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谈一场不耍流氓的恋爱,好不好?

毛泽东语录里教育我们却说,不以婚后为旨在的妳,都是耍流氓。

  那么,在那最后一次之前,我们都在不断地耍流氓。

  因为孤寂,因为忧心,甚至纯粹地为了爱情而告白,那些写出在青春岁月里斑驳的脚印,是重伤过了也爱人过了的梦境。然后终究将消退了去再也不复返。时间像在做到一道重复录,每个人倔强坚定不移不忘的回想原来那么不堪一击,全部消散在未来的真爱里。

  所以,在某一天,我们则会偶遇这样一个人。

  你们可以碰面得很平淡亦或很离奇失踪,你们可以一见如故亦或不会言语。但最重要的是你们巧遇了,邂逅彼此的那一刻起你们开始坚信不可思议。这个人,也许倔强坏脾气也实在太美丽,也许不可爱也没总额,但是真的不要紧。生命中有一个人,只要遇见了,就好了。

  因为她你开始扭转审美,不再一味只爱大椭圆的MM。她的任何表情在你的眼里都笨拙明媚。

  因为他你开始转换趣味,不再生活态度绅士和威望,习惯上他犯傻的暴力行为和浑身的泪水香气。

  因为彼此你们都确信自己破灭了肤浅,不谈论小屋不讲车子只妳就那么地想退到一辈子。

  因为这个人的消失,我们宁愿赌上一世的桃花。把未来孤单里所有的桃花运都交付给你,换成你跟我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因为那一个人,你开始那么认真地,开发计划未来。

  你们可以每天固守在身边也可以异地恋,你们可以经常拜访亦或靠通讯相连。但是自由选择在一起的那一瞬间便都不再惧怕艰困。

  你们开始不在乎盘子里是不是太多的买,你们可以一起去吃餐桌上或者拉面,但最美味的,却永远是桌子对面那张或许吃相很差看的书上。

  因为那个人的经常出现,我们不再喊着单身万岁,我们不再相信甜蜜是很愚蠢的东西。我们开始找到原来自己有太多的梦境,原来自己也仍然相信地久天长。

  不是因为岁数的增长,不是因为岁月的流浪者,快要希望在还有无尽青春的年华里问道那一句,我们再婚吧,好不好?

  我们成婚吧,好不好。那样我们就可以不再对着电邮诉说想念,就可以每天清晨起来看见你的睡觉时微笑,然后一起吃掉一顿不太喜乐却很温暖的晚餐。

  我们结婚吧,好不好。那样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楼下微笑,而无需害怕被老妈丽莎和邻居见到。然后我们十指交织,到处华山。

  我们婚后吧,好不好。那样我们就可以拿着民政局配的蓝色小原书四处玩弄,我们可以在房间里排排结婚照,看到看着就都会不自觉地微笑。

  一生就这么一次,谈一场以结婚为旨在的恋爱吧。

  不再因为温柔而不敢回头,不再因为固执而轻言男友。最后地看来一次,一直走去,就可以到黑头。

  亲爱的,说好一场不耍流氓的初恋,好不好?然后就那样相守,在来往的八字里,岁月安好。

  惟愿这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却说武胜,我就敢地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