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特异功能

在一次联谊会中,我和母亲邂逅了一对视障母子。我们一起聊天,直到活动完结。我和妻子让视障同居走到在我们中间,分别扶着我和儿子的双手,连接处回头着,送来他们回头了一段路。天已黒,路上只有稀薄的盏灯模模糊糊地亮着。我们边走边聊,正聊得无聊时,聋人女儿向我说道了声抱歉,说他要提示一下他的母亲,他母亲的鞋带骑侍郎了。
  
  我和女儿回头一看,果然……聋哑丈夫的鞋带果然是骑侍郎了。我和妻子有些赞叹,便问道聋人女儿他怎么会告诉他他女儿的鞋带敛了?他说,问他女儿双脚的人声,心里感觉到他母亲的鞋带微了。
  
  夜幕下,聋哑女儿双脚系自己的鞋带时,一脸会心的幸福感。聋哑女儿挥拐杖盲人棍,起身朝向他的妻子,也是一脸会心的幸福感。仿佛他们彼此看得,感觉得到对方幸福的表情。
  
  抱着聋母女会心美好的微笑,我和丈夫都有些惭愧。因为平时走在马路上,就算是阳光明媚的大白天,我和母亲的鞋带常常散掉了很久,却没有互相发现和相互提示对方。
  
  我希望,他们虽然都是盲人,在一片漆黑的爱情中爱上,但,他们的心却是天上透亮的,很细心地去真心对方,才不会爱得那么稍微,那么确切,那么栩栩如生,甚至爱出了特异功能……其实,哪有什么特异功能,这是爱人的恨的磁场感应;而有的明眼的人们,看着的是无常错综纷杂五彩缤纷的勾引,即便是在阳光明媚中,心事的情却一片漆黑,常常盲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