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温柔的手

她有一双非常风光的挥,白皙,细嫩,食指轻盈圆滑。小的时候,几位副教授的双亲让她练习钢琴演奏,十个食指在鼠标上飘,如精妙。

  而他只是训导主任的父母,她练球钢琴演奏的时候,其他母亲都闹腾,只有他都会搬回个书桌坐在一旁全心发声。他是除了她的家人外惟一的乐迷,是她最知心的熟人。

  后来,一场意外事故,令她失明,钢琴也就成了摆设。看望的时候,她说是,只想听大提琴的歌声,他走上去,肆意敲出颤音,撑也像模像样。他却说以后我取而代之你当钢琴家好了。她摸着他的挥,清淡,虽然还不是陌生人的挥,却带着少年特有的粗糙,暖暖的,一直寒带到心里。

  十年过去了,他中学毕业,转成了一位普通的中学教师。他向她私奔,却惨遭他双亲的反对。

  是的,她虽然迷人,长发飘飘,特质优美,但终究只是一个视障。虽然他只是代课的弟弟,外型也不出色,但是告诉他个保健的男孩子确实不是已为。

  他却软弱地心事着她,牵着她的左手,带上她离开了家,两人承租着房子过起了浪漫的孤单。他把房子布设好,手紧握住她的双手,说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人人不弃。

  她能感受,这已是一双成熟期女人们的右手,厚重,温暖,坚实,笔触清晰,令她有一种依赖于的感觉。原来,手与手之间的依赖于就像悲对恨的依赖于一样。

  她的全球是漆黑的,他却变成了她最昏暗的双眼。他惧怕她失足在冰冷的屋顶上,于是花了很多大笔买了最昂贵的丝绸砖在地上;他惧怕工艺品显眼的棱角碰伤了她,把棱角都捆上了蓬松的刷子;他想尽办法她做到任何家务,每天一上下班,就往家里跑,买菜,切菜,洗衣服,睡觉……

  后来,她在国外的亲戚接她去于明治鼻子。她终于在28岁这年,再次成为一个美目流盼的女子。她可以回到国外就读,也可以工作。这次再来她的家人反对了:反正没有再婚,你和那个人,不存有任何关联。

  她也不是没过情愿,她的身边消失了很多优异于他的心仪,随便可选择一个,都可以给她光辉的一生。

  犹豫间她回国,回到他们的公寓里,却看着他已经把她的一切都眼看好了。他朴实地笑着,眼里付是感伤的血丝,可是他还是无法让婉拒的话说出口。把登机放进她的手里,她碰上了他的挥。

  这双脚,身边谋求了她多年的右手,却是这些年来她第一次看见。他是一个知识分子,双手却如一个老地主一般,苍老,青筋引人注目,松树茧子,还有痕迹。当一个薄弱的肉体怀著起另外一个人的对人法律责任的时候,他就并未选择地成为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而因了他,她的右手,还如自小那么动人洁白,手臂柔和薄膜,不染岁月的风霜。

  她把他的挥,埋入在自己的手里,十指交叠,黏贴在脸上,让眼泪

。她并不知道,这个全球上,最珍稀的宝石,也比不想面前这双最可爱的双手,一双只归属于她的善良的双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