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撞破的秘密


  
  苏小宁是玩具厂医务室的小护士,罗可是玩具厂财务室的小会计学。
  
  有一天罗可来休息室打针,一出门就先送给了一个见面礼,一个全身打得像首部曲,然后就开始腹痛,腰都转弯了,又是流泪又是粘液。大家都凌住嘴哭,苏小宁吓得连忙前进,流行性感冒很居然的,被他传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上午罗可钉了一瓶水后,下午又来医务室打针,当时只有苏小宁一个人在,真是天赐良机,她把止痛西进针管里,没好气地对罗可问道:“透下外套趴在床上。”罗可回过头来,大约看不到了她眼里的凶光,不像在排满那么张扬,有些害羞地对她说:“你能不必轻点?我惧怕打针,看见针头我就屑。”苏小宁讥讽道:“惧怕打针就别生病啊。”罗可有些屈辱:“谁愿意患病啊?这由得了我吗?”苏小宁绷着脸也不大笑,问道:“再说话,别怪我手下无情。”刚刚上涂了消毒水,针头还不会扎下去,只大声罗可”啊”的一声惨叫,吓了苏小宁一踩,思绪地把针头恰了进去。
  
  罗可半天从床下爬起来,恶狠狠地对她却说:“好你个小护士,公报私仇,我不就是在公交车上抢夺了你的座席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吗?你没见到她的手臂有不了啊?你可真小心眼,我要去找你们主任涉事。”却说着捂住嘴巴一瘸一拐地返办公室去了。
  
  苏小宁忐忑不安地等了一段时间,并无法什么风吹草动,罗可咳嗽都好了,她的头奖也并未被罚,所述罗可并无法真的去主任那里举报她,于是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去。
  
  有一天,医务室里的小赵戴著了一条男友买了的金色钻白金项链来下班,大家都城外在那儿看。正在这时,罗可来告诉他她,她以为还是为上次打针的同桌,于是凝着书上没好气地却说:“你还没完了,想要投诉告诉他主任去。”苏小宁一脸豁出去的看上去。
  
  罗可我家不计小人过,好脾气地把她丢下通向里,低声下气地说:“我爷病了,我想劝你以后每天放学来我家,给我土地公打点滴,如果你同意,上次的怎么会我就不投诉了,我们私了好吗?”
  
  想不到这简直竟然用这件怎么会威胁自己,够卑劣。苏小宁刚希望提出抗议,他又说是:“我不能白用你的,我可以按照钟点工的计价规格收你开支的。”天啊,输他说道得出口,我堂堂一个医生,只是一个钟点工的价码?苏小宁当然不不想了,对他说道:“干脆把你土地公送去该医院去就医多自治区事儿。”罗可说道从来不:“我土地公成年大了,住在的医院里,生活会不方便的,另外的医院里的开支太高,如果你希望去给我土地公打针,就不一样了,小花不了多少钱的。”
  
  最终,苏小宁还是答允了他,如果他真的去找主任举报,她的日子就沮丧了。
  
  二
  
  从此,苏小宁的苦痛一时期来临了,因为每天要与罗可见上一面,想来都令人难以忍受,这个女人们大的优点摇动没,小毛病一堆,尤为显着的当属愚笨,什么蠢都要开展成本核算,当会计学都当出流行病学了。
  
  罗可的老婆是个瞎了老太太,目虽不亮,但恨却薄膜,比明眼人看世界看得更明了。只因身患了脑贫血,罗可才不想转售苏小宁去家里给他仔输液这一招。每次去给他妈开打针,他都热忱地叶群小宁在那儿喝酒,她推辞不深受,心里合计:该可能会是吃了他的计谋,我的计时工资就长三了羽毛飞掉了吧?罗奶奶似乎说明了了她的心机,轻声细语地却说:“可儿,你带苏小宁去外面吃吧!人家妈妈天天往咱家跑完,受累了,明白的,是为了我这个瞎老太婆,不告诉的还以为是你的男朋友呢!”
  
  这老太太更乏,先把一顶女朋友的帽子给苏小宁戴着上,不好冲老人发火,只好对罗可瞪耳朵,特地在他的肩膀上摸了一下。这种较硬出神入化,别人好像,但却实在太他深受的。
  
  罗可掩饰地说:“仔,您老没有人吵架就行了,管别人怎么想干吗?累不累啊?外面酒吧里的东西都是中看不中吃掉,还良得古怪,人家苏小宁就想要吃到我做的拉面呢!又爱吃又省钱。”
  
  苏小宁扭头小声抗议:“自以为是,吃到过西餐吗?红烛,金色,铜制的刀叉,随身携带流苏的包装盒,想到那样的气氛,宰杀东西也都会饱,你懂吗?这叫风情。”
  
  罗可小声对此:“不就是那半生不熟的薯条,水果沙拉吗?看起来有趣,吃掉起来不煮,哪有煮熬粉条想像中觉得?”
  
