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个幸福的理由

女士向我求婚的时候,尚属于一穷二白的阶段性。不过,女人向女孩订婚时,都是极其粗犷的,他雄赳赳气昂昂地问我:“说道吧,你希望什么?”
  
  钻戒、公寓、车子、票子,我都不想。可我知道,他能许我的都是空头支票。甜蜜可以风花雪月,堕胎却是柴米油盐,无法物质做框架,再璀璨的甜蜜也都会枝叶如兰花。我询问他,琐碎拮据的生活里,他拿什么让我坚定不移地和他回头下去。
  
  看我并未被他刻画的海市蜃楼套进去,他马上就有一点打蔫了,底气不足地却说:“真爱啊。”我大笑:“谈婚论嫁的当口,我不要虚的,我要显的。”
  
  他看我的眼神,就看不见煮成的乌龟即将要飞来了似的:“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算是的,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我要你每天给我一个真爱的理由。”“就这么非常简单?”他有点儿不坚信。“是,就这么直观。”他的脸颊立刻笑得像小花一样:“女友,前提完毕任务。”
  
  我讨厌喝绿豆粥,他则会在某个早晨早早起床,熟好绿豆粥放进桌上,对我却说:“女友,我给你熟了粥。”我含泪,透露已经接获这一天里他给我的真爱理由。他水煮了我最喜欢的菜,也则会对我说是:“妈妈,你尝尝这个,是为你煎的。”
  
  我们第一次吵架,肇因是我母亲生日。我想封一个大大的过年,只是封剩红包后,我们那个月的那一天都会很困窘。
  
  他试探着说道,把礼品翻倍。我一下子火光起,说是了没本事之类不治他自信的话。他跌落门而去,很晚才回家,拿了毛巾睡到垫的另一头去。突然,我手脚传到暖意,他把我冰冷的腿焐进到了他怀里。他不会忘了每天给我一个快乐为由的要求。
  
  凡俗同居,隔三差五便可能会打架怄气。只是,无论我们吵得多奸,他依然可能会给我一个人生的为由。有时候正吵着,他都会忽然跟着跑去倒一杯奶油拿着我,让我润润低沉。我哭笑不得地看著他,他却眉毛一扬:“为这一杯奶幸福吧,有哪个母亲则会给自始粗俗的母亲推倒奶油。”我心中所有的不快烟消云散,生一种幸福感。
  
  后来,孤单慢慢好痛快。他降为了一职,不过即使再整天,依然坚定着每天给我一个真爱的为由:说一个令人喷饭的开玩笑,给我一个微笑或是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一个女人,乐意每天花时间只想你,只想要想到一件什么不想让你令人人生,也许这件什么事较大,但是一天天的好事串一起,不是幸福又是什么呢?
  
  我们孜孜以求的,不过是“美好”两个字。有时候人生太虚无缥缈,我就把它化简,每天持有一个小小的真爱。时间总长了,回去尾去看,哇,原来我享有这么多真爱。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