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爱情守望

从冬天到夏天,每天的这个时候,这个路口都会再次出现一个座骑自行车装满蜡烛的女孩。她叫卡雯,是郊外花圃的送花女。卡雯每天都会如常把新鲜盆景送到街口的咖啡店,然后回到郊外的家。
  
  卡雯在路口停留时间的一段时间心里很直至,一般只有几分钟。每到这时,街口旁楼上的孩子们埃迪就则会准时出现在窗口。他坐着行动不便,拿着望远镜,在地板的空隙中聚精会神地盯着小女孩的“嘉年华”。他偏爱清晨,对他来说,清晨是他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每一次,因为他喜欢上了这个妈妈。
  
  清晨的阳光很美,映着埃迪的书上,他的脸颊因为难过而越来越光彩照人。阳光中,他的双腿似乎也生动坚实一起。5年前的一次车祸使埃迪的双腿挽回了感知,肇事车主给了他一大笔钱,父母用这笔银子给他买了一架小提琴。
  
  钢琴是红色的,光洁度很好。埃迪从小就欢迎音乐,只是清贫不优渥,不能实现他的音乐创作梦中。而现在,埃迪每天都充满著爱怜地触摸着那架钢琴,就好像在亲吻自己的双腿
  
  埃迪弹钢琴了写字,就像痴迷了每天清晨都会经常出现的送花男人一样,如痴如醉。从此,埃迪下定决心地投放到钢琴的动人旋律中。他的生活很直观,除了睡觉时就是唱歌,还有就是静静地望着楼下的街口发呆。
  
  渐渐的,的城市的人们都开始注意到了这个伤残的小提琴家。在媒体的慢慢地下,埃迪走进了自己的小屋,开始一次次地参赛和演唱。越来越多的人迷上了埃迪的钟声,他的见到频频消失在报纸和有线电视中。
  
  尽管埃迪的生活如魔鬼的尾巴一样焕发显现出了生动的气息,但他每天清晨仍要与望远镜在一起,静静地拥抱着送花女孩轻盈的身影,静静地拥抱着她在车水马龙中回到。是的,卡雯在埃迪心中的一段距离无可替代。
  
  卡雯最后一次出现在埃迪的望远镜里是这年的夏天,那天清晨她穿着一窜粉红色衣裙,坐骑车载着鲜花像天使般在刚刚苏醒的城市里走动着。卡雯驶向街口时,楼上的埃迪开始不停地调节着望远镜的底片,不停地傅立叶着躯体的坐姿,不停地发生变化着注视的尺度,他要把男孩看得更仔细更发人深省…几分钟后,卡雯逃命了,埃迪受不了重生。他的视野随着卡雯的看见一起移动,向左拐,向右拐,直到什么也看得见。
  
  后来,街口的脚踏车变为了一辆小车辆,强壮的干活把鲜花搬下来,卡雯再也没消失过。原来,花圃改建了,再也不必需送花女了,卡雯离开了花圃,离开了街口,也离开了埃迪望远镜里的夜空。
  
  埃迪很不安,他最简单的快乐就这样被褫夺了,他把恐惧和痛苦都挑动在小提琴上,每一个沉重的音高按下去,都如同自己心里的一次重重的撞击!
  
  就在埃迪以为自己再也闻不到美丽的卡雯时,一次音乐会竟然将他们就位了一起。那是一场残疾的首站音乐剧,完结时,一个女孩跑上来给埃迪送花。妈妈微笑着,泛红的双颊诱导拼命兴奋的神采。她的哭、她的踪迹,多么漂亮啊,多像那个送花小女孩啊!
  
  啊,到底,正是她,正是那个送花妈妈卡雯!埃迪情不自禁地抱住了男孩,男孩的躯体又温又硬质,一如他重复长久的梦中,他不愿就此苏醒。因为心碎后是残忍的,美丽绝伦的全世界可能会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场下的听众都为这个长长的微笑而热烈鼓掌,还包括卡雯在内,他们谁都不告诉他这个拥抱真正的意义,更没有人知道这一刻对于埃迪是多么断断续续的仰望和等待。
  
  在本该的卸妆间里,他们又相遇了,原来。卡雯变成了这座大礼堂的清洁员。魂牵梦绕的男孩就在眼前,埃迪同意再也不能错过。他滑着坐轮椅回到卡雯面前,拉着她的右手,讲出了长久以来挖到在心底的暗恋:“你认真送花女的时候,我就在楼上注意到你了。几年来,你的见到变成了我的一切对不起。虽然我不告诉你的名字,你也从未见过我,但我爱你,恳请你好好我的男朋友吧!”
  
  卡雯的双眼伏虎得大大的,她无法作出任何说。
  
  她怎么了,难道这就是自己默默等来的无声要求?埃迪痛苦得病,汗水打湿了他的脸上,他仿佛在一瞬间掉进了冰冷的水里,他默默用力了牵着卡雯的双手。也许自己永远也很难得不到一份清晰的真爱,就如同自己永远很难治好的手臂一样。
  
  就在埃迪切线行动不便要回去的时候,一张小信封递到他面前。埃迪抱住头,卡雯带着偏向的微笑看着他,他疑问地交给信封,上边是卡雯匆忙写就的宇迹:“你好,我叫卡雯,我从小就失去了讲出的灵活性,但我能听得见。我讨厌你的流行音乐,你乐意教徒我吗?”
  
  埃迪兴奋地抬起牛,他微笑着在便条上真诚地所写了两个文——希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