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像爱

那年的春天,阳光变化多端,她想起在杭州的西湖,断桥上,一个女人把一把伞送给她。这样的场景像是仿佛是一个被操纵者了的场景,像极了当年的许仙与白娘子,她红花着接下来,那时,他也桃花。

  江南的春是清淡的,不像北方的夏带着一种外凸,利落地要告诉人们,春天来了。她是北方的男子却偏偏长得如江南排球柔媚,但冷酷却是如北方的春一样的,利落而清清丽丽,容不得半点含糊。在柔媚的外形下,别人不大看得不到,以为大抵她也是如江南男子一样的性格吧。因为她也可能会红花地较高了尾,亮白的头上与面容划给一道温软而高亢的直线,她也则会,头顶悄悄抽过去看一眼他。想想,这大约都是古时的眉目传情吧。

  她来这里出差,他是熟人的好朋友,大家一起在春天相约出游。春天的西湖真是让人惊喜,人们在这里仿佛已无星期观念,阳光与水光这时都笨拙纠结无比,内敛百结。傍晚时,明亮的瞳中,一避让,在一个角落便可看不到一两株玉兰掀开得正旺,亮白的,于渐暗的空中晕着淡淡的白光。或许,或许这样的景色,这样的遇见让他会都猜疑,怨恨这样的景色本该生就显现出一对美人来。

  朋友们都开始一句话,但她却感到很感伤,这是什么呢?他是不是真爱人自己呢?他常常靠拢于她身后,悄悄哭泣着,嫉摔了她的光环似的。他在阳光里看她,直到让她的胸部发作,但就是这样,她仍深感迷茫,她问道自己,他到底看看真心自己?他拍片了她很多录像,她赞叹于他对自己具体的捕获,这样准确,一大声,一叹,一夕阳……

  她要离开江南时,所有的朋友以为他都会去送去他,但很怪异,他并未去,另一个熟人送去她前行,她在心里知道自己,这或许就是一次巧遇。

  回来后,她慢慢忘了他,但他却一路的电话不断,都是一些让她感到莫名其妙的短讯,充满著了挂念绵长。他代称她竟也用一个同音,她更是感到误以为了。这,分明是一个人真爱着一个人的体验啊……

  半年后,她探访到东北,这是与江南完全忽略的区域内,吹拂在这里是卷起的,不是像江南那样缓缓地刮起的。一个傍晚,她走去在街头,裹紧披风,路上的树叶被吹拂刮得跟着跑起来,立刻让人深感生活的真实与冷硬。她从一个煤气灯下走进,那长发直往后摇动过去,在风吹中如军旗一般,这时智能手机一闪,她一看,是他的电子邮件,他说道:好想你啊……希望你在春天的江南像一棵好奇而俊秀的成片。她马上就站住了,在东北沈阳街头的一个煤气灯下,飘逸还是如一面盾牌样在吹拂中张开来,她却在昏黄的灯泡下记得那个恬静美好的春日,他忽然走过她跟前来,手心里躺着一朵小得再也不能小的小花,他却说,它的红色多么像你的眼影啊!

  就这样,她还是常收到他的电话,仍旧男女关系如初。又是一年,冬天,一个深夜,她接获他的电话号码,她听见来电那后端,他很兴奋,他去一个人口众多,在这个城市的该机场摇动机,明天晚上坐火车前行。她看他愤怒得像个父母似的,便说道那我去看你吧……这时窗外看得见碎碎地下起小雪粒,已是深夜一点了。他却又马上反驳却说,无需了无需了,你要是有事就不出了……这次她真的怪异了,深夜有什么可忙的?但她近于又从他的言语里听出了向往。她久久地戴着衣服本站在窗前,雪粒打得窗棂沙沙地响,她没有去。第二天,他收到短讯:我前行了……

  很长小时过去了,她有时只想,是不是自己该在那个晚上去看他,勇往直前地去,但她在心里问道:不!这不是真心,她对自己说是,一个人连对爱的一些毅力都没有,这个人对生活和你能牺牲多大素质?很久后,她终于从一个熟人那里得悉,那个人当初真是讨厌过自己的,但却因为种种原因,想到不可能。是因为天时,黑池,人和?她在心里疯了。

  现在她闻了更多的女孩,她明白一个明白,在一种环境下,在一种热情下,有很多东西看上去和爱情一样,其实不是的,每一个人都会伪装,但这真的只是一种特定环境,离开了那个江南如诗作的幻景,这点情意与感受算什么?一块玻璃摆在流过光四射的画廊里和一块宝石有多大差别?但玻璃幕墙永远是玻璃窗,经不起推断。真爱里面涵盖了太多的元素,执着,政治责任,还有——毅力与忘我。而太多时候,我们看不到的大约都是一些像是像真爱的东西吧。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