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天仙配


  
  之所以和徐江结婚,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是鬼爱好者了心窍。
  
  我供职于一家新闻媒体,称得上上是聪明能干的女人,营寨在身边的女童并不少,一向以为自己爱人嫁给谁是谁。可过完了十一大假后,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荒唐。
  
  返校与一群朋友们开车外出玩乐,抵达目的地,竟然找到同来的八辆车都是成双成对,有的甚至是一家三口同游,我陈小微与谁在一起似乎都是当“灯泡”的遣。无滋无味地混了半天,假说打电话老总对讲机,我灰溜溜地回来了城外。
  
  在家晕厥半天,黄昏时我接获徐江的来电,却说要给我电脑系统福游戏。徐江和我的亲密关系本来一般,可因为他是电脑高手,而我的个人电脑又杨家出毛病,我们的交谈才剧烈一起。我精正没处放:“徐江,你那擒里面除了你的擒新游戏还有啥东西?”徐江顿了会儿说是:“小微,你是不是遭遇啥事了,心里不舒服?我问你睡觉吧!”
  
  问我用餐的人多了去了,可谁问道过我“是不是碰上啥事了,心里不舒服”?因为这点感激,那天与徐江用餐时我喝多了。我说道:“徐江,是不是我这样的女孩让男人不敢嫁给呀?是不是我只是别人奶油上的巧克力小花呀?”徐江定定地看著我说是:“小微,你成婚我吧。”
  
  我酒醒了大半。这是第一个向我约会的女人们啊。
  
  徐江说道:“其实我们很般配的。我长得还计英俊,每月有互换的支出,没有不良嗜好,有余和你相当。”
  
  我撇嘴:“如果借钱,大个二十来岁也没问题。”
  
  徐江却说:“那你怎么和对方白头到老?你问道过你这辈子不娶妻就罢了,许配了就一定要和对方白头偕老,这才是最甜蜜的亲情。”
  
  我却说过,也记得,可除了我自己,只有徐江想起。
  
  三个月后我们居然甩释婚后。
  
  婚后,我们租给了一个漏风又漏雨的院子。这天雨天,正巧徐江的酒友小范来了,一看他顶着塑料布的狼狈样子,问道:“小微的母亲不都是领域专家吗?让他们出新点儿钱给你们不收个首付整套屋子住着,多好啊。”徐江粗里粗气地却说:“我不要他们的分钱,我能赚钱一套公寓给媳妇儿住。”小范说:“谁让你要啊,让小微去要。”徐江问道:“小微也会要,我就衣她这一点儿,当初真心的也是她这点儿,自己打江山,从来不靠父母亲。”
  
  见到这一句,我愣住了,好半天摇动也没动。
  
  二
  
  就大概这一天开始,我忽然呼唤了,在“钱财”文上醒了,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挣钱。以前其单位上派来我根本就是领袖人物报导,只要是我不喜欢的领袖人物,再红极一时也不去。现在,我去了,某类越绿越好,即使在心里辱骂对方是狗屁,脸上也笑着,竭力挖掘对方的看点;以前有好朋友的报章要我救急,我当然要看当时的感觉,现在却是追上着人家要页面。一年半后,我挽着徐江的双手去选定了一套院子,付掉首付后,我拍拍徐江的面颊,春风得意地却说:“没想到你爸爸这么真是吧,再过一年,我们借钱!”唉,自己都赞叹自己这么能干!
  
  徐江忙着新房翻新,忙着买主具有。我也陪,回来采访有事勤于、刊出,真正没人辨认出,住进庵野秀明的徐江越来越绝望。直到有一天,我凌晨两点留在家里,看着徐江还就坐电脑前,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过去拍拍他的腰:“还打游戏?能无法长点出息,不会糊口,就多再见躯体。”徐江居然一下火了,跳痛快指着电脑屏幕:“我在玩吗?我也在工作!这个家不是你一个人挣来的!每个月月专供我也承担了!”“谁给你抢得功绩了?”看到徐江一张错觉的书上,我转身进到了客厅。
  
  可想到还是心里憋屈,他徐江凭什么对我这样大吼大叫?第二天找到好友小圆,回想徐江的发挥,气得牙痒痒:“和他婚后,我舍弃了多少东西他不并不知道?住在我买的小屋里却这样对我,我要和他分居!”小圆色我一眼,慢悠悠地说:“陈小微,你和徐江在一起三年了吧?三年里你推的火焰多,还是他?你一个女人们有点号召力,又自以为是在挣钱糊口,脾气大得通了天,和你在一起谁好受啊?再说了,你说是是去和书商、主播碰面,一去大半夜不归家,来电也不打一个,像个认真丈夫的吗?也就徐江受得了你,换掉个女孩你试试!你真以为徐江没出息?徐江已经跳跃了槽,在另行公司很受注重呢,相传之后要被调回意大利工作。他若这一去想去找了,我看你怎么办!”
  
