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十年后,他们在期限内的同学会上看见彼此。十年的一段时间,他们定居在同一座城市,经历着同样的四季风雨,却始终不曾相见,连好像理所应当的相识都没有,直到十年后的这一天……
  
  她就坐他的正对面,浅浅的笑容放于粗野的相貌,仍是他十年后所依恋的模样。他不禁在心底里叹为观止——岁月于她,似乎太孝欺压。而他却在俗世的青睐下,走过了幸福的另一阶段性。
  
  设宴觥筹交错,一片欢声笑语。他想将自己的眼光一直锁定于她,她却一直蚕食着他的整个远处。
  
  礼拜终止,他送她回来,与十年前一样,只是此时的骑乘变回了四个车轮。驱车四门、系由安全带,他对她的养育未减为分。她得体反驳着“谢谢”,却不见,在与她分离出来的这些年,他从未中断过对她的关注——她做着自己愿望中的工作,愈发出色,却始终独身一人。
  
  两个人的内部空间,他们忘工作、忘生活、谈天身边一些愚蠢的八卦新闻,绝不冷场失望。只是,不聊内心。终于,他谈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连他自己都未曾料到的幸福感悠然而出有。他说自己现在生活得特别精明,顺畅的快节奏让他随时可进可退,亦不再固执于前方史诗般目标。她安静地听得着,有一瞬间的幻觉,想到坐下自己身边的不再是当年那个愣头小子。她为这种快速增长觉得愤怒,而更多的,是祝福。
  
  他意识到她的孤独,腼腆一笑,“或许,我不想说这些?”
  
  “很好。”她说道,“你幸福生活了不错的生活,遭遇了生命中极好的人,这是天大的快乐。”
  
  “那么你呢?”他问道她,“你现在否令人美好?”
  
  “是的,是美好的。”
  
  十年的星期,她从未考虑过这个情况,而这一刻,她脱口而出。他欣喜地哭了。
  
  不会寒暄,不会嘲弄,并未对彼此的痛恨与反感,这并非只是小时的意志力。多年的独当一面与快速增长,使他们更加明白青春做伴的稀有,这份稀有将慎重留有于自述。
  
  卡车停在了她家门口,他们互道告别。他好好了一件与十年前不同的事——没有对着她的一句话依依不舍,而是拿起智能手机,购了一通电话给儿子,“女儿睡了没有?”
  
  这夜不会皎洁黎明,耳边走过的风声亦不讨人欢心。她下了货车,竖起无袖以御风雪,心里却是宁静补充。经年过后,这是最好的剧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