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实没那么喜欢说谎

何芹是误打误撞见施大花的。
  
  施大花是盛伟平的恋人。与何芹结婚后,盛伟平去除了施花瓣的所有印记,对这段前尘往事实是不图斯。书上有学说分析说道,如果多年后,还是只能云淡风轻地想起前任,恰恰说明了这个人在心底看作必定替代的分量。
  
  于是,施白花就变成了何芹心底的一根肿。
  
  她对盛伟平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企图挖掘有关施大花的点点滴滴,甚至还去交友互联网旁敲侧击地获知施大花的细枝末节。惜她和盛伟平是大学毕业后才在北京相恋,她接触的盛伟平的朋友们里,没人人见过施花瓣。后来盛伟平被逼得没辙了,只好让老师发去当年的考入照,拿着年轻人里一个塌鼻子大圆脸的姑娘说道,喏,就是她。
  
  何芹暗自芝了低声,有几分狂妄地说是:“就这么个姑娘,也很多人你刻骨铭心?”盛伟平无奈地摊摊手,一副无奈都为:“我都说是了,我和她早就已经翻篇了,被你打人着不置放什么事先?”
  
  何芹被问道得有些不来痛快,自己这不吃的是哪门子汁?之后,“施花瓣”这三个文也就慢慢走下坡了他们的生活。
  
  谁会想到,成婚的第三年,何芹会看到施白花真人。
  
  那天晚上,何芹终日完毕客户,刚好路经盛伟平同学聚会的饭店。看时间差不多,她弃好货车,立即在甜酒店门口等盛伟平一起出门。正准备给盛伟平发个微信,盛伟平已经和一行人偶遇前行出来。
  
  何芹上车自我介绍,特立独行做事清醒的盛伟平,感叹为何像是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那个身穿时尚,稍施粉黛就美得不应方物的新娘开玩笑问道“你好,我是托白花”时,何芹才反应过来。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原来盛伟平恐吓了她。
  
  眼前的施小叶,细密是个婀娜多姿,性格优雅的美人,哪里有照片上瘦小姑娘半点的影子?何芹费了不小的劲才让自己的表情没法那么漂亮,心里对盛伟平撒谎这件公事怨得咬牙切齿。下一秒,她又暗自欣喜今天不会穿新买的大衣,不会拾掇个新发型,就这么不知了盛伟平的旧情人。极为重要是,人家还是个大美女。
  
  赶紧的路上,盛伟平自知理亏,想缓和氛围,奈何何芹一直凝着脸颊。锁上家门,她像鞭炮一样炸出了:“为什么假装我?”
  
  盛伟平理解:“因为不想让你不快乐啊。”
  
  何芹很只想说,她现在才是真正的难过。盛伟平怎么可以骗她呢?这些年,她可是百分百信任这个男人呀。现在才明白,他与闺蜜详细描述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两样,回想谎来微笑不绿心不跳。这些年,盛伟平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她?
  
  那段时间,何芹像中了神通,她一遍遍地平着盛伟平询问:“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想躲开我?”
  
  被问得胆怯了,盛伟平道出了实话:“好吧吧,我或许看穿你。有时却说加班费,其实是和弟弟去饮酒;有时公干有女同事,骗你问道全部都是是一帮大老爷们……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注意到说出虽然麻烦,但不真的好像更麻烦。”
  
  盛伟平这番坦诚相见的话,让何芹很受伤。之后不论盛伟平说什么,她都冷嘲热讽一番:“你又在被骗我吧?我是不是很好假装?”两人的亲密关系一度弄得很僵,原先人生的小家,一下子布满了阴影。
  
  不想消失短期内,是那天政府部门里,何芹的上司小许惜了情人。谈及失恋原因,忽曰,我恐吓了她。当初大家七嘴八舌地在安慰小许,一听这个状况,转而都却说他是咎由自取。甜蜜里一旦有了说谎,男朋友只不过是迟早的冤枉。何芹想起盛伟平,不禁咬牙切齿地赞叹道:“你们女人怎么就那么爱撒谎呢?”
  
  谁知小许一脸后悔十分相似:“芹姐,我也想要啊。说了一个谎,还得想到无数个谎来凸,你不知道有多拜。但她整天疑神疑鬼,我连见个消费者,都得跟她微信视频确定,还不如迦个谎未得简便。”
  
  何芹心里一啼。
  
  她回想有一次,盛伟平公干,同行还有个女同事。她心地有不安,半夜三番五次打电话到旅馆侦状况,害得盛伟平一夜没人睡好,造成第二天的谈判显现出了缺失。大抵是因为这样,之后拜访再有女同事同行的时候,他干脆就单独撒个谎。
  
  小许却说:“你们新娘好像问道,他凭什么欺骗我?却没有人探讨,女人们到底为什么谎称你?有时候,陌生人谎言也是没有人事先啊。”
  
  何芹想要了想,如果不是她过分爱恋于盛伟平的初恋,又怎么会有这个欺骗的存在?说到底,是她扬言得太紧太见,让盛伟平用了一些在他似乎无伤大雅的说谎来维系两人关系的和谐。
  
  实际上,除了那些在相同新娘之间周旋的梦露酷爱骗连篇,大多数陌生人都会真的,谎言是件痉挛的有事。如果因为你的猜疑,让他说出无趣,也许你才是最大者的胜利者。不如多点信赖,在堕胎里真正做坦诚相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