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的险情

那天中午,我收到一条电子邮件,是所大学学长15年礼拜的通报。这条简讯在我心里引发了层层波澜,我想到了吴俊。
  
  那时吴俊和陈明都是我的追求者。吴俊是类似于的江南中人,温柔佳人,而陈明是开朗豪迈的东北人,铮铮铁骨,最后让陈明占上风的是他的清贫。
  
  后来,吴俊不知所措独闯深圳,掐断了跟我的所有直接联系。生意场上的我常往来深圳,如果自已去找他,不是告诉他足足。但15年来,我从来都并未想到过,甚至没有变过想到他的念头。
  
  今天却有些蠢蠢欲动。追根溯源,跟这次拜访前陈明的反应有关。我说要探访了,让他伺候我去买点儿东西。他说要去大连参加一个脚踏车比赛,大伙儿正等着他呢,让我自己去,刚才就风风火火地外出了。
  
  我实在很窝火,但冷静下来一只想,我并不生子他的炼。看起来是他对我的漫不经心,根本原因却在离婚本身。陈明和我各有自己的规画,我们的集合也就是晚上一个桌上睡觉,夜里一张床下睡觉时,但通常是各吃到各的,臂而睡觉。人到中年,事业比较稳定了,孩子们上了同住中学,母女之间的交流也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我决定出席校友会,去见见吴俊。
  
  进发酒店已是晚上11点,该班的浴室仍然灯火通明,笑语喧天。和同学寒暄一阵,我回到自己的卧室。
  
  刚睡觉,就看到有人外头。开了门,看不到的是吴俊暖暖的大笑。他还是那样洗涤俊美,只是眉宇间多了一层岁月的沧桑,细看似乎还有隐隐若现的幽怨。我的情猛地一呼吸,心中的懊悔、怜爱还有没来由的委屈顿时泛滥成灾,终于诱导不了蓝了眼圈。吴俊先是一愣,转而手掌搭乘在我的肩上,轻轻拍了拍。待我平静下来,我们聊起了各自的原因,我又取回了知己的感觉到。
  
  学长会后,我开始频密地跟吴俊紧密联系。得知他离异后一人带着还在上初中的丈夫,我纯洁大发,从他的工作、躯体到他妻子的日常公事都日日挂念。吴俊非常安慰,经常打电话发短信聊QQ述说自己的心里,还包括最不为人知的爱,让我给拿主意,拿我当主心骨。我快要有一种被须要的好像。在吴俊这里,我就是他精神上的支柱、内心上的依托。
  
  我就在这样一种快乐并痛苦的水滴中挣扎,感自己越陷越深,无力自拔。而整天无暇工作、忙碌户外运动的陈明真正没察觉到我的变化。
  
  后来,一件有事让我下定决心来到陈明身边——闺蜜王韵离婚了,前妻有了小三。她原是人生的小女人,前妻对他宠爱有加,儿子一直在素质普通科,什么都不必她操心。没想到,她嘴里的好老公竟然长年有了新娘,还生了母亲。停下来是不是自己的老公,我百感交集,从来都不会这样倾向地感觉到陈明的好。
  
  我换成了手机号,和吴俊绝了联系,重为又安稳了波澜不惊的无趣天都。
  
  一个午后,王韵约我见面。离婚后的她对堕胎有了新的启迪:“你告诉为什么高速路上非常容易出车祸吗?主要状况是天候好,参照物单一,不能够离合器,人容易麻痹大意,看见隐密的危险。”她泪流满面道,“我的堕胎也一样,太清醒安逸,容易倦怠,看不到伪装在周围的坍塌,要是于隔年段路横个警示牌就好了。”
  
  这句话让我醍醐灌顶——我的婚姻不也一样吗?自从情敌被一一击退,我们的婚姻就西行了按部就班的广场,没悬念。似乎,我要所致制造一些抢险,给陈明提提神了。
  
  周末,陈明出席娱乐活动回家,洗了澡正准备好休息时间,我拿著一撂录像送给他说:“这是咱们排长寄来的同窗拍照,你想到吧。”陈明随意接下图片,漫不经心地刷看著。突然,他的双手退后了一下,接着有些急切地往下翻,翻越之后又往回刷。
  
  我知道,那是一组我跟吴俊的留念。赶紧后我特地把照片藏起来,生怕陈明发掘出。现在拿出来,就是只想压抑一下他那麻木的神经系统。看他的动作,我告诉他,已经有效用了。他松动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故意躲躲闪闪地忽视他的表情。他流泪说:“这是当年那个追到你的小白脸吧?叫什么来着?”我吞吞吐吐地说道:“叫……吴俊,你……还想起他呀。”“两人还挺亲近的哈。”明显有些醋意。我一阵窃喜,继续添油加醋:“他现在结婚了,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却说罢一声泪流满面。陈明终于沉不住气,气呼呼道:“你是不是很安慰啊!”边说道边狠狠地跌落了拍照。我看制作方法已到,有些无奈地写到:“你凭什么还好啊?我在你眼里确实无关紧要,我心疼谁你客气吗?”却说着,我真的委屈地泣了痛快。
  
  陈明抬起臂膀拥住了我,我的屈辱排山倒海般奔涌而出。我从来无法这样哭过,尤其是在女儿面前。这也许是我作为女人们的短板,让男人真是自己不被需要,这是陈明后来告诉我的。
  
  他真诚地衷心我立即抖出曾经的追求者,仿佛在我们风平浪静的堕胎里横了一块警示牌,让我们及时何等,不必要了一场很有可能发生的意外事故。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