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发酵工艺

女儿一岁多后,我不想他一个人独自睡觉,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不愿,哭得很难过。没有人事先,我只好在我们的大床旁边又加在一张小床。特的床下比原来的床矮很多,儿子还是不乐意单独睡到棕床上。只好我背著女儿睡极高床,老公独自躺在个头床。
  
  老公把矮床紧紧地靠着高床。深更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我起床上升降机,爬起来一脚踩下去,“哎哟”!老公接获惨叫。原来是我踩着他了。我连忙却说对不起,人也做梦不少,说是他:“你可能会睡觉时外边一点吗?这样挠挨着我们的床上,不是想到踩嘛。”老公极不乐意地移至外边一点。
  
  第二天晚上,我起床给弟弟把大便,谁知又看到他的惨叫。我再次说他:“你还真是笨,问道了要你睡觉时外边点呀!”他挪到外边一点,很快又挪了回去,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想挨你们近一些,这样睡得踏实!”要死,又倒头睡去了。
  
  我看到他,没有再说什么,小心翼翼地上了床。他的话让我实在心头硬糯——他宁愿被踩,也无非挨着自己的妻女。
  
  回忆起我的好朋友枫,她不生活习惯躺在凉席。寒冷的夏季,他们家也是铺着眼罩睡。她的老公从小湿润在南方,好多年才适应环境了她的这个生活习惯。
  
  有年夏天我们去乡下玩,临时住在一农户家,并未空调。炎热得病,可枫还是不睡觉时凉席,我们以为她老公这下该单独睡觉时凉席了,谁知他还是和枫一起睡着。我们疯他,他有些不来,说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身边没她样子睡不用心。”
  
  还有一个好友,她的老公从小偏爱用棉布色泽的床上用品,她却在结婚前一直用上面料的。自从结婚后,她就主动把床上用品都换成了布匹的。订婚多年后的一天,他们发生了激烈发生争执,谁也不愿服软,然后长时间美苏,熟人明确提出分居或分手。她去家纺店面给自己卖床下四件套,拎出门后等待洗一下,打开一看,愣住了。老公从身边过,瞅了一眼,也愣住了,因为她买了的是布匹的。这个习惯,就这样映射了她的身体。老公马上说了声“对不起”。这四件套从此还是两个人将将。好友说:“现在看见棉布,我心中就有种用心的感受。”
  
  婚姻关系有一种蒸馏出力,能把离婚中人婚前各自的习惯上、偏爱、生性,在岁月里一点点渗透到、融合,发酵出一些微小的共同习惯和技术细节。经过这种化学反应的母子,早已凝结为合一,仿佛年月茶里的白毛,在岁月中体味出天长地久的日常人生,且愈久弥香。当然,如果你不�蛘娉虾陀眯木�大队,也可以烘烤成重蛇毒物质黄曲霉。由此可见,婚姻也像制茶,舍不得的工艺技术至关重要,必需基督徒匠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