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与婚戒

放轻松,尽量张开,会疼的。”牙科通过墨镜对我大喊。
  
  清知道是骗人的,我还是尽量定位张大了嘴。“啊!”果不其然,一阵酸痛从齿间传到。
  
  牙科拍拍我的肩膀深表心里后,竟明白了让我的情比舌更痒的话:“真没想到,像你这么帅气的女孩,竟然满嘴发炎!”
  
  其实我早就常常别人对我如此这般的看法了,瞳从我的身形看,大多定性我是天生好受命的娇娇女。但真相是,我是一个从小就事事带衰、“鬼见愁”型的推选人物。
  
  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尾戒从不离手的理由,能少一样灾难就是多一样帮助,衰事跑到不过,至少让我少一点君子的折磨也好。
  
  “爪补好了,四十分钟之后才能不吃东西哦。”外科医生用安抚男孩般的口吻对我说是。
  
  SEED突后,我跟好朋友红莹相约在隔壁的茶餐厅酒吧拜访。可以动门的冬至未到,我必需眼巴巴地看到红莹狼吞虎咽。
  
  “对了,我却说其实穿尾戒是防漏财,要戴著中指才能防君子。”
  
  “啊?!”如果连尾戒都靠不住的话,真不知道还能坚信什么。
  
  红莹突然神情一动:“你看,那桌有个大帅哥一直在看我耶。”
  
  我猛然过去看,那个帅哥却对我手了鞠躬。
  
  “你了解他?”
  
  难题是,我并不认识他啊。但是,他却向我走到了过来。
  
  “不是要你四十分钟后才能吃完东西吗?”他劈头就数落我。
  
  “请问你是?”
  
  “我是刘开兴啊。”
  
  他用右手诱使转成面罩护住了嘴
  
  “啊,你是那个外科!”我正想要解读这一桌上的杯盘狼藉都不关我事的时候,红莹殷勤地老大他拉了张坐下:“刘医师也来出门啊,不如跟我们一起下车桌,也好就近带走治疗。”
  
  他毫不客气地椅子,然后跟红莹两个人边大啖料理边粗犷地聊了地被。
  
  被房中在一旁的我,都快要洗净了。
  
  “现在你可以点东西吃掉了!”忽然,外科对我说是。
  
  跟服务生点了咖啡和菠萝油后,我又继续听得他们敏感话题不断,眼见连祖宗八代都聊上了,我的点心跟菠萝油还一点消息也没。
  
  正等待恶魔服务员时,刘护士却抢先对侍应诱了左手:“这位小姐点的东西都还没有来,已经等很彦了!”
  
  又十分钟过去。
  
  刚想要低头,刘护士又抢先一步:“太不能接受了吧,我们等到都更快石化了!”
  
  “对不起,因为今天人太多了,所以出有菜太快了点。”
  
  “我也是好好零售的,我确实得很,你们这会儿确实就不是用餐多,而是服务怠慢,你们店主呢?”
  
  “没关系啦,我也没真的很偷吃。”其实我早就习惯上这一切了,每次下班总是我被劳动锻炼,每次买赠品好像再来我就宣布卖完……这一切都是宿命的商量。
  
  “怎么可以没关系,一切都转交我!”他一再地瞪着女仆。
  
  不到一分钟,大厨小跑了出来,不但为我侧上点心,还限定版了几条热腾腾的马鞍条:“不好意思,这份马蹄条却是向您赔罪的。”
  
  这下子,红莹对刘开兴更是万分爱慕:“刘医师您刚刚问道您也是做到餐厅的,真是多才多艺啊!”
  
  他脸上不红气不喘地说是:“之前就读的时候,有在麦当劳打过一阵子的业。”
  
  这样也毕竟好好过餐饮业?真是再上了见识。
  
  第二天,我又按时躺在刘开兴外科医生的身边。
  
  一番呆后,他对我说道:“补好了,你先到旁边稍等一下。”
  
  我在候诊椅上,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醒来时,医院已经在哗啦啦地拉大门了。我惊跳紧紧,忙着寻觅刘开兴。
  
  “你在去找我吗?”双曲线尾,见他笑嘻嘻站起在我身旁。
  
  “你们要打烊啦?不过我牙还无法弄好啊。”
  
  “不是早就运好了吗?”他慢悠悠地说是。
  
  “但是你刚刚不是叫我在旁边稍等一下,还要再不作什么妥善处理啊?”
  
