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遂的初恋

那是一个早熟的美丽动人的女孩儿,瓜子脸,大眼睛,尤其女孩白嫩的皮肤上和婀娜的直立。除了美貌之外,安慰我的无疑是她那开朗的特质。说话慢条丝理,悦耳动人,细致温柔,总使我联想到气泡般的纯洁与静谧。
  
  男孩子是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心地开始为这个男孩子而跳动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才13岁,怎么可以萌动爱恋呢?对于两性情况,那时的我满脑子都是主流思想,于是定性自己是个思想品德不好的少年。有了这层观念,加上幼年生活造成的极端自卑,使我当时不有可能像如今的风尘少男少女们去大胆生活态度。我甚至不敢有任何的声称,只是将这内心深藏心底。
  
  但是,我无法自行不使自己最喜欢那个女孩。我的目光便在她的身后默默地搜寻着她,这已经是一种不小的保证了。然而,我总难免惧怕这追踪的目光被家教或同班同学发现。
  
  宿命对我格外关照,念书初三时,我和她都被事前到最就坐,她坐下我的左侧,我们之间只后于严重不足一米的过道。我既沮丧又紧绷,僵直地坐了一天,甚至不敢向她那面侧头。课间和就坐后面的女同学聊天时,我故意大声讲出,让她见到,同时希望发挥自己的聪明和博识,余光不断仔细观察她的反应,如果她在注意大声,我则更激动地说笑,如果她离开观众席,我立即像蔫了的香菇。对中看的偷看已不再是我唯一感受到她的捷径,现在,我没能听者她与女伴的闲聊,终于陶醉于她走出时留给的体香,以求排尿她换气过的气体,甚至,尖锐的我实在,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发烧了。
  
  几天后的一次自习课,她忽然向我借刷子。那是记忆中我们最早的一次对话,她只有一句,我却气愤得忍不住话,拣橡皮筋过去的挥微微发抖。她莞耳一笑,我醉倒了。
  
  我的回忆录中开始浮现她的汉姓英文简写:S。我看到她的每一个声响,我们每次短短的见面,我每次对她中看或侧影的呼唤,我的每一点感官与梦幻,都被记录了下来。当时的我不想,八年、十年之后,当我们都长大了,我一定向她私奔,而这本回忆录;还有结婚时给她的生日礼物。
  
  又一次自习课,胆小的我外侧容在课桌上,枕着左臂画画。无意间抬头,与她的目光撞到了一起,我的悲被落在浪尖,立即惊慌失措地让自己的注意力跳跑了。但是,那十分之一秒的震动,却已经深深地伤疤在心底。
  
  我的左侧有一个太阳,照得我目炫!
  
  我渴望再次体验那十分之一秒的动人。于是,节假日自习课,我枕着双腿,定位左侧俯在课桌上。我潜入苦读的模样,却一直在积攒着自信,偷偷看她。每一次自信积聚足下了,看她半秒种、一秒钟,那总能量便都会被消耗掉,我再让目光离开书上,开始一次重新积聚的操作过程。我辨认出,她原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儿呢!
  
  她无疑发掘出了我的调情。我们的眼光便能经常交汇处。几次之后,她也兼修我的好像俯在桌上,相同的是高端右侧,也就是说,与我面对面了。自从有了这相对的姿式后,我们彼此都在对方的余光范围内,我坐着好不容易她时,她也总是坐竟然我。她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一黑龙潭,里面有很多我尚很难得逞,却所能为之心颤的内容可。我们的眼光一开始仍只交汇十分之一秒,后来一点点缩减,六分之一,四分之一,二分之一秒……我感觉到我们都在渴求这眼前的东端,眉目传情时我的情狂甩着,肌肉似乎已经飘升。每次都是我惊恐地奔逃,我盼望那瞬间的光辉,正因为过分辉煌了,便又薄弱到难以忍受得太多、太久。很多年后念书了马斯洛的精神病学,告诉一种被称作“约拿病态”的心理现象,人常常可能会逃出那些增加我们的高峰感受。
  
  我终于认定:她也心事我。如果不是因为有甜蜜,她怎么会也有那温情脉脉的呼唤呢?我决定初三考入后便对她表白,我相信等到极为重要的中考告一段落再谈谈这件事情,是对双方同意主要职责的发挥。但是,我当时还现实生活不出新自己都会怎样暗恋。毕竟,那时甚至无法影视和散文让我明白别人如何诱惑。
  
