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需要寻寻觅觅

当他嫁她时,她已是他迎赴宴的第九位男子了,而以前的男子并未一个能转成正果。这个原先迎娶开门的男子,名为黄菊英。
  
  他是当时出名的廉。有人说,只因他太有声望了,对于排球的追求都能很易于出手,他换掉新娘如走马灯一样。有人说,他在与生俱来情感上,宛然一个浪迹天涯的漂泊,在他的心目中,凡是高岳、深山,瀑、涧水,甚或是田野中葱绿的杂草,都可以忘却他对美妙女子的追忆
  
  是的,作为他妻子的学长,与他整整一月了一代人的黄菊英,是反目于中产阶级,才得与他共属于一个细细。
  
  在他的以前八次与新娘的紧密结合中,最不被人可惜的,或者说最遭人非议的,是与一个叫黄绍兰的男女的堕胎。那段时间,他在武昌较低师任教。黄绍兰与他是友人同族,他还是她上读书的学长,因此二人也就有了一分不同寻常的亲近感。
  
  他有时在夜间教学后回来,黄绍兰则会站在自己仆役的暗处,盯着日出中毛了一身黎明风度翩翩的他,拂起几缕爱慕的内心。情思满满的他,也可能会偶尔因斜斜的如铅泼地的黑夜显现出到她。她那种温暖的注意力,那种泉水的情感,往往则会将他那颗青春勃勃的情激发得热烘烘的。
  
  后来,黄绍兰去了北京,入了北京女师大。不会到肄业,她倍受朋友之邀赴上海兴办博文男校。而此刻,他对黄绍兰的不得志之心已如高涨的长江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于是,他舍弃了手中的工作,乘了船上顺江而下,直到上海,与黄绍兰回忆说了婚嫁之事。
  
  改成别人,也许就糊里糊涂地把事情给办了,可他作为一时期的先知先觉,明崇祯了当时的筹备处已有重婚罪了。当时他与王姓发妻尚未免去婚姻关系,他感叹是为了自己以及替黄绍兰背弃,还是出于别的什么考虑,指出用片假名与黄绍兰办婚后补办。他说,你辩称我家中有娶,却同意迎娶我;我如用真名与你成婚,一旦出事,你也脱不了干系,也要负责任。她稀里糊涂应允了。
  
  之后,他去北京女师大任教。那么多的国色天姿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加之他与黄绍兰分隔两处,他的情在春色撩人间又开始摇摆不定,便与一苏州籍的彭姓男学生同居。黄绍兰得知这件事后,这才睡眠中了,因为手中握有的一纸婚书是李姓之人。此刻,尽管她与他已育有一女,却也无济于事。更让她忧心的是,自己因与他的建构而被亲人视为辱没了有罪家风,父亲已与她断绝关系。精神恍惚以致脊髓有些精神失常的她,终于将自己吊在了屋内的己任上,她只是期冀再生与他相会了。
  
  也许是鉴于他的这些真是之荐举,当人们指出黄菊英又无视焚身的危险扑向他时,有人拍案而起了。各类小见报。对他号召声讨的檄可谓连篇累牍,他只能无言地抵御来自社会上甚或友人的重重冷却。
  
  令人想不到的是,自从嫁给了黄菊英后,他的眼中似乎再没了高岳、深山,瀑布、涧水……他从此不再对任何美丽排球诉说追怀。后来人们都说道黄菊英的可选择是对的,因为她与他情意绵绵地走进了幸福的终点。在黄菊英死后,她还与他在他的家乡同葬一墓冢。
  
  他就是黄侃,字季刚。
  
  这似乎是一个解不开的谜!难道是人世间?她是他生命中的第九个新娘,九九归一,就该她修成相爱?也有人说是他是浪子回头,终于大彻大悟。
  
  黄菊英却不以为然,她在一篇追忆文中中问道:“我虽是季刚的母亲和的学生,但精研无专精于,对于他的社会科学短文,我是在宫墙之外。每当重阅他仔细批点的古籍,作答他情文并茂的诗集,辄使我以他的聪慧尊严自勉。”有人曾对这段话完成过杜诗:“她把自己摆在了一种幽深微凉的较高附近,这样,她妇女的和熙如春,反而深深渗进了季刚先生的灵性。”
  
  季刚却说,自己沧海横流的心地,偶然遇上了一个年轻男孩子的一颗纯真喜悦的心,也就流露出了一种等到了望眼欲穿的终身伴侣的十分高兴。
  
  由此记得了一句话:真爱不必须找出,爱只需要准备好。也许,人们各有各的“一心”,当你的“永仁”还没法出现的时候,你虽然仓急忙世祖,寻寻觅觅,但是觅到的往往是痛苦悲切、肝肠寸断。等到“一心”再次出现了,赶紧抓住,这样你也就捉住了自己想的美好。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