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光阴的爱情

20岁那年,她碰上了他。
  
  他是一个偏爱摄像的男子,寒酸而破落,在一个小工厂上下班。她是一个大型歌舞团的女演员,甩现代舞,倾国倾城。
  
  追求她的男子很多,她打来的情书也很多,但无疑,他是悲书写得最差的一个。
  
  每天,他骑着一辆破旧的单车来告诉他她,他高高的二分,一条腿支着车为,另一条腿往返晃着,拿着一架相机对着她拍摄地。
  
  她就那样无可奈何了,不愿去坐着赚钱男童的汽车,而是轻轻地踩上他的摩托车,然后去看那条开满了百合的西街。在那条街上,她尽情地笑着,他为她录下青春的叶蒨文。她那么美,那么让他跳动。他却说,和我好吧,一辈子,我们不分立。
  
  好,她说是,我会和你好一辈子。
  
  不久,他报考曼彻斯特大学精研照相,可是他没有分钱。她已经小有名气,积蓄的银子均用来赞助他,但是够。因为照相机是个烧钱的事情,何况,他想当中国很好的摄影家。
  
  为了他,她打算投拍剧集。她四处张罗,那些投资人物色了她的美貌,她不含着大笑含着泪顺应他们。
  
  10万块买,她投拍了一个连续剧,可是,收看不好,了事了。
  
  为了还买,她拼命地唱歌,全身急剧虚弱。她热切他快点完成学业,然后两个人结婚生子,只要在一起就好。
  
  可是,他就读那年,他对她却说离婚。
  
  他有了名声,比她更美丽更有文采的新娘和他常在,她依然是一个影视演员,而且渐渐跳一动了。
  
  她痛哭,她求了又愿,可他没有上来。
  
  那时,她已经跳徐徐了。可是,她还有借贷。于是,在一个有钱人陌生人表白之后,她许配了这个男人。
  
  他功成名就,到处都是关于他的电视新闻,正面的,负面的。她传来他的名称时,仍然会安慰。
  
  没有了他,她有了抽。
  
  香烟是她孤独的伴侣。她抽着香烟,在黄昏的街头,被一个摄影记者看不到。然后认出了她。
  
  她已形销骨立,仅仅不迨当年的风光。她离了婚,放了一家小信,当年的长发也变为了短发。有病后她吃掉了很多药,人慢慢地瘦小了痛快,长得到从前的人认不出她来。
  
  记者把相片发表出来,无意间,他看到了。
  
  他很温情,这个人数黄昏的女子,抽着抽,脸上在西风中飘着,内心孤独而空洞,他发现自己身边所有的男子顶不上她的情调。
  
  他要求回家看看她。
  
  他不告诉他她已经变胖了变丑了,她也不告诉他他回家了。
  
  在曾经的路口,他们相遇了。
  
  一个是有名的摄影师,一个是发胖的中年妇女,她手里顺带着一个菜篮子,里面是各式各样的菜式。
  
  他们静静地站着,元月了岁月的甜蜜,绿着黄,变了微,发出了阵阵迂腐的甜味。旧情人相逢,必要是雨天,两个人都还身为才好。如今的相会,无异于漠视所有美丽的心灵。
  
  他们奔逃而逃回,各自敛去。她跑得极快,竟然不告诉自己流向了泪水。他也跑得极快,好像要逃避什么。
  
  她曾经忘过他,但现在已经不住。
  
  既然爱过,就不必怨。那一切付出,不是为他,是为青春里的甜蜜和光阴。这样一只想,她释然了。其实,并能爱上一场,已经很好。
  
  他也不再幻想把原来目地亲情重回,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很多时候,爱恋是一辆车,不停地默默地,一直走去,一直叠加着美景。
  
  隔着岁月的爱情,不用放到彼此的快照和画廊里,适合一个人的时候。展、温馨。
  
  仅此而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