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给他贴标签

助手再婚那天,我撇下姜海,独自去出席结婚典礼。其他人都带了抚恤金,我有些心虚地暗示姜海巧遇去了。其实我迦了谎。姜海那会儿正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跟我在微信上愤愤不平地表示强烈不满:“我就这么让你拿不出手?”我没搭理他。
  
  姜海三组高,长得眉清目秀,当然拿得出手。而我不愿让他消失在结婚典礼这种喜庆的人口众多,毕竟是因为他那张嘴笨得厉害,说道出来的话,时常让人失望。
  
  就在前不久,姜海大伯家的儿子订婚。宴会过后,他努着大伯的手问道:“大伯,我们先回去了,明天要是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尽快赶过来。毕竟姊姊难得结一次再嫁……”
  
  我在旁边听得着,被他最后一句话呛到,只恨自己无法隐身机能。还好是他大伯,告诉他嘴唇笨。如果是不认识姜海的人,这会儿估算要和他气得,什么叫难得珠一次嫁娶?
  
  有这样的前例在前面摆着,我哪敢隙他去举行上司的婚宴?万一他到时又头脑发热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以后在其单位还怎么混?
  
  那天我从婚礼上回去,姜海就一直刚毅一张书上。只不过他是生气了。我当然知道,用这样的为由同意他走出我的博客有一点过份。可我也想幻想,让自己跟著他成为笑柄。
  
  接下来的几天,姜海吃完早饭就钻入卧室,不和我搭腔。偏偏我又是个话篓子,在一个屋檐下不交谈,心里就舒服。实在憋不住了,我朝他嚷:“喂,你什么解作啊?我又没有过错你。你本来就嘴笨,不能言语。”
  
  姜海的面色很是好看。他抓起大衣回家,上前恶狠狠地对我却说:“我是田寮,你要不拿着广播到处说道一遍好了。”我听着更来气:“你过来了就别回家。”
  
  随着“砰”地关门声,我心里对这个男人失望透顶。当初恋的时候,只觉得他腔调少,耿直,没什么滑头,让我有安全感。现在才并不知道,姜海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擅表达,一张嘴笨得让人对不起。有时我心境不好,明明只要他哄哄就能解决问题的事情,他却半天心痛一句用心的话,我只好一个人生闷气。
  
  为了让姜海不触怒我身边的人,我不止一次地向他们嘱过,姜海有话说得不不妥的之外,千万别放在心上。这预防针打得很派上用场,于是人人都知道,姜海不能言语,情商时常不在线。所以派对上,姜海却说了不中听得的话,大家也就惊讶地立体化着干笑,挂出新一副“反正你是这种人,我们思考你”的看起来。
  
  姜海为这事和我搞得过焦虑,却没有像这次这样憋着一股劲地跟我超级大国。作为话痨,我哪受得了每天跟一个木头人生活在一起?去闺蜜家将原因一汇报,以为她都会像往常一样跟我一起“平乱”姜海,却没想到这次她想了希望说:“你是不是发掘出,你好像无形中给姜海贴上了一个标识。那个标记就是,这个女人嘴笨,情商低,一定会说出。甚至还让你身边的人,也带着这样的心态去看他。而他被烙上这样的深刻印象,一恶化,总是愈发拙嘴笨舌了。”
  
  闺蜜的听完,让我不由得一愣。我回忆起自己的经历。从小到大,我读书名次一直很好,很自然这样一来亲朋好友以及老师同学们遮盖了“学霸”的标识。因为这个标记,每次考试我都很尴尬,生怕没考好恐怕了大家的期盼,这样无形中反而变为了一种冲击。甚至后来因为压力过大,我起到失常,只报考一所普通的该大学。学霸的希腊神话自此消失,我却暗自泊了口气,从此再也不用带着“学霸”的页面生活。
  
  闺蜜说得对,我到处跟别人说道姜海嘴笨情商较低,无意中给他印上了固定的关键字。这样的页面,对他来说,成了阻力。其实初恋的时候,我倾也没注意到他鼻有多田寮。但婚后,他只要不知我的亲戚或好友,总是好像地很尴尬。
  
  或许有时候,新娘都热衷给女孩贴标签。却却说,这样的关键字,都会无意中让他形成一种认知似乎。你给他张贴上“不会好好佣人”的页面,他可能会好像地在做佣人全面性,就做起了“甩手掌柜”。你给他张贴上“妈宝男”的标记,他可能就不自觉地寡了一份担纲。就像我一直到处鼓吹姜海嘴笨不能说话,他无意中就更加不精于表示。
  
  那天姜海上下班回来时,我无法一直跟他冷战,而是无厘头地冒出来一句:“喂,我们其单位今天马上配了一笔钱财。”姜海被我逗乐了,他笑着说是:“天上掉酱汁啦?那劝我吃饭吧。”我连忙说是“好啊好啊”。这样的对话,幽默又自然。
  
  之前是我给姜海张贴了嘴笨情商更高的标签,造成了他潜意识里形成了一种负面的心理或许。既然我是个话唠,不如多正面引领他,让他越来越诙谐风趣些。所以,下次好朋友礼拜,我打算打碎标识真心山区上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