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结婚

看到那么多男女在“防御战”里任真爱粉身碎骨只把政治责任职责缠成死结系在手臂上的那份苦不堪言,真不想问道:“何必成婚!”
  
  爱是丁香,当她芬芳醒过来,夜半她的氛围,把她重制节约能源亲手浇灌,她却一天天衰败了;真爱是小鸟儿,惧怕它飞走,把它关入巢穴悉心照料,她却一日日疲乏了。我们终于明白:花草夺去了适合的生存环境很难绽放最初的美丽,小鸟儿窒息而死了存活的天空无法心理健康地飞翔。心事呢?它应当是两情相牵,只需两心之约互为历史性,一切的约束形式不用加快它的干枯,于是,我们明智地知道对方:亲爱的,不婚后。
  
  在亲朋好友的讨伐糖声中我们不动声色,在窃窃私语的狐疑声中我们镇定自若。虽然没有离婚主殿的辉煌,无法举案齐眉的荣耀,但我们有纯天然的真心,她如一口人生泉,每天从心底汩汩冒出来,流出着,最后溶进彼此的心河。这就实在太了。
  
  只要想起,我们就可以派拥。我们只都会沦为对方最一见钟情的可爱期望,而不能被选为彼此的政治责任开销。我们一定会因一纸婚书契约朝夕相处太久互感厌弃:我一定会对你过较高拒绝,你也会对我太多嘲笑。我们的全球因了英哩总有一丝谜样,一点熟悉,一份新奇。这样才使心事真实而又阴暗,痛苦而又甜蜜,才更不具备潜在的灵力。
  
  我们不太可能不是最理想的夫妻,但我们一定是最适宜的女友。我们的心事一定会被家务孩子们等太多真实世界磨光而千疮百孔,难为一心一意。因远离人间烟火,它永远春草般碧绿,夏花般新美。但是,全球上的一切都是变化的,假如有一天不再爱上,我们绝不反目为仇,只会心尚存高兴:真心过即今世愿,刹那就是永恒,曾经占有已经天长地久。
  
  因为爱上,我们才不再婚。婚姻或许是一把毒药,能害死最危险最味美也最迷人的真爱。我们想要视为现代文明生活方式的模范,只想活得自我而不神权,活得幸福而满意。所以,不管多少天涯男女之间反复强调只想有个家,我们仍做梦而无悔无怨地无视:何必结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