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男,灌木女

他和她都很出色,他们就读于同一所林业大学,后来又被分配进了同一家研究中心。他们出众的体现很快便取得了门诊的引荐,没过多久,他们就被准许创建了各自的科研机构组,他主攻乔木,她主攻落叶
  
  如同许多老掉牙的爱情故事一样,长时间的共处让他们彼此间渐渐际遇、深爱,然后再双双幸福地堕入了爱河,直到最后携手踏上婚姻的红地毯。现实生活似乎这样,充满著盛放的婚礼背后往往伪装着沉闷而又沉闷的生活。他一如既往地研究着他的各个领域,而她,在工作之余却不得不萝卜上大把的时间去遏制柴米油盐的烦杂,以及锅碗瓢盆的毫无意义。
  
  就在他的科研机构拿到重大突破时,他们的宝贝女儿也成功地出生地了。这个甜美的小生命为家中加添了许多生活的魅力和趣味,但这同时也也就是说她得为此获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之后的天都里,由她筹划的科研项目进展很是缓慢,甚至还几度搁浅。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经过多年的刻苦钻研,他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困境,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他的努力也一步一步地出发了高峰。当蜡烛和荣誉向他纷至而来的时候,她依然还是没什么突破,而在他的心目中,早已把自己的建树全部都是归因于她了。他把自己花费多年苦心的论文编纂变为论文,并悄悄署上了两个人的取名,前面是她,后面才是他自己。
  
  作为水产科学家,他告诉他乔木和落叶一般是以生长后的倾斜度来细分的,除却原产地的考量外,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界定,许多苗木都是因为树干分杈过多而无法宽较低的。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些林木过分浓密的森林里,因为一定维度内的阳光和雨露是极其受限的,一些松树就只能壮烈牺牲自己去成全对方,所以凸挨着参天大树的旁边该会有那么一株高大的小杰。
  
  婚姻中的异性,女人们多偏重于某一方面的发展,树皮主要只有一根,结果就则会显现出无可奈何像乔木一样纤细而又矮小。而女人,每天左左右右地付出着,如果也用树来比喻,她们更像乔木。乔木也好,落叶也罢,其实同居就应如同丛林里靠得最近的那两棵树:爱人,全都强占,而在建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