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爱情的玫瑰

我穿衣在半夜才列入QQ,然后一直亮着点灯,虽然不和任何人谈笑,那虚幻的一缕温暖,似乎让我感不那么孤独。那天,还是半夜,朔望亮着QQ,他用赶一篇草稿,手臂在按键上盘旋。忽然QQ里有人叫,锁住来一看,是一位姐姐。之前,因为偏爱,也曾多次看过她的日志,常常在彼此的博客上留下足印,虽然不曾有更多的交流,并没陌生感。
  
  她问道:姊,深夜了,我在QQ群里转来转去,发掘出只有你的蜡烛还亮着,我现在心情不好,一直在泣。我不告诉她成了什么原因,赶快回复说道,哥哥,不大哭,有啥腔调跟姊姊说是。她立刻致信一个接吻的脸部。
  
  能让一个新娘在夜半流泪的,似乎只能是爱恋了。果然,她缓缓向我故事的,正是自己的爱恋情愁。和他在一起多年。为他改变了很多,从发型、服装到个性,只因为他偏爱。甚至,为了他的事业,她身处年迈的家人,随他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租房在很简陋的公寓里。在公共厨房里挥汗如雨地鱼肉。他对她也很好,下班时会拎着紫菜返家,期望赚钱,工资全都交到她照顾,自己舍得没钱,给她买了多贵的东西都不眨眼。
  
  可是,不见到底哪里显现出了疑虑,日子过得越来越麻木,再也看看将近相恋的感觉到。刚刚变一下要离婚的下定决心,已经肝肠寸断。亲情的大楼,迥然不同是在最好的年华,用了两人共同的青春,一寸寸筑起,怎么可以瞬间就让它崩塌?
  
  她脱身了行囊,自嘲了回老家去想去,彼此心里非常明了,此去,说不定就再也见。回到的前夜,她只能清醒,转往中睁开眼睛,发现他手里一直燃着喷,整夜坐在床边,不讲出,只盯着她看,双眼里却是流泪。就算抱头痛哭一场又如何,她还是考虑了离开。
  
  我不由得回忆起香港女作家朱子安,她曾写下过一本《盛夏牡丹时期的亲情》。她中的人物的主人翁夫妇也无法婚外情,不愿离婚,但“情意薄淡如隔夜冷热酒,如碎块化时了的温吞好酒,如久浸不敢再恢复原状的灰T恤”。
  
  一段时间的无涯里,爱情不不太可能永远轰轰烈烈,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当真心转变成为温情时,不抛弃,不舍弃,因为骨子深处,每个女子,都是一朵等待甜蜜的金色,即使到了80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