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堵墙

男孩从窗口望出去,看不到了对面墙上爬山虎好像野心勃勃地企图收复每一寸天花板。在那无数枝缠绕向上的树干中,有一枝几乎推上了尖尖的门窗。于是女孩潜意识地笑了起来,对小女孩说:“你是桐,我是矮墙。”
  
  孩子们眼中的那枝树枝化成了男人的形象。在他向她说是了这句话之后,小女孩噘起嘴巴转身前行了。小女孩没加快脚步去追上她。他想要,她不会来想到他的。他俩像所有年青的恋人那样天生好看在眼里,末了,常常小女孩来找他,一般不出有一个星期。
  
  孩子们坐下家中继续前进。但这次有些反常,女孩画那幅所撰为《终将》的版画兰花去了整整一个月的间隔时间,还见妈妈前来,连个来电也并未。男孩耐不住了,于是敲开了妈妈家的门内。
  
  “小梅过来了!”男孩的母亲打量着男孩那身美感斑驳的服装问道。
  
  于是孩子们就忍不住问:“她好吗?”
  
  “好,好。就是晚上常常进去,没有到你家去吗?”
  
  女孩不会答话,就默默地回头了出来。“晚上常常过来!”这句话像重锤一样敲击着他的恨。她去跟谁相聚了呢?如果她真的因此而离开了他,他可能会觉得愧疚的。男人使他并不知道除了画漫画之外,生活中还有其他的体验。可他总实在自己出世到这个世界上来首先是为了创造者一些什么。人生不是毛毛雨,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小女孩正在忙着筹办一个青年五人作品展,他的帮助有一半倒是为了她。可她走了。藤为什么一定要绑在他这内湖墙上呢?女孩没有勇气了,不禁下达一声高亢的叹息。
  
  小孩离开家中,把保险箱插进锁眼,可手却徐徐了。门上用图钉钉着一张便条,题字是一朵梅花,五瓣的。霎时他的双眼就光亮了痛快,他明白是她来了,她就喜欢与众不同。梅花上面是一行英文字:Iamawalltoo。
  
  “我也是……也是什么呢?”女孩拉丁字母着那些小写字母,却一时想不起wall是什么意思。“一口井?”他实在有些急转直下,因为他回忆起诗句人们常常把死了心隐喻为一口枯井。他赶紧上前去找词典。
  
  “wall,wall……井,枯井……”他只顾大声看箱子,一头撞倒在门旁的墙上。这一撞使他恍然大悟:墙壁!
  
  这时,吃掉吃到的笑声所撰了过来,孩子们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又撞倒在另一堵墙上,这“墙”是蓬松的。女孩正冲他微笑。
  
  “你,你怎么好久不来这儿了?”就像树枝一样,小孩碰触两只手,紧紧地攀住了小女孩的头顶。
  
  “我也是一堵矮墙。”妈妈幽幽地问。
  
  女孩瞬时甜蜜了一下,快要明白了:心事是一堵矮墙,只有僵持都化成树根,真心才不会地久天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