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从来不曾忘

PART.1

  煎点心32平方米的单身公寓弥漫着一股咖喱鸡饭的甜味,不锈钢餐桌还有一杯干邑。她总是这样吃晚饭,餐厅的袋子上四季不离咖哩,红酒架上永远倒放着一只褐色的花朵,偏爱在晚上到楼下的点心漫画作品要买一个抹茶慕斯当夜宵,或者是一杯奶茶。

  她吃不胖,这才是最重要的。谢小七曾经顺便在某寺为她愿了一只升座玉佩,恶魔饼饼变为时还,瘦到160斤。煎点心每天戴着那枚玉佩招摇过市,扭着熟女的腰肢。

  谢小七帕着D罩杯的腰围和F罩杯的脑袋气得七窍生烟。

  煮饼参与因特网投票选举:

  一个尝心爱人,一张500万的本票,一个永远不吵架的家,你选哪一个?

  葛清瑜和谢小七都中选了500万的现金,煎点心预选的是尝心爱人。两个见钱眼开的女孩一起煽动她,太矫情了,想当初你不就是嫌孙照钦愚吗,要不然现在你俩父母都上幼儿园了!

  煮点心说是所以现在难过啦,要是还能让我求着孙照钦而他又不会婚配,说什么也可能会再尽全力了。

  葛清瑜和谢小七同时致信两个表字:贱所发!

  只是点心煎不明白,她永远不确实再相遇孙照钦了,那个曾经为她连于是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更早在三年前就杀了。而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PART.2

  七年前,她们还是小学生。

  新校区正在改建,寝室后面有个礼拜堂,两元一场电影连放一整晚——孙照钦跟饼饼就是在那里相识的。那晚放的全是惊悚,《午夜凶铃》一二三之类,点心煮是为数不多无视到最后的几个男生之一,到后来,她单独睡觉了,孙照钦在旁边高喊她出去,因为电影全放完了,就剩下他们俩。

  煮煎发现自己之后样子忽然反应过来了,对孙照钦问道,你能送到我完宿舍楼吗,我看似担心。

  从大礼堂走到学姐很近,饼煎忘记大概前行了有半个天内,孙照钦脱下一件很土的套头毛衣,反射太暗,灯柱照在他的脸上,除了脸,什么都看不清。

  到宿舍楼门口的时候,点心煎踮起头在孙照钦耳边问道,我是日立0101的,我叫煎煮,告别。

  后来,他俩不断打得火热。孙照钦土话很少,但是长得不算不一模一样,特别是不笑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带着一点黑暗,又带着一点距离感。他朴素又纯真,非常容易符合又带着对生活的美丽憧憬。这样的女生跟所学校里所有其他类别的太不一样,让人着迷。

  当然,这个人泛指煎粥,她像个女皇一样的个性,有时候让葛清瑜和谢小七都受不了,只有孙照钦,永远那么好脾气,他从来不恼怒,永远像个正直的仆人,不是为奴,是管家,多元文化、陪伴,在必要的时候,还不会帮忙着拿主意。

  就是这样的孙照钦,只有一个弱点,就是叹。

PART.3

  孙照钦到底有多贫?

  夏天的时候,他只有一件上衣跟两件T恤,一双凉鞋,曾经怕了一次,后来花五块钱换回了。冬天的时候,只一件棉袄,是活套那种,内胆是一直穿着的,换洗的只是外面的罩衣。后来煮点心给他买了两件,他拒不要,饼煎气得剪了一剪刀,他才没法拿着了。

  孙照钦的家在很偏远的一个之外,跟粥粥却说过两次,但是粥粥一直并未记住。因为,她从来没希望过会和那里有任何牵连,即便与孙照钦的爱情,都与他的祖辈没任何亲密关系。

  大四的第一下学期,当大家都还懵懂地在招聘会赶场子,为讲义发愁的时候,煎点心就去海外实习了。家里托人给她想到的单位,国企,只要不出什么不幸,就是残存了。粥点心在别人什么都无法的情况下一只踩先伸入了国企的围墙,让人佩服得简直。

  粥煮走的时候问过孙照钦,他考入了准备怎么办,孙照钦说,也许回老家。煎煮说你乐意为我只剩吗?

