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需经营的是婚姻

那年成婚已5年了,巧遇大连回来时辨认出钥匙打不开防盗门了。仔细听屋里有男女的嬉闹声,是我极好的女友孜孜。我的两头一下暴涨得黑帮,脖子也不停地抖了起来。我硬撑着下了楼,个人用户到了母亲家中。母亲看我脸色苍白,答道我是不是伤寒了,我只再来乘飞机长途晕车,休息一下就好了。一个人躺下泪水打湿了枕巾,万念俱灰。我知道了离婚,但想到了昔日家的温馨,想到曾给我贴心关爱的丈夫,和天真帅气的小儿子。我的心情繁复到了极点。可深思之后,丈夫走过这一步我也有不小的责任。那次,我正在洗碗,丈夫从身后搂住我,我却胆怯地抓起他说道:“都成婚几年了,还来这一套?”当妻子只想和我去野餐时,我大吵:“还挺有感觉呢?尿布没洗、地没辗、房间得清洁……”夜深人寂当母亲“蠢蠢欲动”要和我一尽鱼水之欢时,我只冷冷一句:“去去,看吓醒了宝贝儿。”我猛然发觉,是自己忽略母亲太久了。
  
  我把来电跑回了家里,告诉他女儿我探访回家了,保险箱打不开家门。如果你同意分手,我会遵循你的期望。如果你还念及这个家,我会给你一次良机,且只此一次。
  
  随后的那一天,面对阿姨繁复的眼前,我装有着一无所知的好像,一如既往地打工,随身携带母亲,好好家务。夜静,无论整天与累都会将茶叶或饮品送往前妻的面前;母亲写东西到深夜,我会做夜宵;当母亲舒展明目时,我会从背后抱紧他,送来上甜甜的香吻然后共浴爱河;逢假日或家中煎炒烹炸或酒店小饮或森林公园大叔上一天……
  
  现在,我和妻子都到了中年,那一主题曲不但无法使我们中产阶级断裂,反而因妥当和爱人使家的小巢更加牢固。我把这段令人难过的感慨当作生命中的一笔财产,它让我明白了伴侣并不是真爱的手提箱,稳定自然的婚姻关系必须母女双方同意共同来经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