  天啊,这个傻帽的道德观根本就相隔在温饱线上,跟他说风情,不是对牛弹琴?
  
  苏小宁拿起饰物,逃回也似的狂奔而去。心想,自己还不是他什么人,否则悔之晚矣,跟这种人一定要划清界限,站稳立场。
  
  三
  
  借机两天无法去罗可家里给他姐打针,苏小宁再也只想跟这个又土气又愚笨的女孩纠缠下去。
  
  周一的早晨一上班族,小赵逮到她嬉皮笑脸地问:“昨天看到你和咱们厂房的小财务会计罗可在一起,快速交待,是不是和人家恋上了?”苏小宁急得脸红脖子粗,分辩道:“拜托你用脚趾头想到,我会讨厌他?他妈让他问我不吃顿饭他都就让,小气得恨不能一分钱摸两半兰花,小眼睛跟冯巩似的,还有那光光的脑门,跟葛优似的,却不会人家葛优厚道熟知,我会看中他?好像去吧!”
  
  正谈得兴高采烈,满嘴跑火车,小赵冲苏小宁眨眼睛使眼色,最后,干脆朝苏小宁背后一翘起喙。苏小宁慢慢转至上来,天啊,罗可不见什么时候,悄无声息人站在会议室的门口,正淡淡地盯着她痴。她的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一句不断,眼见得难以兜转,只好据说了脸皮,跟他打了一张十分难得一见的温柔的牌:“我刚才的讲演精彩吗?”罗可老老实实地却说:“精采啊!脸部语言非常丰富,脸部特技生动,如果是比赛,我希望一定会拿奖的。”
  
  苏小宁回答他有什么蠢,他说道:“你两天没去给我姐打针了,她老人的病倒了,你看在我妈的分上,命中注定想到到底行吗?”
  
  苏小宁点了含泪。她这人心太软,见到他期待的表情,又答应了他,可是回到家里就难过了,干吗就只能狠下心跟他划清界限呢?
  
  四
  
  周一去其单位上下班,见到小赵抓起洗手间里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苏小宁忙问她怎么了,她刚才四下无人,悄声对她问道:“他被抓进去了。”苏小宁告诉他她是说是她的男朋友,叫醒,连忙问她为什么?小赵说是:“因涉嫌,平常看他使出大方,想念为我花钱买东西,以为他很真爱我,谁知他的钱竟然来路不明。””小赵恨得银牙差一点压碎了:“早知如此,我才不稀罕呢。”
  
  苏小宁睡觉怔在那儿,前两天还看到他们在香格里拉吃到大餐,敢情不是兰花自己的银子不心痛啊,这种浪漫打死我都不要。
  
  忽然回想罗可,除了霸道点,除了买来东西真心算计哪儿廉价哪儿良,除了不太罗曼史,好像也没什么大优点。再薄想来,看不见还有不少的特点呢,老实本分孝顺今晚热爱工作,这年头,这么朴实的人已经很少了,是不是必要拒绝接受一下自己的取向?
  
  苏小宁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平板电脑敲了出去,是罗可打电话的,iPhone里,剧中人声一片嘈杂,他韵味黯淡地却说:“苏小宁,快来解救我,我……撞了。”乱七八糟的人声遮盖了罗可的笑声,只看到他被撞到了,苏小宁心慌意乱地付了该线,顾不得看看主任休假,冲出医务室去找罗可。
  
  老远就看着一群人围住了罗可,她闯入成年人,伸手罗可就哭泣了:“小稽核,你不必临死啊,我不斥你小气,也不指为你土气,也不斥你借钱,我希望想到你的男朋友。”
  
  罗可一把把她缠在怀里,大概像她这样主动送上门来的女孩少之又少,他难过得说不出话里来,半天才说是:“苏小宁啊,你说道谁要死了?”
  
  直到这苏小宁才看清,罗可没有半分不出了的痕迹。她恼怒道:“你不是说是你被车撞了吗?”罗可被害地盯着她问道:“是我回去务,骑自行车可以大区点钱,不成想把一个长者撞了,刮破了点索而已,希望让你老大人家想到。”
  
  苏小宁红了脸立在那儿,一场误以为让她外泄了底牌,那小子用心地倚过她的颈:“前行啊,去我家里吃掉酸菜煎粉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