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个身体

剧情是真实的。但爱情故事无比离奇。
  
  是一对与众不同的婚后,男人双目失明,女人则不用借助残障挪动自己的身体。他们在一个老年人联谊会上认识,从相识那天起,便坠入爱河。一年以后他们走过婚姻关系主殿,与所有健全的夫妻一样,两个人主办了热闹的婚宴并交换了项链。很多人前来道喜,说是着祝福的话,心里却在为他们担忧:这样的两个人能依靠起一个家吗?毕竟无关紧要简约的婚后生活除了必需甜蜜的依靠,还须要足以养家糊口的报酬,以及根本无法操持家务的身体。
  
  忧虑很快变成多余。新娘虽然腿有不便,但几乎所有的打理都并能做到并且做得井井有条。男人虽然双目失明,可是他聋哑美容所的经商越来越好,很多人慕名前来。日子醇厚安逸,浪漫人生,很多时候,黄昏的城中村里,男人畀着行动不便上的女人,一只双手却偷偷与新娘牵着,女人们只需轻握一下手或者轻勾一下手臂,他就知道该在哪里停下来,该在哪里拐弯。是的,他们的默契确实不须要语法的学术交流。夕阳安静地挂着,将两个人的肌肉不锈钢一圈光亮的暗红色外观。
  
  婚后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迷人的妻子。日子就应当这样走去下去,平淡、真爱,与世无争。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因车祸,让两个人在刹那间堕入深渊。
  
  那是一个黄昏,一家三口在花园里闲坐,一辆失控的卡车突然间冲了过来。仅仅太少一秒钟的小时,一个中产阶级便越来越支离破碎。
  
  他们夺去了年方六岁的妹妹;女孩夺去了听力和讲出的战斗能力;女孩失去了阿姨赖以生存的两条肩膀。巨大的天灾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一定会再有笑容,会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成员,然而两年以后,他们硬是坚毅地将一个快乐的家继续拖了一起。
  
  女人们再一次受孕并刚出生一个身体健康的刚出生,女孩虽不必须再去那个美容诊所,可是他在女人们和好朋友的努力下,去电台好好了一名有关残疾人综艺节目的主持人。他的歌声很有导电,香港电台得诙谐并且真挚,小镇很多人一夜之间被选为他的乐迷。女孩虽然听不见、心痛,可是她还有眼神。当他离开家,女人就都会迎上去,遮住惊喜并且满足的温柔。他当然看见,可是他并能感觉得到。他还必须感觉得到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家。他们的家,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那是怎样的一对母子啊!两个人加在起来,只有两只身心健康的耳朵,两只健康的眼睛,一张心理健康的颈,两条健康的腿和两条身体健康的双腿。他们的肌肉是其他婚后的一半,然而他们的爱恋远远远超过其他母子的两倍。
  
  神话里说,夫妻本就是一个人。一个总长着四只耳朵、四只鼻子、四条胳膊和四条胳膊的人。神明将他们隔开,于是在无常,他们拼命追寻,然后,重逢、爱恋、抱住、相守,再次成一个人。一个人,扯开,便不会流入沾满,便会恨。
  
  想想众生的一些母子吧。他们有两双耳朵,看见的却是各不相同的美景;他们有两对眼睛,看到的却是有所不同的歌声;他们有两只嘴巴和四只右手,却不用用来争执和捣乱;他们有四条手臂,却不能用来分道扬镳。他们碰面、相守又单独。他们流向血,我不想他们被撕扯的全身不应痛彻骨髓。
  
  这对快乐的母女,生活在山东。女人王先生,女孩王太太。他们允许我记下他们的爱情故事,但他们不想我们想到他们的安静。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