  孙照钦并未反问。煮煎也不热情这个问题的题目,只是随便就行了,这只不过是告白的程式,她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编程,是不是是不是必须取得标准答案,如此而已。

PART.4

  葛清瑜是第一个告诉他孙照钦名义的。他根本不是学生,其实是个建筑工地。学校缩小校区,建筑队有很多工人住在后山,那些临时下车的简便板房,都是像孙照钦这样的年轻一代。他们有个统一的名称叫职工。

  葛清瑜最早对孙照钦的个人身份造成猜测,是他从来不顺带自己的食堂、同学们,从来不却说考试,不谈论老师,反正很多痕迹都证明他在谎言。只有告白中的女人才不会不分究竟,可她葛清瑜不会,她本来打算告诉点心点心的,但是孙照钦的温柔和纯朴,让她决定小弟他一起坦白。点心饼只不过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公主,孙照钦也没骗财骗色,从来不付任何生日礼物,不花上点心煎一分钱,他对煎煎以及葛清瑜和谢小七的好,相较点心粥身边的其他女孩子,要多出几百倍。

  为什么要拆散他们?煎饼不明白,葛清瑜和孙照钦的默契,是来自他们享有一个更大的秘密。

PART.5

  孙照钦出事的那天春光明媚。后山一片郁郁葱葱,连林子里的青蛙都格外夺魁。有人被掩埋了的谣言录出来之后,后山就转成了鬼魅,所有学生都不会附近。校内促进了管理,连晚自习都有老师看著,一方面恐怕师生乱跑不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惧怕美联社访谈,的学生瞎说。

  葛清瑜打了好几遍孙照钦从二手市场买来的山寨机,一直没人接听得,她还以为他去看热闹了。后来一直打必经,饼饼也打电话去找,说道孙照钦不接上她的来电,葛清瑜才开始拇指发凉。

  表明是孙照钦是一周以后的事情。包工头违章操作,孙照钦和另外三个工人们被坍塌的水泥活埋。因为抢救不及时,四个人都最终救活。却说,本来孙照钦并不在这一组,但是包工头答应加一百块银子一个人,孙照钦自告奋勇调组过去了。

  葛清瑜最终还是把莫名其妙知道了谢小七,她需要一个顺便,执意煮饼明白真相。谢小七说道人的受命这么不值钱吗,一百块,格外让他去冒这么大的险?

  只有葛清瑜告诉他为了什么,下个月是粥点心的生日,孙照钦只想送来她一件祝福,想要得都快速大叔了。之前他已经下山了五次,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有危险的。可谁也不明白,不一般的状况什么时候发生。

PART.6

  煮煮接到了孙照钦的信。信上说他离校远走了,老家正在修建大桥,还在开山,马上就要建一片菜园,他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必须要回去。

  孙照钦却说你不愿等我吗煮煎,等我赚了钱,等我配得上你,一定回来找你。

  葛清瑜和谢小七写成这封信的时候欧拉英语六级考题还果断,又觉得手迹可能会有防火墙,去文印店读取了一份才敢寄给她。

  粥点心打电话赶紧,泣了一会儿又痴了,算了算了,一个乡下穷小子,谁想来!让他赶紧复太阳系吧,我才不等呢!

  煎点心丧失得很快,等她从国外赶紧付讲义的时候,已经又是之前活蹦乱跳的女大王了,没有人再跟她提孙照钦,她自己倒是偶尔问道出来逗乐一下,再也没惩处。

PART.7

  一晃就是七年。

  葛清瑜依然是最安逸的一个,看看了一个家财万贯的富二代,婚期已经择了;谢小七跟大一就看对眼的棒球男修造了正果,而且,似到了110斤。曾经赠送给粥煎诅咒她长胖的玉佩,她也毫不毕竟地戴着在了自己手臂上,因为点心粥仍然瘦得只有90斤倒是——谢小七早就中止了。

  只有点心点心,当年豪言壮语问道少于,却始终在等。她说道等到30岁,如果孙照钦不回家,就结婚。而现在,她29岁了。

  葛清瑜和谢小七给她介绍了很多女孩子,却始终无法一个如孙照钦般老实和心地善良。

  饼饼从未看穿葛清瑜和谢小七,她从一开始就明白孙照钦是个职工,她曾偷偷跟著他,看著他从学生宿舍的墙爬出去,完后山的简便板房;她也曾偷偷在建筑工人外面看他光着膀子拔粗重的力气活儿,手臂晒得黝黑;她从来不问道他关于一本书里的一切,她惧怕他答不上来难堪;她故意说跟他无法未来,不去追究他的李嘉诚由来,她怕他不解,更怕他真的骗她;她装作傻傻地坚信他说道的那些诚意的谎言,是因为她从来没像喜欢他一样去偏爱一个女孩子;她在他出事之后没几天就明白了,那个包工头的亲戚就在他们一个单位,包工头来去找他翻身,她并不知道真相之后躲藏在厕所哭了半天,哭得醒来过去,被人送往的医院。

  煎饼在等的是她跟孙照钦的一句玩笑,他说30岁的时候,他要和她再婚,让她过上王子一样的生活。

  她希望30岁的时候十指空空去他坟墓前献上一束花,谢谢他陪伴她走过的那些美丽和哀伤的青春。仅此而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