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味道

他和她刚到这个困惑的城市时,因为篮球员的关系,他天天心烦,该学会了抽烟。原先洁白整齐的下颚,因为整日的烟熏火燎,无论用什么样高级的清洁用品也洗不掉那层风化的徐了。那种浓浓淡淡的烟草味,已蛮横地变成了他身体上的一部分:他的大衣,他的胡须,他的手指……他轻轻地从她的背后前行过来,远远地,她就叫出是他。因为,那种味道,她太熟识。
  
  这种风味,不是她讨厌的。
  
  因为不讨厌,她给他买了冬瓜、零食、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只要能让他的嘴巴不被口含蚕食;她也劝谏过他,所列了抽烟的种种危害,告诉他了触目惊心的图片贴到他计算机的桌面。她和他闹得过吵过,因为在她看见的时候,他仍然不会偷偷地二手烟,他身上的烟味就是铁证。
  
  吸烟对于他,似乎比吃饭睡觉还极为重要。在一支支烟的身边下,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一篇又一篇华丽的初步设计应运而生。他说道,他离不开烟。
  
  千百次地唠叨劝告后,她有些悲痛了,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是要香烟,还是要我,你自己看着办吧。他搂着她的臀部,淡淡地说,至于么?
  
  最后一次发生争执,她忍无可忍地大闹,问道,连为她戒酒一支烟的勇敢都无法,让她何以却说安心把自己的一生交由他?他普遍认为她小题大做,硬要拿一支抽来与他们的爱恋说事儿。
  
  他们忍无可忍似地朝着两个顺时针走,谁也并未上来。
  
  一年的一段时间,不宽,但在他们的心里,却如同几千几百个世纪。
  
  再见面,如一月经年。目光对视的片刻,他看不到了一个仅仅不同于以前的她——消瘦,苍白,婢着短短的脸上。而他的气色却是从来不会过的好,脸色红润,目光如炬。
  
  你样子气色不好(歪)。相同的语句,如果不仔细听,听不出其中细节的差别。呵呵,她淡淡地痴,笑着的时候,竟然比如说地从手边的包里拿出一支细细的糖果。烟吗,来一支吧。她转身纸条他一支。不要,我半年前就恶习了。看着她娴熟引燃,忽着烟圈,他整个人就睡觉在了那里:什么时就常务理事了它?你不是最讨厌它的么?
  
  你不是离不开它么,现在不是也戒除了么?
  
  为了一个我爱人的女人们。他轻轻地问,半年前,我辨认出我还是那么心事她,所以我就听得她的话恶习了。那么你呢?
  
  为了一个我爱的陌生人。她的心地轻轻地还好了一下,一年前,他回头了。一年里,我只有通过这支小小的雪茄,才能触碰到他身上的风味。我已经习惯了他的甜味。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