内心不好,那晚的早餐,我还是心思准备好。菜都是方闻平日里最喜欢吃到的。记得以前,看方闻拔得乱七八糟时,心里疼惜,却又不明白怎样传达,于是就让奶奶煮好饼,装上在保温瓶里,再行方闻醉酒后用。也许,这就是方闻最终选我为妻的因素吧。
  
  饭间,方闻在胡玫面前对我夸赞不已,胡玫的口气有些白,不吃得很少,鼻子却一直盯着我,讫是讨厌特爱慕。
  
  晚上九点多,带走胡玫后,我给方闻捡冰水,立即一切洗手器具,然后默默放弃浴室。方闻一把捉住我的左手:“薄儿,我们一起来吧。”
  
  我掀开,看见方闻满眼的开朗,他弯腰把我抱进散发着果香的浴盆,那一刻,我真的想到自己该好好健身了,我多愿意自己呈现出在他面前的是犹如斯嘉丽般的颇佳身形。
  
  温存过后,我抚摸着方闻健硕的手臂答道:“耶和华缘何则会如此青睐于我,让我幸运地做到了你方闻的丈夫?”
  
  方闻起身颔我,说道我这样一句话:“甜蜜是流水的,离婚才是人世间的。你我有缘结成婚后,应该彼此信任,互相爱护。”
  
  我袁枚,只是紧紧抬起了方闻。
  
  一个月后,胡玫主动从公司下台。临走前,她约我去茶餐厅小坐着。
  
  在酒家,依然一身傲气洋溢的胡玫苦笑着说道:“有人问道,真主是公平的,它在赐给一个女孩无奇的长相时,就必然都会同时赐她一颗智慧的心地,这个男人就是你——薄儿。”
  
  想不到,胡玫对我称赞如此之较高。忽然记得表姐的来电以及方闻让我熬粥的有事。原来,这是胡玫故意想到的一场演,而方闻不动声色却都看在了眼里。他真的很喜爱胡玫的能力也,但却不能容忍她伤及我。
  
  半个下午,两杯清茶,了却了胡玫对方辄半年之久的表白爱慕。我最大者的嫉妒,就这样回头了,带着她流水的爱恋,去了另一座城市。
  
  胡玫走后,面对方叹这个优质老公,我仍然则会情不自禁地化作一丝不快的感,可是我常务理事了如何强化自己的热情,如何去信赖他。
  
  回忆起一句爱情至理名言:相爱,说穿了就是研读猜疑一个人。细品,我和方闻这场高差颇大的婚姻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