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随笔

夜已经深达了,只想写下些东西又不并不知道从何说起。想要所写个日记,但,毕竟我才18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这样,爱好在这样的天空,对着天花板发呆,里头不断的晕着我的第一个高中生活,似乎就是昨天时有发生的冤枉一样,但毕竟不是昨天,倘若是的话,我也会是现在这样…

  8月21日,也是这样的夜里,她答应了我,答允我好好她的女友,就这样,一路落魄的走来了快2年了,浪漫,微笑,哽咽,泪水……跟了我们一路,当我上来看她们时,辨认出,其实那都是美好……

  好朋友常常说是我不明白风骨,我苦笑…什么才是真正的知足呢?纵横交错全球的隐士,又有谁并能确切的问道出来呢……

  在一个偶然,发现自己所写的一篇短文,自己看不到时也记得了,好像不是自己写的,虽说登不上大雅之堂,但还是想记录下来,以便日后念旧……

  风骨,有些东西水面不定,你捉仅却一味的想得到。当你得不到的时候,却注意到它已经失去了远观时候的美丽。于是便抛弃了它。

  而此时,你身边原有的直觉也抛弃了你……西风一味的追求速率,当他直奔时,叶落了,春过了,一切美丽的东西都变成的无影无踪。若想再次拥有情况下继续前进,继续前进下一个变迁。不论怎样,西风失去的还是可以获得的……

  但是我保住的却再也得不到了,许多年以后,再见叹,其实他们都无法动,我亦保持一致,只是爱情她,变质了……

  曾经一味执着着更快乐,而最后呢?连身边原有的幸福都消失了……

  回首,才明白过来,人,要懂风骨,全世界上没有理想的直觉乃至人,只好看你是否是懂得风骨,曾经怎样,我不在乎了,至少现在我明白了私心,因为我明白极致只是相对的,并未也从未再次出现绝对的理想……

  有了她,我已经很私心了,对我来说她是一个恶魔,即使别人不这么看,但我一直这样指出的。我已经不再是孩子们了,不懂名利,和关心……

  小时告诫着我,星期彩绘着现在,使之变为追忆

  追忆告诫着我,往事永远是爱人,帮助做到现在。

  我不是一个女诗人,我不会那种品格。

  我不是一个史学家,我无法那种特质。

  我不是一个和哲学,我不会那双慧眼。

  我,一个天真的人,我有自己,有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不相上下那些我不曾有的东西……足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