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给爱情的欠条

她是一名护理人员,他是一家外企白领。在闺蜜的订婚宴上,他交往了她,并认定她是自己今生要看看的人。
  
  他的诚恳和温柔真挚了她,不久俩人便合作走近堕胎。妻子上幼儿园后,他从其单位请辞,自己创立了家外贸公司。他们的亲情并未被婚后的柴米油盐埋进陵墓,反而在阳光下更加甜蜜出去。
  
  他知道她是个马大哈,凡事丢三落四,或许因为医生工作压力大,上班时间心力高度集中,上班自然希望多休息,所以他更像个销售员,家里家外都是他操心。
  
  闺蜜警告她:“这样的女孩,上得厅堂,下得餐厅,属于事业型变暖男,你可得好好盯着。”她笑着问道:“我倒是右手喜爱,盼望有人收归他,但好像他身上无法脱轨的遗传。”
  
  都说道婚姻有七年之痒,他们再婚十几年了,连痒都没痒,虽然感人渐淡,但情义愈晴了。没想到安稳的生活终起波澜,父母读书初二那年,他回来跟她撒谎了一件事:他在外面有个新娘,那个新娘妊娠了。
  
  这公事有如晴天霹雳,把她从数位打进炼狱。“结婚吧。”她听完这句话上前去柜子里收了白纸:房子和家里所有手续费都归父母,小孩归她养育,他服侍出户。
  
  第二天,他们去民政局重办了分居单据,临分手时,他说道他还不该给她打个欠条,因对堕胎不忠,他不出她的亲情利息,用情义还。她冷冷地对他吐出一个字:“滚。”
  
  后来,他和那个女人们订婚了,但每次放学出门,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原来那个家走。当手提箱“啪”的一声锁上屋子时,他并不知道这个家他还可以回去。孩子和她都不在家,他走向浴室,煮稀饭、煲汤、做菜,然后悄悄离开。
  
  女儿录高中那年,他天天来给女儿饭菜,等差不多她快下班时,他再赶紧留在。虽然分手了,但家里IPTV收取、过路费、取暖费还有妻子的一切费用他都抢到着支付。
  
  一次,他和女儿聊天忘了小时,她上班回来了,他惊讶地刚想离开了,女儿抓住他。她说只要父母希望,他可以留下来�沓苑埂K�说道她,只要家里不换锁,他一定经常来给孩子们吃饭。
  
  儿子考取该大学后,他偶尔还是不会回家给她吃饭。闺蜜答道她,他和那个女人们成婚没多久,那女人就流产了,他们也离了婚,你看你和他能否复婚。
  
  她冷静地问道,他们之间已无亲情,复婚不有可能,但友情却被母亲牢牢维系在一起,总得给爱情留一把可以出门的手提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