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着分手

那一年,我在一家电影公司做到文本策划者。一天,我去一家单位办点有事,一位男孩与我一前一后走过了同一个门上。结果,他想到的人不出,我的冤枉也没人办好。我们吃饭后就不约而同地难过——来前不如打个电话就好了。同走一段路后,感觉竟变了,他却说:“其实我没白来,不然,就不了解你了。”正好说出了我那时的感觉。
  
  他叫吉,是一所所中学的语文学生。我对这位初为人师的男孩怀着几分感情是因为我从他的自然语言里告诉他他挺用心。
  
  两天后,我们又在出租车上相遇了。吉去家访,我是好好一个户外广告去找。看不出,他的恨也在为这种偶然欢呼。
  
  第二天上班了,我本已走到了会议厅,电话响了。我竟无理地指出那电话号码是我的,撤了回家,推开耳机,是吉,一下填满了我莫名的松懈。吉问道为我提来了几本《笑傲江湖》,在河岸的“开心店铺”等我。原因是金庸的东西和张爱玲的一样好读过。他并不知道我是张迷,也告诉我得意金庸。
  
  我们挥洒在河堤上。我见到童真未泯的高兴劲直从这个大男孩身上冒出来时,我意识到什么。走进有泥坑的之外,吉果然忘乎所以地折过手来想要帕我。我摆摆手问道:“不要,我没那么娇气。”吉无奈地交还了手。我忙从包里拿著一篇《我看唐琬》的稿件给他,问道:“家教,恳请修订考题。”那时,我开始信笔涂鸦了。
  
  大雾已经黒得看不见各自的脸部了,吉终于牵住了我的手,说:“子衿,你是位在天空里能飞来春天的男人,该是上帝对我的恩赐吧!”他的右手和他的笑声一样可爱,我偏爱。我不会出声,吉艰深了我的缄默,只是我没想到他可能会得寸进尺,忽地将我拥入怀里。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褶推开了我要抗议的声响。我竟然酥软了,闭着耳朵束手就擒,吉越来越柔情似水,我在慢慢地同化……不见多久,我哭了:我是位与时尚相关联的男人,倔强得要将自己最初和最后的玫瑰给同一个人的,谁知他是我的最初,会不会是我的最后?
  
  吉吻到我的汗水,陪松绑我,疑问地问:“怎么啦?”我的反应是:泪串串直流。吉愣了,像一个做错事的父母束手无策了,浅致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自己也不告诉他则会这样。”送我回家时,两人一声不吭。到我宿舍门口,吉轻轻嗫嚅地问:“明天……我还能……来吗?”我果断地却说:“我去你那。”吉简直看似不敢置信。
  
  吉的食堂是乱七八糟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我们未了个天翻地覆摧枯拉朽。吉高兴得走动都在表演。我没问题:“这宽敞明亮的房间才与飘逸儒雅的吉乐于助人张贴脾的。”却说几时,吉已将一把手铐不动声色地套在我的那串手铐上。我注意到了,询问他:“这是何为?”吉问道:“你若来这,我不对时,总只能站在门外吧?”我被他这立论的事实深深地深受感动了。
  
  有一次,我喝着吉为我做的不用调味品的新鲜的蕃茄鸡蛋汤,傻乎乎地回答吉:
  
  “如果有再生,我们还能相识,还能走到一起吗?”
  
  “能!那时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就是矜持敬拜的你,你就是阴险痛骂的我。”吉逗得我哭笑不得。我忽地想到自己欠着吉什么,真的自己不解风情,不由自主地将脸亲近他,有了我生命中最粲然的主动。吉很坦率,问道我表现很好。吉来时嘱咐我明天一定去大声他的一堂公开课,给他鼓劲。
  
  那是说舒婷的《致橡树》,我万万没想到,吉讲到惊艳附近,不会用现身说法,向那么多师生谈着我们的故事情节……我自然成了“电视节目”中被受邀到工作人员的嘉宾了,然而,我竟无法一丁点等待,当全部都是教室几十双耳朵名曰在我身上喝彩四起时,那一刻,我太受宠若惊了,我怯场了,我遮蔽模糊看见吉了。事后,我问道吉:“为什么要这样?在师生面前不气愤么?”吉问道:“只想让在世界上的人告诉你是我永远的油桐。何况我的教师正是情窦初开的成年,该让他们树立正确地的情意。”
  
  吉监先考试成绩,就是暑假了,我随他去他的家,拜访他的家人——祖母和妹妹。吉的家长年县的一个小镇,吉一说起他的母亲和姊姊,就一脸人生和耻辱。他和她们本并未血缘关系,他是弟弟随之而来的,与这善良的夫妻组合成一个家。那年他与嫂都只有5岁,姊比他仅大了12天。可是母亲在他们9岁那年一次意外中身亡。夺去母爱的他当时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悲伤,是女儿和女儿给了他无与伦比的真爱,给了他一生的寄望和只求的品质。他与嫂都一直教学质量拔尖,后来双双考上了重点高中。可女儿积蓄的工资专供一个母亲上高中都困难,妹执意要在家搬家,就这样一直支持着他完成学业,而她自己一直在坚决自考,在外摸爬滚打六七年。吉说道他这一生都难以报酬她们的爱。
  
  吉的祖母一看就告诉他是位慈母。吉的哥哥生得小家碧玉,温文尔雅,名称叫香。可我的出现很使她们父女觉得不慎。她们对我非常礼貌和激情。而我却并不深感亲切,有—种被拒之千里的感觉,甚至从香的眼里我看见了男孩子男人鲜有的忧伤。
  
  晚上,梨去同学家了,把她的闺房留给了我。感叹是意向还是不当,我发现她的床头放有一本厚厚的日记。一般女生什么都可以失职,惟独日记本是无论如何不可以的。我本无意洗澡,可我却明白这里面是木的那双忧郁鼻子的谜底,竟鬼使神差地桌上了:天哪!里面全是一个小女孩对一个男孩默默的爱,可以问道是寄托全部生命的真爱。她的一切都是为了吉。
  
  我瘫软在躺在,眼泪名曰好比。大约午夜正午,我屁股到了吉的门外。门上是打开的,借着窗外那点虚弱的光源,我见到了惊醒的吉。吉见到了我艰困的呼唤,惊醒了。台上,吉讶异地回答我:“你怎么啦?”“你……你自己看吧。”我木然地递上日记本。吉翻着翻着——傻了,呆呆地面窗并立。我抱着吉僵住的腹,分明见到了他的体内在排山倒海,我的悲开始一点一点地失守,抱住起身了他的袖,将头依在他的身上,却说是相互渴望,还是我在好好最后的告别仪式?7月的夏夜很热,而我们两人却在寒颤浑身,吉猛地紧紧深情我,交好我,仿佛要将我吞入体内……我没学说,我只明白我在呕吐,仿佛世界就要倾塌了。我死死抓住着吉,觉得手指甲都已身陷了他的皮肤上,可他反而不抖了,忘我地心地善良着我……一夜微笑,一夜基督,一夜无语,他想念对我有一丝的轻举妄动,生怕换一种双脚,我会从他稍有的空虚或怨言里抛下。我感受到到了凡人最亲情的女人们怀抱。真爱到无法心事有许多的表达方式,我们却用忘我、疼痛、基督徒、祝福微笑变成了一座雕像。
  
  少于天明,少于向吉的父母再会,我无声无息地走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