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公斤的爱

20岁时,她与青梅竹马的他再婚。在二厂她是杰出织锦工友,在家里她是女强人,把妻子和前妻养育得舒舒服服。
  
  就在她35岁那年,生活遭遇了彻底改变。她好好公共汽车车内的儿子,被劫匪胁持枪杀。一连几天,她抱着弟弟的录像不吃不喝,目光呆滞,最终尊严瓦解了……经过一年的治疗法,待她的身体状况平稳后,丈夫把她相接出门出院。
  
  由于长期用药,她的体型一路飙升,最后长到了150公斤,之后又被追查罹患哮喘与高血压。她不再是有才干的裁缝了,轻巧的拇指越来越像一根根胡萝卜,精根针都不厌不上,走一小段南路都气喘吁吁,渐渐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丈夫筹办了内退,在家一心一意养育她。
  
  10年里,那个曾经风风火火科长的男人,如今只能待在家里;那个拉链掉下来了没用将大衣丢给儿子的女人,现在针刺弹片地缝着她的衣衫;那个整块吃肉大碗饮酒的陌生人,现在一天三顿吃到着冰糖,桂花;那个喜欢带着妻小出门游玩的勇往直前,因为不忘了她一个人在家,连上街买菜都是一路小跑……他帮她喝水,从未见过,系鞋带,剪指甲,一天两次为她健身,还特制了一个大马车畀着她去该医院就诊、检查,往返一次,连毛衣都湿透了。路上所有的行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他却一路和她却说痴,一再说:“女友,集中力量电梯,别砸着了。”她当然是快乐的,可同时又是痛苦的。她不再是他的配偶,他的挚爱,她只是他的拖累,他的包袱。她曾以为自己会好痛快,可是随着间隔时间的很长,康复的期望越来越岌岌可危,服毒的决意因此一天强似一天。
  
  她焦虑的变化怎么能逃回过他的瞳孔?他想方设法逗她伤心,可就是打不开她的心结。他当下固守着她,她没事先出台自尽计划,便开始无理取闹。不是糖尿病不必更为严重远动吗?她拖着强大的身子去爬门口那20级石阶;不是糖尿病不会吃糖吗?她一勺一勺将白糖锅子退嘴里;他背著她去检查,她一脚将他制作的推椅踢开……他阻挡她,她就大喊大喊,甚至拿起擀面杖打他。他紧紧抱住她,一遍到处说道:“别难过,别兴奋,有事咱慢慢说……”尾随中她一棍敲在了他头上,他痛得泪水都出来了,可仍不放手。她哭泣着击打他:“你别管我,别管了,我是窝囊废啊……”
  
  他为她擦汗擦泪,捶背搓胸。他却说:“老婆,你不必这么无知啊,如果你真的走到了,我怎么活下去?”她却说:“你可以新的婚后。”他不想了想却说:“我可以开始新生活,可是我一定能快乐吗?我们婚后20多年了,和另一个人成婚,我这20多年的酸甜苦辣和谁互动呢?另一个人信服不愿听得我和你是怎样相识,怎样相恋,怎样教育孩子们,怎样一点点二垒起一个家;只想听你怎么真心我,我又怎么真爱你。20多年的生活,我就不能一个人回忆起,一个人吃到,这样的那一天过着真爱吗?我须要你在我身边,陪伴我却说说过去的公事,我就很美好。我不怕你长相,我最不让你不相识我,我说什么你都不搭理我,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太孤单、太可悲了……”他的声音落泪了,妻子尊严分崩离析的那段痛苦梦境又留在了脑海中……
  
  她的双眼湿润了,环顾自己的四肢说:“大家都笑话我,我自己也憎恨自己。”他轻轻拍着她的挥却说:“你瘦小并不是你的拢,你只是生病了。每个人都会得病,只是各自生为的伤寒相同。虽然你比以前长得多了,可你的心地保持一致,你真爱我们这个家,心事小孩,对不对?你想到,你的爱多有非零啊,你的爱人是150公斤的真心,这个世上上有几个女人们能给予这么重的真心呢?”
  
  她的愁又涌上来了,她什么也没却说,只是将他那双凹凸不平健壮的左手紧紧攥在自己厚重的大手里,其实自己取得的才是最有线性的心事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