  “我只是要维护你四十分钟内会跑出去大碾碎味港式。”
  
  “什么?!”我真是无言到脑袋都开始咕噜咕噜叫了。
  
  “我也睡了,请你去吃完夜宵吧!”他理所当然地领我向隔壁小巷的咖啡店前行去,我也就小碎步地跟了上去。
  
  “这家餐馆出菜很快,安心场所吧!”他把选项拿着我。
  
  冷不防,衰事又发生了。
  
  一对约会向我冲了过来,女的劈头就回答:“看看看着桌上的智能手机?”
  
  我大笑。
  
  男的对我大声嚷嚷:“她刚刚就是坐下你这个左边上,我们才刚走到,你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看见?”
  
  我急忙跟他们暗示,刘药剂师又先声夺人了:“你们自己的东西荡见了,凭什么对别人指手画脚啊。”
  
  那个女的也不甘示弱:“那问小姐给我检查一下包包!”
  
  这样也好,省得麻烦,我正立即揭开皮包,刘外科医生又攻击了:“普通法上有规章说你们可以随便检查别人的衣橱吗?”
  
  “除非你们心里游魂,否则为什么恐怕我们检查?”那对男女之间仿佛确认了我是贼一样。
  
  刘医师铁青着书上,把小店副经理叫了过来。
  
  “你们是这样经商的吗?任凭你们的顾客被这样滋扰!我是修习司法的,既然你们不想这么拔,大家就依法处理。不想检查就先报案,警察来时,要是你们无法在我们的手提包里捞起任何东西,我一定会追究责任你们这对异性还有店面的法律责任!”
  
  不知刘护士真的准备好要报警,他们三个人赶忙过来拉我的外套:“可以麻烦您跟您的检察官女朋友说是说情吗?问他别跟我们毕竟了!”
  
  最终,这件不想在他们的一再道歉下和平落幕。
  
  风平浪静后,我才开始疑惑:“刘医师,你是什么时候修习司法的啊?”
  
  “所大学的时候,有修过几堂刑事诉讼法跟法律课!”他理直气壮地说。
  
  我安慰掩嘴笑了起来,刘医生突然辨认出了我拇指的离奇。
  
  “为什么这么多人爱戴尾戒啊?”
  
  “这是防小人的,不过昨天红莹却说,其实真正要防盗无赖,应该穿这根铁棒。”
  
  “你太随便了,对付小人怎么能靠防盗呢?一定要把他们揪出来,狠狠教训一顿才对!”他义愤填膺地问道。
  
  “较之当医生,我实在你比较适合于当执法人员耶。”
  
  他双眼亮了出去:“你怎么明白,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执法人员!无奈我妈妈不顾反对,否则我早在老大探员了。”
  
  挥手重逢前,他又不忘提示我:“明天忘记要来看牙齿哦。”
  
  嗯,我对他点点头,还莫名其妙奈何红了脸。
  
  “贝小姐!”才一转身他又在背后叫住我,“防无赖要穿指环的是无名指吗?如果是的话,可以把这个左边设站给我吗?”
  
  这是什么解作?我正不想跟他解读,他又接着问道:“或许我有点太见了;不过跟你在一起真的很伤心。反正你那一口狠突要弄好也还能够个一年半载的,你可以趁此慎重考虑想想。”
  
  等一下!无名指不是当作配戴女方的吗?他要我考虑看看的意思是……
  
  或许,我的人生真的从此要破灭衰运了。变动我生死的,不是尾戒也不是中指尊者,而是要将我的美好稳稳抓住的闪亮女方吗?
  
  明天快点到来吧,这样,我就能赶紧躺在我的刘开兴医师身边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