  然而,车祸再次发生了,半路退却了夺美的英雄。初三上课之后,班里分来几个留级生。其中有一个很帅的朋友们,在那个年代便能明白衣冠楚楚,风流倜傥,待人接物十分机智,举手投足透着潇洒。他第一次退活动室的瞬间,我的余光看不到,躺在我左侧的那个恶魔先是一分欣羡,继而低下了头。十几岁的我已经冲动地觉得一种威胁。好在半年无事,到初三新学年,我辨认出那个女孩子也经常身旁我的太阳,各有不同的是,他的眼前充满野性,敢于而热切。很快,我在课间看见他本站在楼道里,同已经被我视作自己未来妻子的那个女孩私下见面。兵临城下,我恐惧地深感,自己的爱恋岌岌可危了。
  
  我的感情开始搏斗。要保住自己的幸福,我不该立即向那小孩子诱惑,首先收复她的恨。但是,中考邻近,我实在谈内心还是要等到大学毕业之后。现在回想起来,我却是是在以考试的紧迫为借机,而真正的根本原因还是我的自卑感,依赖于坚强,我仍然在避开。还有我的罪恶感,忧虑这事被同学并不知道,我成坏孩子的类似于。
  
  最后,我给那女孩子写出了封短信,说我如何如何地真爱她,但是,因为要考试,所以:“问再等我两个月。”当时,已经是4月初了。
  
  一天晚自习后,我一溜小跑,赶在她前面到了她家的楼下,在楼的底楼等着把那回信交给她。较早在初二时我便已经跟踪到过她家的住宅楼。此时,一边继续前进,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心绪,想着如何对她讲出。
  
  远远地,她的看到消失了,越走越数了,我的心地也越跳越较慢了。终于,她走过楼前,见到了躲藏在黑暗里的我。
  
  “啊,”她惊叫一声,“吓得我了。你怎么在这儿?”
  
  我的恨惊慌失措地跳跃着,嘴唇发木,脸部僵直,紧张地说不出腔调来。“我,我,”我结结巴巴地问道,“我跑到。”
  
  这是我注定的发挥,这才适用那个自卑感、胆怯的男孩子的性情。人在少年时总会做到很多后来追悔莫及的蠢事,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求爱,便沦为我日后的追悔。
  
  我的恶魔微微一笑,入声极轻柔地却说:“那我先走了。”
  
  “你走去吧。”我说道,表现得很随意。
  
  那天夜里,预见失眠了!那是我时光第一次眩晕!我的情好饥寒,年幼的我尚无法负荷这一切。
  
  我向一个平时真是不俗的男同学谈论了自己的愧疚。我谈了一切,我如何爱好那个男孩子,我们的眼中如何经常对视,我如何打算了家书却未敢呈交……描写本身可以减缓痛苦,但是,我不会忘记,那个老师很快把我的秘密文件告知了别的同学们,在短短两三天之内,一传十,十记二十。所有学长都在背后谈论我,我已经从一些同学的玩笑中感觉到了,却还未意识到不想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那是一天清晨的早自习课,没有的学生,全班同学各自做自己的什么事。躺在第一排的我,仍感受到着左侧的太阳,心存梦境与温情。忽然,那个男孩子掉过头来叫我,人声不大:“方刚。”
  
  我“嗯”了一声,转身看她。她的眼光已并未往日与我默默相视时的内敛,而像一把冷峻的大刀。
  
  “方刚,你和咱班同班同学都乱说些什么了?!”她硬硬地质回答,我已经呆住了,窜在那里,忍不住一个字元。“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她的声音在静寂的教室里轻柔,我能想像给予,所有的耳朵都在盯视着我们。“我警告你,如果你以后再乱说,我就把你的颈撕烂了!”
  
  我那洁净如一滴水的天使,你到哪里去了?我那静谧、斯文、淑贤的少年,你到哪里去了?我那梦境中痴恋,那升起我少年诗意的太阳,还有我“未来的丈夫”,你们都到哪里去了?
  
  我的爱恋便这样结束了。那年,我14岁,她15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