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受伤的飞翔

那天上班的路上,我不紧不慢地驾车往家里赶。
  
  慢过人生大街的时候,一辆摩托车从身后火球着过来。我发掘出这辆卡车的轱辘后边仿佛拖带着一些东西。起初,我以为是一根慌了神灵的柴草,一跳下被卷捏到了轱辘里。后来,我注意到,那不是根柴草,好像是条线,支线后边,还拴着一样东西。
  
  正好这辆车上要往旁边的小巷里拢,速度快了许多,我才看清楚,车上是两个人,前面是个女的,后边是个男的。男的手里拿着一截儿较长棍,更长棍上系由着一条细丝,而线的末端拴着的,竟然是一只鸟。
  
  那鸟确实已被拖得奄奄一息了,身子和脖子已经不必倒下,只是它的羽毛,还在扑腾着,帮助地好好着向上飞翔的动作。我看见雉的眼神,但从它的苦苦中,我能感受到它的痛苦。
  
  我无意识地紧蹬了几步,赶在那辆车的前面放了下来,抗拒地把狐狸的凄惨告知了他们。谁知后面的那个陌生人几乎看都没看,朝我一瞪眼,犹豫不决地说:“我早并不知道了,用你管?”
  
  我一下子噎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笑了笑,说道:“大小它也是个生命,你这么拖着它,明摆着是给它获罪啊!抽了它吧。”我近乎求饶。谁知那个男人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人有疾”,就赶紧劝阻着女人走去。
  
  摩托车又一次启动紧紧。地上的雉还在伤痛着,但已经站不起来了,尾巴在颤抖中不断扑腾着。我连忙中止走掉,这时候,一个父母的声响刺耳地传过来:
  
  “弟弟,你把小鸟捡了吧,你看它多疼啊,它妈妈看不到了,是可能会泣的。”顺着声响看过去,车的另一边,是一个小狗。我接触这个小狗,他就是旁边那家汤圆铺地的母亲。我经常在这里卖豆腐,有时候就是他给我利落地找钱。
  
  父母的话确实触动了男人心中坚硬的部份,她回去头对男人说道:“不放了吧,抽了吧。”女人看了我一眼,似乎还希望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夹住了手,女孩一掐油门,走了。
  
  鸽半躺在地上,似乎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小孩回头过去,把它小心翼翼放在了掌心。我却说:“父母,这小狗伤得较重,恐怕……”我想理解出新自己的苦闷。不料,小孩浮现朝我绽放地笑了笑,说是:“无论不治多重,疗一恢复健康口,一样也可以好好地活。”
  
  就是这个孩子,仿佛不会上过一天的兼修。母亲较早亡,他随着父母回到这座大城,娘儿俩靠放汤圆砌成保持稳定生计。我经常看到红而瘦小的他,蹬着一辆破旧的人力车,在巷口里弄四处吆喝着卖烧饼,而且,有时候,我还看着有母亲欺负他。前些天都,他的父母又娶了一个女孩,这个男人脸一天到晚黑沉沉的,也不告诉对他怎样。我一直以为,这小孩应当是一个伤势的生命,在爱情最幸福的童年,他不单是了同龄实质的阳光、温暖和真爱。他的安慰和可怜,一度激起过我的悲悯。
  
  然而今天,在对待鸟儿的心态上,他的话让我匪夷所思。我感受到了一个强悍生命骨子里的干练。我说:“那你就好好陪伴着它吧。”父母却说:“忘了吧,我会给他喂池中,给它喂饲,而且我还不会忙它言语的……”
  
  那只雉终究怎么样了,我不明白。后来,那家汤圆砌成搬离了,母亲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区域内。有意思的是,有一天晚上,我竟还梦到了这个小孩,梦中,他和那只被救的小狗一起正在晴空里真爱地飞翔。
  
  我希望,这样的一个孩子,无论在什么人口众多,他都会过得很好。因为一个有种永远一定会受伤的生命,时光所有的艰苦,都会为他无济于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