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者的秘密

“你真是个仕女大骗子!”这是男朋友甩给阳城的最后一句话。
  
  一年前,阳城还是女友眼中的绝世好男人。那时他在某论坛以“海归化工工程技术哲学博士”的个人身份消失,“活雷锋”是他的雅号。更喜欢的网民到了他所在的城市,他必定管移交送到,包吃包喝,女生一视同仁,绝非揩油艳遇之心。最终,一位美女变成了他的男友
  
  在女朋友对他的考察中,阳城发挥得十分诚实,主动邀请她去自己工作的之外参观:沙发上“不经意”地抽着他的身分证(捏造的)、美元零钞;特意到五星酒店下榻,无视开两个屋子,丝毫无法越轨之意。
  
  但在两人同居一年后,前女友逐渐找到了疑似之附近。她带到他所在的该公司告诉,同意是查无此人——曾带男友游览过的政府部门居然大概朋友那里他用的。
  
  女朋友追问,阳城赌咒发誓,直到男友扔他的真实身分证和同学录,他才闭合了喙。
  
  虽然被所有的人确认为骗局,但阳城依然“诚挚”地看来,自己不是撒谎:“毕竟我还是念过大学的。虽然被转学了,但也是念工业专业人士的不是吗?虽然我的父母亲不是国家税务局干部,但好歹也是乡镇干部,我只是稍微夸大了一点点而已,难道陌生人在去找前男友时,不必稍微吹吹自己吗?”
  
  在真实世界中,隐密着不少阳城这样的原教旨主义骗子者。最引人注目的症状是适度的坦白。他们对说谎有焦虑依赖于不能自拔。撒谎时通常极其镇静,常常自己也信以为真。
  
  “我们生活在一个鼓励而非压制真的的环境中。”美国最具威望的精神病学家保罗·埃克曼说是。在现代工业生产社会上,撒谎说谎的机遇激增,隐私维度唾手可得,到处都是关得紧紧的要道。被干掉了,观念负荷所能造成重大损失的赔偿金,大不了换个工作,或放个配偶,甚至可以搬到熟悉的之外,坏名声又不太可能跟着走去。
  
  社会制度对与生俱来失败、富人的极度崇拜,为欺骗的死灰复燃发放了牺牲品。一部分人为获人前一时的景致和显贵,用说谎美化自己的历经、身为和威望。阳城只是其中极致的典型。
  
  骗局之所以畅行无阻,则有运用人们的冷酷盲目之外,还透过了一部分受骗单纯的温柔和对人际关系的理论上宠信。
  
  从某个不仅仅来说,欺骗者是独有的头脑:他们的说谎感受到了智力难以想象的隐喻,细节、对谈甚至有焦虑分析和内心独白。他们心里懦弱,普遍认为自己的运动量要远远大于正常人。对于他们,每一个谎言都预示着智力上的优越感产生。
  
  “为什么我会转变成这么个人?”阳城时常痛苦地问自己。
  
  “人品问题”、“道德情况”——这是被羞辱的人对原教旨主义坦白者下的论点。事实上,他们谎言并非以损害别人为目地。原先只为实现自己的丑陋甚至宿命。在真实和梦境之间,常常连自己都真假难辨,最终害人害己。
  
  “对孩子不恰当的教育,虐待、希望过较高、神经质、粗暴等,都是起因。父母的安全感缺陷,令人说道到底就不会正处于危险之中,于是导致说谎这种生理反应。”心理学引述,年幼的阳城为了应付庞大而粗暴的父亲,唯一能发展的防卫体系就是语法——巧言令色很难羞辱高高在上的儿子,帮助阳城之后地避开痛苦,并产生胜利的快感。逐渐地,Mode植根于在他的精神深处。再将愚弄的举动方式也带入成年阶段和正常成年人的恋情,显然就都会随之而来负面的影响。
  
  我们既不像婴孩那样毫无遮蔽,也不是随心所欲的百变神通;我们既能说出,也能公正;既不会辨识骗局,也可能会懵懂愚蠢;既都会被骗,也都会探知真相。我们可以可选择,这才是我们的理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