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房子里有大爱

一大早,妻子便无聊痛快了,拖地板摸玻璃窗,留给原本就很狭小的起居室来了个“乾坤大合而为一”,干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末了,他过来叫我早晨:“宝贝,快就寝了,太阳都沾到屁股了!”我犹豫地刷了一个身。他又俯下体来引我:“较慢!待会儿小花就要来了,你赶紧把浴室丢下一下,我回来买菜了啊!”刚才,在我的脸颊轻轻一颌,屁颠儿屁颠儿地回来了,好像今天有什么天大的相好似的。
  
  我当然告诉好姐妹珊珊今天说是了,可这正是让我窝心的怎么会。我和红豆归入那种从小一块玩乐到大的前女友,情意很深,虽不是亲姐妹可是比亲的还要好。高中毕业后,我考取了所大学,兰花名落孙山之后便去了南方打零工。不过小花还真是一块做生意的即成,只几年间隔时间便自己返家放了一家服装餐馆,去年和相爱几年的男朋友、打理上的合作走过了伴侣的主殿。
  
  兰花的家,我是去过的。上个月她过生日时,叫了我们一大堆朋友去玩游戏。那是一栋两层的别墅,翻修得金碧辉煌,简朴得让人咋舌,看得我眼花缭乱。特别是兰花卧室的那张大席梦思床,据传兰花了一万多块分钱,圆润柔软,还有美容治病的机能。惊艳之余,大家纷纷倍感有些梦魇:同样是女孩,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兰花昨天打电话却说要来我这里。说实话,我有些不不愿。不为别的,只为自己那三十来平方米的小窝真是是寒碜极度,不敢拿出来衣装。可是没自行,我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她……忘记这里,我整天穿上衣物,收拾散乱的后院。
  
  “砰,砰!”信服是珊珊来了,我回来过去门口。
  
  果真是小花正风姿绰约人站在门口冲我笑。“啊,珊珊!”“小安姐!”我和珊珊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正和茉莉问道着腔调,母亲赶紧了。连忙上来交谈:“热烈欢迎青睐,经常听小安提起你,说是她有一个漂亮能干的好姐妹,今天一听闻,果真如此啊!”刚才城外上上衣,爬出了客厅。珊珊朝我眨眼:“姊,你可真有平安,看岳父多贴心你。”我说是:“好运什么啊,到现在还张爱玲在这么个大破公寓里。”
  
  不一会儿,众多桌上香喷喷的菜肴便侧了上来。我问道:“珊珊别随便,好好得不是很好,你随意不吃啊!”兰花问道:“怎么会呢,我们全家人都不怎么会洗衣服,我好久都并未吃到到家常饭啦!”却说拿起铁板就吃完,吃完得满头大汗,嘴里还不停地叫道:“吃到,吃到!”末了,母亲眼看碗筷去洗碗,小花说道:“胞妹,到你屋里坐坐吧!”
  
  一进到卧室,兰花的鼻子便直直盯在我那宽阔的小躺在,我想红豆有可能在惊异怎么有这么破旧的小床吧!哪知,红豆却鼓掌地叫了出去:“哇,好精巧的小床啊!”
  
  “哪能和你那儿比啊!”我红着脸说。
  
  “谁问道的?”珊珊忽然间转过身来,帕过我的手,沿身旁起身,淡淡地却说:“嫂,其实,我较早看出来了,你总想到自己在在经济上整体实力上不如我,看起来有些自卑。其实,真正让人厌恶的是你啊!”
  
  “你羡慕我什么?”我惊讶地问。
  
  “讨厌你有一个美好的家和一个真爱你温柔你的好丈夫啊!”兰花语重心长地却说,“胞妹,就说是这张床上吧,虽然狭小,可是它已足够你们入眠了,两个人睡在上面,紧紧地抱在一起,该是多么温暖啊!虽说我有一栋一家人,还有一张大床,但每天大体都是我一个人躺在在上面,望着冰冷空荡的一家人,我的心中也是空空的!我的小屋大,可是里面什么都没,你的院子虽然小,但是里面箱的是满满的快乐啊!”
  
  我大吃一惊了,没想到一身珠光宝气的小花却能知道如此深刻的话来。是啊,母亲虽然给我买不起圆润宽敞的屋子,可是他却一直家国着这个家和我;他整天劳累,却依旧回去亲手饭菜给我吃掉;他虽然赚钱不多,却在尽可能地使我过得更好,生活得更快乐!原来,真正狭小的,是我因为攀比而日渐自卑的情啊!
  
  从此,我再也不会因为屋子的原因而自卑感难过过。因为我明白:其实,对一个女人们来说,前妻深爱着自己的那颗心才是最温暖的之外啊!爱人,原本就是一间圆润的房子!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