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共度

他过生日,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庆典。下午,他到困惑的区域内召开,赶紧时叫足足车,只好打电话让我驾车去接他。我刚取得证照,每赶往奇怪的路段就很紧绷,再加冬天雪勉强特别勤,行车道常结冰,用“如履薄冰”形容我当时骑车的状态再适当不过。
  
  夜路、熟悉道路、冰雪行车道、城市交通全盛期、环绕花园……这简直是新手大练兵,本来半个时长就远在的徒步我开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往。
  
  去找的路上,我放了GPS,但他要弹琴,按了几下,把导航原作的目的地调错了,于是我们开始在广场附近一圈南接一圈地绕道,始终不了找寻回家的东路。我们吵了紧紧,两人剑拔弩张,吹胡子瞪眼的。
  
  “你到底则会不会骑车?环绕了一个时长了,怎么还在市政厅?”
  
  “还不是你疯按全球定位系统,我说是了我不认路的!”
  
  “你也太不认路了吧!”
  
  “我说道了不认路就是不认路!难道我要跟你实则谦虚?”
  
  只剩的车程中,我们两个人都不言语。到了饭店门口,我说道:“你先下去,我去找个车位。”他转头就走到,我又把叫他赶紧:“把气密上的东西抢走!”他揭开大门,送给两个包装得美美的送给,说:“怎么是两个……你亲手包内的?”我不愿回答,让他先去饭店,自己去找停车位。
  
  我退后好车上,进到了酒店3楼,他在椅子冲我含泪。我椅子来,他知道我他点了哪几个菜式,还补充说是:“都是你爱吃的。”要死,他表情一闪,里面满是开朗的光和。
  
  我瞥到旁边能容纳上已经省去的送给。他却说:“我看了你写出的卡片。另一份是……”“是送来你妈妈的,儿的生日,媚的苦日。”
  
  他生日这天夜里,我骑车去熟悉的街口邻他,行经定位系统错误,半个小时的路程绕了100分钟,我们因此忍不住了起来。这真是一次烂透了的男朋友,我们两个人都更为气鼓鼓的,直到他看不到我文字的生日卡——我爱你聒噪的可爱和内心深处柔和的静默,这一杯,孝我们今生共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