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千纸鹤的爱情

那时候,我深爱他,而他正决心追求我那帅气的我家。

  那年我的我家过生日,他希望回传很有意义的祝福,向我求救。

  我苦笑:那你腰千纸鹤吧,男孩都偏爱这个。

  他说是:可是我可能会缩。

  我在教你呀。我气定神闲,事实上却是早已心慌意乱。

  我鼓足生平最大者的毅力,捏了一张白纸,在他面前层层叠叠地折了痛快。

  等我折完,他惊讶地没关系:还是可能会。我其意内敛地把千纸鹤扔到给他:拿回去取下研究研究吧。

  后来,在我惊心动魄的等候中,他送到了我同桌另外一样礼物。

  几个月后大扫除,我从他桌角的空隙埋了扭成凉粉的千纸鹤,轻轻拆下,那上面有我匆忙中写下的主意:我爱好你。原来,他从来都没有省去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