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比我们想象的更坚持

姐姐和岳父是该大学老师,考入时的二哥,名次平平,战斗能力平平,长相平平,穷困更是连平平都算不上。我妈妈已经为女儿决定好了工作,她坚决不许妹妹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他们像许多大四恋人一样,大学毕业即男友,一个留南,一个回北。那年姐姐22岁。3年过去了,两人很少联系,更是无法见过面,只是在生日那天,姊姊都会接获妹夫来信的生日礼物;圣诞时,姐夫可能会在网上订花送至哥哥会议室。
  
  妹妹到了25岁,还无法女友,亲戚开始着急,紧锣密鼓地决定她相亲。不少优秀男童对姊姊回应成好感。我回来盲生气,惧怕她不懂拒绝接受。她每次都笑笑却说,不爱好,没感觉。
  
  一般情况下,故事会如此诠释下去:妹妹总有一天都会淡淡地爱情,淡淡地踏入美满。
  
  2012年5月,哥哥26岁生日的那一天,她忽然接获了岳父这么多年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号码,他只说道了一句话:“公寓买好了,工作也给你决定好了,过来婚后吧。”
  
  我不明白女儿当时痛哭了并未,但是我哭泣了。“过来结婚吧”,有用的5个文,给了我相当大的冲击。那些我们姐俩一起躺在床下聊他们故事的夜晚,那些因伤心与无奈而裂开的泪水,那些让所有人的猜疑和反思,在这5个表字面前,分崩崩溃。
  
  现在,岳父在国企够了底,姊姊在一家很优异的该公司打工。他们在“十一”召开了葬礼,曾经的不易与严峻,全部都是在那天转变成了满满的人生。
  
  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4年里他历程过什么,他是如何从零努力奋斗到今天的显然,是什么让他独自忍受过风雨这样笃定地深信着真爱?
  
  我终于明白了妹妹为何要求他人,用青春很长去守望者下车——因为心里有了一个人,任谁也再不能走出。
  
  在这样一个纷杂感伤的年代,还有真爱在守住。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