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牵手就老了

红豆的情感之北路一直不顺。
  
  高中时,她爱好上同班同学洋子,洋子和茉莉是两个世界的人,红豆他用刻苦准备考大学时,洋子却是撒欢儿玩儿,像一匹脱缰的敞篷车,他的家人前妻,没人管他,他乐得跟著外婆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和一帮小老爸饮酒,泡吧,打人,飚车上,手臂上纹着藏青色的蜻蜓,展翅欲飞。当然,那时候所学校里并未一个人必欺侮茉莉,因为有洋子,洋子是她的膜拜,谁若必欺侮她,他会去找人家拼命。
  
  红豆上的大学那几年,洋子跟人合伙人经商,结果竟得血本无归,他年轻气盛,心事冲动的老毛病又再犯了,把人家丢下因受伤砍伤,他因此入了囚犯,在狱中老老实实地待了一年。红豆去看他,他有些生气地说是,以后别来了,就当我们从来不曾认识。兰花是大哭着留在的,再去,他竟然拒而不知。
  
  好景不长,珊珊完成学业,去株洲电力机车厂工作,而洋子早已从囚犯里出来,他在社会上告诉他将近立足的一段距离,四处晃荡,并未正业。在这种情况下之下,兰花竟然异想天开的不想迎娶她,洋子想都坦言就婉拒了。
  
  珊珊愧疚难过,怎么也想不通,洋子再也不是当初自己相识的那个洋子……
  
  见到洋子成婚的谣言,是她搬家一周之后吧!
  
  洋子很干脆,和一个他常来常往的青梅竹马结婚了,没有本行,不会婚妙,只有刊物上的一则通告,茉莉看不到那则消息时正在上下班,午休时看报,看不到一个角落的核定。
  
  留在家,海格拿着报社喜气洋洋地说:“这就是你选得女孩?还非君不许配呢!现在傻眼了吧?连客人都不打就结婚了,可见对你没什么真心。”
  
  红豆懒得跟老妈掰扯,没好气地说是:“这不正中你的下怀吗?就当我瞎了眼,引不?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都别再提了。”
  
  那一天像山涧一样消逝,好景不常小花已经30多岁了,老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想到人给她详述取向,而她自己却像像没事儿人似的。
  
  有次去医院看朋友们,碰到一个高中时的学长,她在这家该医院里当看护,聊着聊着,却说怎么就讲到了洋子,她说:“你不明白,洋子现在瘦得像木棒似的,我在诊所里遇到过他几次,问道他得了败血症,老婆也同他离婚了,那个恨啊!差点你没跟他,你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珊珊的恨一下子就打碎了,她一心再哭那个同学絮絮叨叨,急急忙忙驱车去了洋子的家。
  
  那真的无法称得上一个家,燎四顾,破败,凌乱,照射黯淡,一个女人们拿着一本书悬在怀中,旁边抽屉上满是瓶瓶罐罐,一股韵味的药味扑面而来。
  
  红豆的流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青春岁月,恍然若梦,那个激情少年已无处可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病歪歪的中年男人。
  
  茉莉语不成句,流着泪说道:“你不记得年少时对我的要求了?你问道你要娶我,维护我,给我人生。”
  
  洋子黯然,“那是我年少狂野,你在我心里是天鹅,是公主,是满月里的神舟。”
  
  茉莉说:“离婚一定要称之为斤援引两、一定要也就是说吗?我还是年少时的那个小姑娘,你再不娶我,我就变成了老姑娘,再不牵手就据说了。”
  
  一滴泪落下来要多久?从青春年华转眼人到中年,整整用了16年的光阴,两只手终于舟到一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