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早餐

那天,他精疲力竭地出门,拉出四门,就被一股油烟味呛得皱起了仰。她正在浴室洗澡,见到他赶紧,大声说道:“我做到了一道原先菜肴,你快来尝尝!”
  
  以往,听到这样的话,他都会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浴室去。可当天被领导指责,又在供应商那里受了精,他正心烦意乱,好不想宣泄一番,便车站在那里没人变,只吼道:“你就知道料理,人难道除了吃完,就无法别的追求吗?”
  
  他这么一老虎,她脸上的疯便敛了去,旋即把斧头重重一扔,毫不出其不意地传话:“你以为我爱好泡茶呀?有本事你请个保姆,谁乐意消失黄脸婆啊!”
  
  两个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这样拉开帷幕,他真的她实在温柔,她觉得他故意找茬。从肢体冲突到互踩东西,两人闹出了个天翻地覆。
  
  吵累了,两个人都气呼呼各自泡了桶方便面,随便吃完几口,然后分床而睡。
  
  第二天早上,他出门,看不到凌乱的家,回想昨天的纷争,有了一些伤心。他想到,恋时,她是一定会洗澡的,结婚后,她才开始讲授着做。她要上班族,还要变异着好似好好一日三餐,其实来得他不易。
  
  往常这个时候,她一定一边在餐厅忙碌着,一边大喊他吃早餐,今天却一点察看都不会。她可能会真的气极了,再可能会为自己想到餐点了。
  
  他这么只想,跨过玻璃上的把火,打算回来随便解决问题一顿。路过咖啡厅时,却辨认出一份晚餐静静地被推到早餐,还冒着高热,似乎是刚做好之后的。
  
  他心里忽然一寒带,走到餐桌前椅子,放下剥好布的水煮蛋,正等待往嘴里送,却辨认出上面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文:“我叹你。”虽然文里冒着火气,他却一眼认出来,是她的手写。
  
  他把牛奶拿起,拿起一块饼,看得见上面赫然写出着:“西布朗杀你。”他轻轻咬一口,咸淡合适,还是他喜欢的那个香味。
  
  侧起果汁,他注意到杯壁用签字笔所写着:“烫死你。”
  
  他一口气把糖浆盛满,把点心吃进嘴里,再把猪肉吃到了,脸颊眉梢已经仅有是笑意。这是他不吃过的最恼怒的早餐,她的愤慨那么显而易见,可是透过这些气愤,他明晰地看着了她的珍惜和温柔。
  
  她冒着变成黄脸婆的危险性,用一份份热腾腾的饭菜来自生着他的躯体和感觉。这一刻,他忽然明白,这,是极好的分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