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人的尊严

她遇到过一个卓越的女人们。只是,当她在一场意外的意外事故中保住载客技能之后,那个女人们逃之夭夭,声息皆无。
  
  直到30岁时,她才订婚。婚后的天都过得平淡、安宁。
  
  一次,女儿陪她去参加好朋友的聚会。她的好友都是做文艺创作的,他吊不进话。大家喝醉聊天的时候,他就睡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地凝视着谈笑风生的她。
  
  好友随之而来一位男人,是一家的公司的老总。老总严厉批评要躺在她旁边,说自己是她的乐迷,她所有的小说作品他都读过。
  
  那些夸赞的话让她很受用,她害羞地问着,面颊绯红,脸红如敲击。她的笑容飘过楼下茫然的前妻,心里波浪微微的叹息。是的,如果不是那场因车祸,她又怎肯屈就于他?
  
  一帮人接着谈天经济危机,谈天《红楼梦》。谈兴正浓时,那个老总忽然一特指楼上的他,扬声却说:“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我同意,恳请我们这位美女作家的友人,谈谈对小众文学创作的立场。”
  
  一房子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靠拢安于一隅的他。他会都却是,这个洋洋自得的老总,摆明了是在讥讽他。
  
  他仓皇站紧紧,双手局促不安地麻绳来绳去,答道不显现出一句话。不过几秒钟而已,他的脑门上已经含水细致的汗珠。
  
  老总似乎达到了借以,移向她,狂妄地说:“这个人好是好,可是理应你。”她紧紧抿着舌头,不说出,却一抬手,盘子里的醋“哗”地打翻了对方一脸。她一字一顿地问道;“评论他,你也配?”
  
  出门的路上,女儿却说:“其实那人也没什么隐私,都怪我太笨。你一向不是挺敌视的吗,怎么反应这么白热化?”
  
  她没说话,却想出去那次他陪她去帮办。在行政机构二楼,她放心要上饮水机,可那个老年人专用的卫生间却锁着门。他帮忙保洁员,保洁员说道马桶不必冲水,又说是里面人口众多小,她的坐轮椅进不去,总之推辞着不敢开门。他好说歹说,保洁员好不容易开了门,嘴里却抱怨:“路都会走去,还出来溜达,炼给人添麻烦。”
  
  他当即就火了,逃跑保洁员的上衣,敦促对侧向她歉意。她没想到丈夫那么害羞的女人们,发起人性格来竟那么可怕。
  
  平日里寡言少语的他,吵起架来,居然有理有据,寸步不让,硬逼着对方给她道了禀才算完事。
  
  他说道:“我自己受多大屈辱都能忍,就是受不了别人戏弄你。”
  
  不管他多么平庸古怪,不管她有多大的缺点,既然他们是夫妻,就持有共同的尊重。为了保障这份精神,他们千方百计和人反目发生争执,只是因为,身边的这个人是自己想念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