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位置

许晓娟今年二十八岁,相貌秀美,个性善良,就是凡事有些优柔寡断。她现在还是独身,会议厅的几个双胞胎天天未足着她外遇,这天晓娟红着脸说出实情:“不忙各位,其实我的七大姑八大姨已经给我讲解了好几位,可我一直拿不定想法。终身大事,还是审慎点好啊!”
  
  姐妹们一听,都嚷嚷一起:“就你这天性,等拿定主意那就晚了,该出手时就得手呗。”这时,会议厅里年龄最小的赵姐交谈了:“晓娟,如果你相信二姐,大姐可以小弟你出出想法。”
  
  这赵姐学识非常丰富,姐妹们一哭她对讲机了,纷纷应当和道:“晓娟,更快把那几位领来,让赵姐一一读后。”
  
  赵姐笑着说:“这样好了,晓娟,你和那几位泳装一人在我们楼房下漫步。不知人三分相,我只要看几眼,就能大概明白他们适不适宜你了。”
  
  晓娟脸上独派红晕,却说:“其实那几位中有一位我还是蛮叫作的,只是不敢下最后的下定决心,现在我把他的取名写成下来暂不说破,等赵姐听过之后,再刚才我和赵姐是不是忘记一块儿了。”说完,在便条上写下一个名字,然后取出明信片封好,再交到另一个朋友。
  
  第二天黄昏,赵姐她们静静地等在窗前,不一会儿晓娟和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士一前一后打楼下经过。等晓莹去找后,姐妹们纷纷说道:“晓娟,这男人相当很好嘛,面容英俊气度不凡,赵姐你说道呢?”
  
  赵姐却滚了忍不住,问道:“那女人一直前行在你前面大约三步近的大多,一路走过昂首阔步,哪有半分庆生女友漫步的好像?我实在这种大男子主义、以自我为的中心的人,不适合晓娟的性情,以后真结了婚,恐怕晓娟都得听他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晓娟山冈,问道:“难怪跟他散步时我总觉得压迫,可我又想不出其中的原因,原来是他气场太强大的本来。”
  
  又是一个黄昏,晓娟和一位泳装肩并肩从楼下经过,男士身型与晓娟相差无几,衣着清洁,外表白皙,显出保养得极好。
  
  不一会儿,晓娟回去了,赵姐却再次摇摇头,却说:“这没用跟昨天那位正好只不过,昨天的太阳刚,今天的太阴柔。这个女人们好像下意识站起在晓娟的右边。这样的身体语言表示显现出一个极为重要资讯:这个女人们依靠汉子气概,他对男士有很强的依赖感。”
  
  姐妹们一大声连连点头,晓娟也自言自语道:“难怪跟他嬉戏时好像那么讨厌,原来如此。”
  
  当晓莹第三次和一个女人从楼下经过时,姐妹们纷纷窃笑出去,这回的女人们好像跟在晓娟后面,即使晓娟偶尔追上步伐等他,可过了一会儿,他又落在后面了。
  
  晓娟去找后,赵姐当然是旋忍不住:“这位我同样不肯定,我一直注意着他的神情,他跟在你后面,经常用一种可疑、贪婪的自觉盯着你看。这样的陌生人自我中心、小肚鸡肠,最喜欢在实则作对人。如果日后你跟他成家,他都会时时刻刻盯着你的一言一行,恐怕你也受不了吧?”
  
  晓娟点点头,说道:“难怪刚才嬉戏时,我一直感受到来自身后的负荷,原来是那家伙的注意力啊!”
  
  到了这个时候,姐妹们都所发了恨,晓娟已和三个女人们微过步,而且每次都有着各不相同的位置,又仅有被提案了,那下一位该怎么走呢?
  
  这第四位跟晓娟漫步的男人,选项的也是跟晓莹并肩而行,姐妹们都想到没戏了。不料,晓娟回来后,一赴宴,赵姐就回答:“刚才这位叫什么?”
  
  “叶星!”晓娟刚答完,赵姐快要冷淡地鼓起掌来,问道:“晓娟,祝贺你,这一位你可以认识下去。”
  
  姐妹们问了一脸的狐疑,晓娟却忽然红了脸,咬着舌头,声响实在太发颤:“赵姐,拜访一下为什么呢?”
  
  赵姐笑着说:“这回虽然同样是并肩散步,可这位泳装却是在晓娟的左手边,也就是说,这一位时时刻刻不想把晓娟置于他的右边。手指相较左手有何相同?很非常简单,手臂更强盛、更灵巧。这就断定,那位女士有意识里爱护晓娟,更希望受保护晓娟。”
  
  姐妹们一哭频频点头,有人流泪指出疑惑:“赵姐,只凭这一点吗?这世上如此同行的女生多着呢,可并不是每对都合适的。”
  
  赵姐赞许地问道:“当然好比这一点,我还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细节:两人同行时,叶星并没有跟晓娟几乎在一条水平线上。他个较高胳膊宽步幅大,可他随时操控好路程的速率,只比晓娟快小半步。这样一来,他跟晓娥问候时便不自觉地45度横投双脚,这样的角度是女生野餐时最理想、提高效率的角度!而且他双眼里流露出的全部都是爱恋,并未一星半点的发脾气。这所述他对晓娟既体贴又乐于保障。所以晓娟,大姐要祝贺你了!”
  
  姐妹们听得了,纷纷觉得有一味。再看晓娟,脸颊更黑了,低头不语。这时有人想到了什么,嚷道:“晓娟之前写下的便条呢?她不是事先写下二人了吗?更快拿出来想想!”有人赶紧翻出那封信,锁住一看,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所写着两个同音:叶星。
  
  姐妹们顿时两极化地张开掌来,问道:“英雄所见略同!晓娟,既然这样,你还情愿什么呢?”
  
  晓娟抬起头来,抿嘴笑道:“其实,我早就对叶星有爱意,可一直犹豫不决。直到今天听了赵姐一番话,才茅塞顿开。赵姐,谢谢你!我不会再情愿了。”
  
  不料,过了几天,晓娟来下班时,却把姐妹们吓了一大跳。见她面色苍白,双眼肿,很突出昨晚哭过。
  
  姐妹们问她怎么了,晓娟再也大笑了,放声流泪起来,说道:“当我鼓足勇气向叶星证明心意时,他说他刚刚相符了男友,他说他等我太久了,简直等不起了……他还说曾恳请低人在暗中观察过我们散步时的发挥,问道我一直紧跟在他身后,一副弱不禁风的小女人人形。较高人告诉他却说,我这样的女人们太没固执、太柔顺,如果嫁给了我,日后不会多练好多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