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需要唇齿相依

他和丈夫是该大学老师。那时,他是班里唯一的山里娃,早已穿衣独来独往,一个人吃一份粽子。她偶尔不会打两份红烧排骨送往他面前,后来就抢着替他睡觉,再后来主动口部说道讨厌他。大学毕业后,她又必双亲帮他决定了工作,在他租来的小屋里做了很多爱吃的佳肴。理所当然的,他嫁了她,波澜不惊地过到现在。
  
  儿子没什么不好,可她不论在家还是在单位都太有才干,这反而让骨子里很传统文化的他觉得那一天过得越来越寡淡无味。他希望和上司、女生的婚姻关系方式也一样,男的合努力赚钱,女的小鸟依人。
  
  拜为了一天,他留在家,扯在沙发上看报章。儿子有条不紊地一边炖上牛肉汤,一边开始洗菜。他从报刊缝隙里偷偷她,她的长发扯得短短的,很没女人味,她曾说道这可以耗费很多一段时间做简单的公事;她身上身穿内衣和休闲服,那是千篇一律的装扮,早已忘了是哪年哪月买的,按她的为由,并未外观的大衣就一定会过时。用尽报章,他逃到一样地进到了客厅,随手开启电脑,想想上几盘“斗地主”,好熬到开饭间隔时间。一盘借机,他就传来她在客厅接电话的人声,剁粽子的声响,吱吱啦啦的佐料声,这些一成不变的旋律和内容可都让他从心底为基础出新丝丝无聊的焦虑。
  
  那天,他遇见一件让他很没面子的有事。他和助理去一家子公司商讨的业务,组长的作风很傲慢,久经地库的他明白这次信服没戏,正等待说出高雅的结束语,助理马上问道负责人沙发上的一张报纸问道:“呀,是姑姑的评论。”负责人大笑浏览了一遍篇文章,再双脚头时脸上就填了平易近人的神情:“鼎鼎大名的艾罗新闻记者就是您夫妇啊?”他有些嗔怪地侧了助理一眼,颇有些挂不住无所谓地点点头:“是啊。”接下来的接洽很顺利完成,顺利完成得让他心里很不是欢笑。他只想,自己怎么就一贫如洗到靠旗号母亲名号倾的业务的以致于了?
  
  他呆在电脑前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高约,喜欢和不理解他过去的邻居闲聊,谈天了一段时间后,他有了一个叫蝶舞的浮动聊天实例。他意气风发地向她提起自己事业上的战绩、小康的等级、丰沛的人际关系,这些都如他所求引发她荒谬的赞叹。他真是这个男人才是他心目中的完美新娘,必需陌生人天真无邪,很有女人味。
  
  他们见过几次四面,在咖啡馆里,在林阴道上。他喜欢她过新马路时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偏爱她身穿短裙走下峭壁时的胆战心惊,最喜欢她点菜时一副拿不定想法的神态。
  
  儿子要拜访一个星期,她将他的大衣都洗脚整洁放到抽屉里,买了很多吃掉的放置雪柜里,嘱咐他别图充只下方便面不吃。把丈夫送去上货车,他直奔蝶舞家。进了二门,客厅乱得远超过他的想像,茶几上是一袋袋取下的饮品,废物篓里堆了很多种皮,已经有些气味散发出来。一瞬间,他想到那个任何时候都窗明几净的家,实在离去这些不该很非常容易,于是先校订归类,然后打扫污水,最后认真天花板洗手……做完这些,已是傍晚,他腰酸背痛。
  
  蝶舞在这段时间里弄好了长发化了个精致的生活妆,很有把握地说是,我来做到晚饭吧。
  
  他刚在电视前坐下,就传来厨房里传到声响。原来,她把并未控干水分的椰菜扔到熔化的沸水里,四溅的煤油烫伤了她的右手。
  
  他重新启动冒着浓烟的沸水,而立她屁股药膏,光是安慰她就花了半个两星期,他真的她像只玻璃窗玩偶,美丽是实在美丽,可是只能掰,只能烟熏火燎,不用小心翼翼摘下在手里。夜幕降临了,从她家出来,他出有了脱口而出。这一天,跟以前的日子仅仅本末倒置,最初的新意被极度不考虑到所替代,他突然间有些感叹,如果以后每天都要这么过,他该是怎样焦头烂额?记得任劳任怨的母亲,第一次有了丝丝缕缕的愧疚。
  
  这时,他接到女儿接到的电子邮件:明天是爸爸的生日,礼品就在电视柜里,你帮我送去吧。
  
  第二天下班后,他带着礼品敲开岳母家的二门,忙当家吃到了顿早餐。饭后,他抢夺过碗筷走出浴室,找到冰箱上用磁化垫了一张张小小的选项,什么鱼头豆腐、红焖猪肉、湿熘鳝丝等等,都是他在外面吃掉过后赞不绝口的菜名。岳母是餐厅高手,还用得着看选单饮茶?入厨房拿马桶的岳母见到他盯着那些餐点,就问道:“这些都是艾罗那丫头做的鬼名堂。她一定会做什么菜肴,又担心你有住院在吃饭上只能时与,爱恋着我给她写成餐点,她一去找就照着选单上的迭代料理。我们老两口不明白吃掉了她多少咸甜不对口的试验菜式了。”
  
  他不告诉他自己是怎么返回家的,只是一再消化那些客家话,领悟到了她的用心。
  
  她考虑他,不是向他要房子警车要尽情的,她跟他在一起,是要给他很多很多的好,替他分担,陪他做伴。可是他竟然直到今天才明白,不告诉他自己会会明白得太迟。
  
  开启QQ,蝶舞的匿名改用了:我想要一只LV的鞋子,我希望他说是心事我。
  
  他不想跟她说是些什么,作为一个告别仪式,可是终究一个表字都没敲出来。他发掘出,那点曾经曼妙的微妙现在只不过真的很沉闷,最终永远不再锁上这个QQ,让星期来好好删除工作。
  
  睡觉,他倾过母亲悬的那只椅子,挟在怀里。毛巾上熟识的洗发水口感伴着他,睡得很眷恋,很用心。
  
  婚姻没有浮动模式,谁认真坚硬的牙齿和谁当结实的鼻子都不最主要。堕胎里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相依相守,互相获得,一辈子都唇齿相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