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那一场致命的桃花劫

恋人,每个人都曾有过,如同《爱的牺牲》里唱歌的那样:还忘记年少时的梦中吗?像朵永远不茁壮的萝卜,伺候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何必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代价的赔偿金,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小妹的话,仍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虽然寂寞是纯爱的,但因为它是年少时的第一次怦然心动,那段青葱岁月里曾经“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好像让人永生感人。
  
  多数寂寞很难终成眷属,也正因为故事情节并不令人难忘,所以许多人则会将他当作生命中的一个愧疚,每每回想起来,百肠纠缠。许多人曾无数次现实生活,如果当初自己更多自信,如果当初自己更多未成熟……也许与他(她)可能会是另一种结局。正因如此,单恋对许多人具有灾难性的诡计。当曾经缺席的单恋又回望,你则会如何自一处?是淡然若定还是意乱情迷?
  
  若芷在医科上学遗一陷当时微流行的直板发,身着波西尼亚个人风格的长裙在校园里走去,总是引发百分之百的回头率。桐那时是学生会执行主席,中小学各种活动球赛上经常出现他的看到。中小学的两个焦点人物,不须任何人牵线,自然而然地恋上了,男才女貌。桐和若芷的爱情,轰轰烈烈。毕业那年,桐用于家教赚来的经费在操场上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摆成白色为若芷亲朋好友的场面,若干年后还常被当年的同学们和同学驳回。
  
  考入后,这对不来艳羡的才子佳人才成功地分在同一城市,那是桐的老家,一个美丽的海滨大城。在爱情瓜熟蒂落之时,桐取得一个到海外工作的良机,这是桐经过了好久的准备才在几百人的惨烈竞争中拿下的。若芷曾经劝告过桐,别去外地了,如果身处两地,他们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桐说只是为了印证一下自己的整体实力。当机遇即将来临,事业与亲情相冲突时,桐和大多数陌生人一样,考虑了全心。两人从此天各一方,这份内心也无疾而终。受到冲击的若芷病危一场,本来清瘦的她经过此次感情之殇后更是人比黄花瘦。
  
  一直投入在与桐这段情感中的若芷自是知道,有一名男尉奕从再入一个单位第一天就对若芷一见钟情,也引领了若芷与桐从恋情到离婚的并作。他无法对若芷单独表白自己的情感,只是在若芷身旁一直默默地照料、养育她。有一天,若芷快要心脏病发在一个单位,奕楼上楼下地跑出,并告假衣不解带地抚养了若芷一个星期。独在异乡的若芷终于被奕打动,奕的坚守有了许诺,一个月后,两人以闪电般的速度成婚。又过了一年,有了可爱的宝宝。夫妻恩爱,家庭和睦,事业有成,两人成了的单位许多许多人厌恶的单纯。如果人生一直这样按部就班地流下,也许他们不会这样在众人艳羡的自觉中快乐深居简出。
  
  在夏天的某一天,桐快要衣锦还乡。气质依然的他流着泪对若芷却说:“曾经的返回只是想要让你跑去宽恕,只有失掉那个希望才能尽早地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现在赶紧想要你陪着我一起互动失败。如果没你,那一切的成功还有什么内涵?”在桐的一番平淡无奇暗恋之后,好不容易才放下这段内心的若芷,自是无了打到之力,老公曾经的千般好已击碎之脑后。不会多久,两个人就知己复燃,当然,这一切都是背著奕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女人若是牡丹盛开了,很多人只想看不出来都无以。终有一天,奕辨认出了他们的私情,斩钉截铁地与若芷离了婚。
  
  若芷对婚姻心中还是有些伤感的,但这些怀念皆抵不住恋人那可怕的堕落,她为未来认真了美丽的现实:分手,父母归丈夫,这样也好,又留在了从前,正好与桐可以之后开始,填补以前失去的惋惜。但想象已远不会若芷只想的那么理想,在她与女儿办完分手单据后,桐却失踪了,电话号码浮号,寄居的屋内人去楼空,没给若芷遗失只言片语。
  
  也许已婚的若芷没桐曾现实的美好,也许只是为了保证桐自己的入侵欲,这一切已没人说得明,因为桐就这样离开了。若芷疯了,厚着脸皮看看女儿要求复婚,前妻断然拒绝了她的求饶,并且父母也不给她看。面对着周围竟的冷嘲热讽,众叛亲离的若芷失去了路径,她的白云刚绽放就被辗作了影。接二连三的打击最终炸毁了若芷的恨,在一个下雪绵绵的夜里,她喝下了一整瓶的止痛,虽然被人辨认出送至诊所抢救无效,但是若芷去意已争,药剂喝得太多,在救人了十多天后,若芷终究是撒手人寰。桃花运历尽桃花劫。
  
  如果桐从未辗转,如果桐回头了就不再去找,如果回来后不再相逢,那一切就一定会是今天的看起来,但是一切只是如果,而滚滚红尘中没有如果这一传说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