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撞上怀

碰撞
  
  我回校了,上班随即就回校,闹钟无用了。祸不单行,我又多坐下了一层扶梯,只好跑下去。放心中,随着一声惊叫声,我和一个人摔倒在了台阶中间。是一个奶奶,我这“丘陵”、这块脚碰到谁身上都可能会好受,要是间隔时间可观,我认同则会送给对方上诊所。可实情足下,我当时只来了一句“不要紧吧”,连新娘什么人形都没瞧确实,便匆匆离开了。
  
  晚上,大家在新报社会制度起居室用餐。出门间,阿梅与另一女同事在对面对着我指指点点,一切都是如坐针毡时,阿梅来到我面前。
  
  她是那一类能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孩,身形身材矮小,不施粉黛,俊秀很生动。她气呼呼地貌询问我:“撞到了人为什么不表示歉意?”
  
  我拙于言辞,摸摸嘴巴,离题三百里极难:“我当过兵,凡事间隔时间就是生命,间隔时间就是胜利,我只想回校得太严重。”
  
  “连撞人的事实都冠冕堂皇,不过撞了人总得歉意呀,你就是新来的那个‘水丰月’吗?本名蛮有格调嘛。”
  
  “我工作时的签名是‘水丰月’,我的智叫做宋建清,下午撞着你了,毕竟不好意思。”我边理解边歉意。
  
  见我立场真诚,阿梅问道:“刚才,以后注意点儿就行了。”
  
  认识
  
  为了工作简便,编辑部安排一部分人住在不远处的一幢居民区里。我与阿梅也在其特,碰头的希望自然较多。
  
  虽然住宿楼离编辑部不太远,但作为男孩的阿梅,每晚上下班如果不与其他上司一道回去宿舍楼,一个人夜里行走在大街上总才对担陈受怕。
  
  那一天,阿梅有事先本来的外交事务,恰巧我也整天剩工作,于是她清秀地答道我:“能一起返寝室吗?”
  
  “可以,要做护花使者了,荣幸荣幸。”我没心没肺地笑。
  
  阿梅的脸上映出淡淡的红晕,斜睨我一眼道:“明明你得意忘形的样子,那还不快走到。”
  
  自从第一次与我在晚间一同回来住宿楼后,很多时候只要班上,我们基本上都是一起走去完宿舍楼。
  
  后来,开朗的阿梅每晚回来剩工作,只要并不知道我也在上班族,就会在楼道里或旁的的办公室里喊一声“宋——并建——清——,走到不走——?”我则问“回头”或“你先回头”。我们的交谈与暴力行为常引来个别室友奇怪的眼光,但我们从会置之不理这些。
  
  一日,看见阿梅在宿舍楼下的卤肉摊买肉夹饼,我灵机一动,又没心没肺地谐谑她:“不怕长胖吗?”阿梅瞟我一眼,��成一句:“有什么吓人的,我才不怕呢。”接下来的孤单里,只要遇到一起,我与阿梅都要戟上一两句颈。
  
  告知
  
  作为一名文学作品爱好,我爱好自娱时码上几段手写,杜撰一些与心情有关或无关的小稿。
  
  听说阿梅打字速度挺快,我便拿了一份小稿早先地对她问道:“能抽空小弟我把这份东西敲一敲吗?”
  
  她回复我:“点字就点字呗,什么‘敲一敲’,真是猫炼书箱——咬文嚼字。”
  
  “哪里哪里,跟你比当然是‘小巫见大巫’了,你是大编辑嘛。”
  
  “哼!有求于人,还不敢耍贫嘴。”
  
  “不敢不敢,有劳你给帮个忙吧。”
  
  “那有什么酬劳,给卖一份奶酪吧?”
  
  “好,说定了。”
  
  其实,不上班族时在住宿居民小区也经常与阿梅相遇,不过在这个时长里,我们撑经常把买了奶酪的公事给疏失了。编辑部大部分是下午该班与晚班,而每次往常与阿梅一个班时,上班后都是夜里12点过了,商业街上的热饮晒早已放了。就这样,从初夏到深冬,一直未给阿梅卖到冰淇淋,她给我敲的稿件倒是越来越多。
  
  每次下下班与阿梅回头在一起,都会念叨:“却是答允给你买了奶酪的诺言不太好充分利用了,每次回忆起此事总想到有欠于你。”
  
  她则嫣然一笑说:“你还记着啊?那就先欠着吧!”
  
  邂逅
  
  人生飞逝,初夏雨季的一天下午,我返原离任的外交单位拿自己以前写成的书卷,刚出有营区围墙就看不到一个熟悉的见到——阿梅。
  
  “你怎么会在这儿,遇事还是访友?”我问阿梅。
  
  “我家就在附近,出门拿点东西。你呢,原的单位就是附近那个的部队吗?”
  
  “是啊。回不回寝室?返的话一起前行吧,我正好也把面包给你补足。”

总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