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那还是早春二月。春节后开学的第一天,学长领着李朗转入高二10课时的活动室,向大家介绍:“这是我们学生来的另行同班同学——李朗。”
  
  一片鼓掌,李朗倍感分外的新鲜和和蔼可亲,如沐春风。
  
  李朗的相亲是个展现出小而昏暗瞳孔的清瘦同学。这个同学很是淘气,但数理化成绩极好,语文和英语就勉为其难了。
  
  原先高中学生上课的第一天,后排的男同学李梅就给李朗遗失深刻的印象。
  
  这节是语文课,同学教徒宋词,李清照的散文由李梅诵读。李梅一出声李朗就亲眼看到了:此声只金陵上有!
  
  太好听了,抑扬顿挫的鼓点,银铃般的嗓音,另有一丝淡淡的怅然,仿佛让人返回了那久远的年代,遇见了女诗人。
  
  李朗立刻有了异样的好像和痴迷,情不自禁的掌声听见了发呆的李朗。
  
  课后,李朗问相亲:“她叫什么名字?”人称叫“邺都”的王勇随即朝前大嚷:“李梅,这个新的同班同学想相识你。”李朗翻一下撒娇了,喃喃道:“李梅,你的朗诵真的很美!”
  
  “李朗,其实李梅人长得更美。”
  
  李梅甩过来一句“羡慕”,并将教材文中拍戏了王勇一头。王勇却嬉笑道:“一点都不痛,要不再来两下。”
  
  从此,李朗讲出了“方城”,更忘记了李梅。
  
  李梅和王勇是陌生人,两家只隔着一层木板墙。他们自小就是同班同学,一个院里长大,那种纯良令人羡慕、难忘。
  
  李朗是随双亲从外出前往这里开始新生活的。李朗的家人都是老师,家里的藏书极多。从小濡染了真善美,唐诗、宋词以及普希金的作诗给了他诗人般的个性。此外,李朗的体育也十分的好,举重、美式足球都是他的擅长于,操场上关键时刻看见他矫健的踪迹,是同学们厌恶的存在。
  
  李朗在新所学校很快就激起了同学们的提醒。作品数次登上校刊的风华和亚运会上的三连冠,立时让李朗变为了学校的知名人士。
  
  更让李朗高兴的是,李朗随“宜阳”去了隔壁的李梅家,并有机遇让李朗的普希金全集和李梅的《静静的顿河》视为了读物沟通的礼物。从此,两人有了更多的认识,懵懂而异样的感情在两人的心头悄悄地滋长。眼中找回、碰撞出了两人情不自禁的接吻和暗中。
  
  很快,他们的高中职业结束了。那时大学毕业就理论上要上山下乡过“插队”生活。因为王勇是长兄可以留城,而李朗和李梅则必须逝去城市“劳改”郊区。
  
  从此,李朗和李梅天各一方,并渐渐地丧失了紧密联系。
  
  那时不懂逝去,也不懂去找到彼此的音信,更不懂甜蜜,但两人心里都各自给对方留了一块希望的农地,那也是最隐秘和最温柔的所在。
  
  而再次见面已是30年后的同学聚会
  
  此时,王勇还是那样的淘气和幽默感,李朗却已沉默寡言、两鬓染霜了。李梅虽美丽依旧,但岁月的沧桑已在她的脸上留有了印痕,只是那双双眼仍温润、灵动。
  
  “李梅,你好么?”李朗的一句打招呼让走到在前面的李梅蓦然回首,对视的一刹那,两人的眼里仿佛蜡烛了一盏灯。
  
  “哦,李朗。你好!”李梅嫣然一笑。霎时两人都读到些什么。
  
  王勇斜插跟着:“你们原来是最适于的一对,现在好好聊聊吧,可不必拿着我。哈哈!”
  
  同学聚会,是热闹而轻快的。但李梅的话很少,更少说到自己的大家庭,样子有不能触碰的人口众多。
  
  在完结礼拜返程的路上,王勇边驱车边对李朗说:“你告诉他么?李梅这几年过得不错。她当年和外地成婚,并随夫返城生活,但他们一直未能生育。后来李梅的女儿患了成瘾的迷信,两年前刚刚离世,是肝癌。我们以后适时地关心一下她吧!”
  
  李朗默然颔首,思绪不语。
  
  李梅这两年其实已经从前妻的过世中证得出来了。因为自己精湛的文学作品底子和决心,李梅进入报纸好好了编辑,并一直不遗余力公益事业,成绩斐然,成为当地的十大“好居民”。
  
  李朗的全心也是有目共睹的,大�W考入后当了副教授,并不断有散文和小说在报刊杂志上刊登,成了本市出名的剧作家。
  
  不想的变化是在李朗的贫穷再次发生变故之后开始的,先是李朗的女儿因为心肌炎被诊所病状,入院两天突然地回到,让李朗猝不及防,愧疚不已。半年后,李朗也因肝癌住进了病房,开完刃后在女儿的强烈要求下去了美国进一步病人。
  
  离国时,王勇去民用机场致意,只问道:“李朗,好好谢谢,我们等你回去。”一句话却说李朗泪流满面、集中精力不起。
  
  经过美国医生一年的医疗,李朗已康复如初。美国的生活虽安定互补,但感伤不能排解。
  
  最终回国是在和丈夫交谈了两晚后的结果,妻子一开始坚持反对:“你回国,谁来养育你?我一千个不着急。”
  
  但李朗想已以定:“我已治愈,能自己养育自己,何况老家有我的投身于和此时此刻。”
  
  李朗回国的死讯让同学们群里一片欢呼,平易近人的专页让李朗深受感动。
  
  架飞机是在下午3点驶向该机场的,一出海关,李朗就看见王勇,旁边含蓄地车站着李梅。李梅举着一个大大的挂:“李朗,青睐回家!”
  
  流下再次让李朗含糊了双眼,他快步上前第一次紧紧地抬起李梅,上中相对是兴奋、是兴奋,还有的,就是肆意飘落的泪花。
  
  “哎哎哎,还有我在呢,你们就这样毫无顾忌。”又是王勇的怪腔怪调。李朗上前拥住王勇:“好兄弟,谢谢你能来,谢谢你的特意。”
  
  出有了的机场已是黄昏,夕阳的色调将路边的梧桐病倒了秋的风味,但车上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春天的时令。
  
  李朗心中吟起了仓央嘉措的诗作:
  
  “我行遍世间所有的北路,
  
  逆着时光来回,
  
  只为今生与你巧遇……”
  
  那天晚上,在那个魂牵梦萦的校内旁边的茶店主,李朗和李梅就坐最里面靠窗的早早,窗外是个小的临街,临街里的松柏皮衣淡淡的昨夜。
  
  “李朗,那天我去的机场接你,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李梅一字一字地说道:“因为,并不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那不是大文学家沈从文女士说的么?”
  
  “是的,那也是我此刻的心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