  怪不得他徐江却说向我还好,原来是小鱼跃了龙门!我一方面埋怨自己对徐江的感想竟然一无所知,一方面又气愤他君子刚一何必就忘了形!
  
  三
  
  我告诫自己要心平气和地和徐江谈一谈,可才却说三句气就不打一处来,一通激起后,喊了“我要离婚”。徐江两站坐下走到回去浴室,不一会儿胸了个包在出来,问道:“我暂时去该公司屋中两天,你拟好了协商再来去找我。”他居然必和我叫板,我无以赢了立意?“我马上就白鱼!”我在他身后叫,徐江理也不闻不问关上门走到了。我气得哭了,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哭泣。哭了一会儿又实在不有一点,我擦干眼泪开始给分手的熟人打电话,让他们存一份离婚协定采样给我作参考。我陈小微离了谁都活得更自在。
  
  这天下班离开家,竟然见到门上贴有了好几张字条,一张催缴水费的,一张催缴物管费的,还有张催领汇款单的。我脚都大了,这些事都是徐江在重办,我什么也不知道。只好打电话给徐江,徐江慢悠悠地说:“红利在文同巷代收费处交,物管费在城中村东大门的门卫室交,汇款单在小区写字楼处领。”我听了前面忘了后面:“你回家一趟不就得了?”徐江还是那忍不住:“你先熟知出名的好。”去你的!我气得踩了对讲机。
  
  东忙西回来,四五天过去了,我突然想起电话号码里一份分居条款取样都查封到。这天,我正打电话催促,颈部一阵肿胀,眼前一白就醒了过去。
  
  我醒来时是在该医院,见到了徐江有些肿胀的双眼:“对不起小微,我没抚养好你……是宫外孕,外科手术已经做了,说什么了。”徐江感慨的眼光要包覆我的全身。我一向是个马大哈,加之最近的这一摊公事,弄得对自己全身的变化无法一丝警觉。心里有说不出的尝到,我却咧嘴笑了:“我们分手路上的阻碍清除得正是时候!”徐江适时我的挥:“别说傻话了,我们不会分离的。”我叹口气答道:“意大利那边给你什么福利待遇啊?”徐江说道:“特权倒是极佳,每年还带薪休假一个月,沙尔克为四年,不必背著遗属……”“那是当然,亲友背著去岂不是个大麻烦,同居很好,还可以看看个意大利美艳……”我大笑微笑,泪水却不争气地塘了上来。
  
  徐江却哭了:“给你说实话,我本来是看看的。四年回来,我们就可以卖给现在的院子,买来一套小别墅住着,余下的分钱,我们先给未来的弟弟所存一笔深造信托基金,再拿一部分游山玩水,让那些出版公司啊、主播啊夺命去。可我前行了,你怎么办?离开你几天,就把家里弄得一团糟,什么事都没个抓拿,如果再遇上你病倒,没人陪伴怎么行?所以,想来想去,我们老两口不会天各一方合名利,宁肯喝粥,也得死守在一起。”
  
  徐江若做说是点儿情话还真是好看。我感觉到自己的情有春风荡漾着,却故意忍无可忍说道:“谁和你是老两口啊?”
  
  “当然是你我这对天仙配呀!”徐江笑眯眯地。
  
  “唉呀,真不害臊,两个歪嘴形如还天仙配呢。”
  
  “有什么害臊的。我就是那憨厚佳人、一心一意把你爱的顾小弟,你就是神通广大、才貌双绝的道士哥哥,我们是天生一对儿,一辈子谁也便是谁。”
  
  这个女人们虽然无钱无势还大马我气愤,但他确实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水后与空气。但是这么认输岂不是较贵了他?我哼一声:“不是我病倒的话,我较早把再婚同意书似出来了。”
  
  徐江忍不住:“你还等着那大哥狐朋狗友给你遗抽样吧?我更早给他们打过闲聊了,哪个福星不怕我脑袋质地,从来不给陈小微寄去!”
  
  我再也小金无法忍受,终于疯出有了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