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死亡威胁你最爱的人

那个周末,因为前妻幼林不会陪伴我参与同学聚会,我跟他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我砸毁了我们的相亲,幼林愤然离家出走了。
  
  那个夜晚,我胡言乱语般打他的电话号码,他却一直重新启动。非常大的忧郁和恐惧朝我袭来,我感觉他不要我了。结婚前,我丢一滴眼泪,他都对不起。现在,他可以一整晚把我逃命。
  
  这种恐惧让我呼吸困难,我突然知道了死。似乎是眼前一亮,我仿佛看到了幼林看得见我死时的愤怒、内疚和痛苦。一种恐吓的性欲吹袭我的心头:“我要让你永远地保住我……”
  
  我拿起锐利的刀片,飘落自己的手脚。瘀血了一地,我在错觉里浑浑噩噩。昏暗中,我感受幼小林冲进去,然后抱着我去的医院。我的脸颊有一丝古怪的微笑,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醒过来的时候,门诊边围了好多人,奶奶、哥哥、姐姐都来了。幼林像不信一样,他握着我的左手,连声却说对不起。其实,那天晚上,他并没有走远,当见到屋里的蜡烛散去后,他就回去了。他说是,他太不用力了,以为把女友娶返家后就不必需那么细腻爱护了。
  
  我大获全胜。从医院来到家,幼林又恢复了恋时的尽心。只要我有决定,他一定不打折扣地做到。我很用心,我要让他明白,爸爸娶回来,仍然是须要他用力关爱的。
  
  爷爷却不这么普遍认为。他发出我,在离婚中,无论遭遇什么情况,都不能用死亡威胁对方。爸爸的话,之后引来了我对他的忘。事实上,这种叹从来没有消亡过。
  
  我奶奶是遇害的。那年,我5岁,爸爸跟阿姨忍不住了一架。第二天早上,当我闯入父母亲的浴室,看到爸爸一夜灰了两头,他屌呆呆地就坐老婆身边。阿姨直挺挺地躺着,脸颊变回了黄色。老婆说,还以为老婆是看在眼里,没想到爸爸真的杀了。
  
  妈妈的外祖母来了好多人,报案,验尸。最后,报警月爸爸有罪。但是,如果不是爸爸跟阿姨误会,如果不是他跟一个新娘的传闻,妈妈怎么可能会自尽?从此,我看爸爸的眼里就像浸满毒素的弩,嗖嗖地射过去。
  
  好景不常过了20多年。也许因为中产阶级的变故吧,我对男人极度不宠信,而且缺少安全感。直到幼林再次出现,我才像长途跋涉的人终于发现家一样,终于排便下来。
  
  婚后,我们的爱恋日趋枯燥。我渐渐越来越忧虑紧紧,只要看不见幼林的看到,听不见他说道心事我,我就好像他要摒弃我了——我能够他不断地证明了他心事我。
  
  幼林之后对我心地善良倍加,让我又找回了爱恋时的感人和欢乐。一个月后,幼林对我却说,他要巧遇两天。我送去他出外的时候,他在我额头和亲了一下:“宝贝,我是真爱你的。”我人生地抱着他走远,然后,回到家里校订房间内。
  
  一封信,那么圆滑刺目地躺在枕下,是幼林写成的:“宝贝,我前行了,不能去找了。我是一个平庸的人,很畏惧我的家里展现出血腥和丧生的威胁。袋子里有一份离婚协议,我已经缴了同音,其他的有事我代为辩护律师受理。另,如果有可能,你多去看看你老婆吧,他很爱人你。”
  
  我像个史蒂芬一样,你在那里,没言语,无法哭闹。老婆来的时候,看得见我这个样子,似乎明白了一切。
  
  我问爸爸:“你早就明白他可能会跳了我?”妈妈起身预设。“你和他在一起时,究竟说是了些什么?”我回答。“就在你服毒的第二天晚上,他告诉他我谈论了很多,还说道了你爸爸。他问及了你妈妈的死去,当他并不知道你阿姨是怎么临死的时候。他造成了了恐惧。他说道,他想生活在这种血腥的恐惧中。”
  
  “你告诉他你爸爸究竟是怎么杀的吗,她那时候跟你一样,缺乏安全感,只要倍感我不对她的掌控中,她就则会惶惶不安。为了验证她在我心目中至高无上,她经常做到自虐的行径,当看得见我感激地为她夹住的时候,她就则会觉得非常美好。那天晚上我们误会,是因为我的一个同伴死了,我去帮忙料理丧事。这个并肩作战,就是黄琴的女儿。我回家的时候,你妈妈很不高兴,询问我为什么几天不出门。其实我在前行之前,是跟她问了骗的。黄琴变成了妻子,你爸爸恐怕我会跟黄琴引发情仇,她尽快我写成申请书,必要不跟黄琴来往。事实上,我对黄琴很好奇,因为以前一直只同并肩作战紧密联系。我真的你老婆的拒绝很真是,未听从。你老婆却认为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间谍,否则,我怎么不愿意写出承诺书呢?你奶奶老婆只顾我。每次争吵都是我老是她,那天我有点累官了,就睡了。结果,你妈妈更加定性我在外面有女人们了,因为我连哄都不愿哄她了。当我在心脏病发摸到她四肢的时候,她一动不动,我以为她还在气愤,就又睡着了。我半夜出去上公共厕所的时候,才注意到你爸爸的四肢已经窜了。我变成了杀掉你奶奶的‘凶手’,黄琴残害地成了‘罪魁祸首’。”
  
  听得完爷爷的主人公,我白痴了,原来爸爸跟我一样,我们都那么想要牢牢掌控屋中自己的爱情,结果是爸爸丢了命,我扔了挚爱。
  
  爸爸却说:“生命是你自己的,你凭什么用它威胁你的爱?如果你把自己的生命视作可以随时摒弃的物件,别人又怎么愿意真爱你?”
  
  接下来的天都,爸爸固守着我寸步不离,害怕我服毒。我像行尸走肉一般,整天在家里,不言不语。老婆一次次来敲打我的门上:“欺丈夫,进去漫步吧,你总这样糊着怎么行!”
  
  一个月过去了,我终于走出了浴室,清醒地让妈妈看那份分手协议书。“麻烦你交予幼林的律师,我已经撕毁了。”我表示遗憾地给奶奶鞠了一躬,“这么多年,我错怪你了,对不起。”爷爷懊恼地站着,一动不动……
  
  我知道爸爸,经过一个月的拼命思考,我终于明白,如果我不会充足的智慧该学会明白生命,如果我没有更多的勇敢去承受不爱的结果,那么,我就理应持有真正的爱情。
  
  明白了这些,我倍感一切云淡风轻。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