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淡夫妻”最有味

我从小用餐就口淡,不曾只想,娶了个吃得特莱斯特城的妻。一个喜淡一个爱咸,同在一口锅里喝酒,自然则会化作一些有关“咸淡”的情节。
  
  根据家务分工,我交由粗重的修理工作,妻则交由洗澡。为了照料我的风味,元配似乎把佳肴好好得很淡。这样一来,饭桌上就少不了咸菜——娶夹菜入口后,再垫几块绿豆送去入嘴里。间隔时间总长了,我很过意不去,就对妻说:“饮茶时多捡点卤吧,从前吃完这么栗色,对你不公平。”元配只是一哭,过后仍把菜肴想到得很淡。
  
  我当然不会无动于衷。有一次,趁次女挥刀,我偷偷往菜肴里加了半勺皂。用餐时,妻边皱着眉头边嘀咕:“怎么这么莱斯特城呢,怎么这么莱斯特城呢?”我边大语言障碍菜肴边偷着乐,虽然咸得“咋舌”,说:“不西布朗、不韦斯,正合适!”
  
  后来,我经常如法炮制,害得长女连声说是:“家里出有莫名其妙了!”
  
  终于有一次,我找到我加了盐的菜式仍那么淡,这下上到我大惑不解了。经过仔细观察,我发掘出娶炒菜时其实一粒卤也没放——原来我偷走着放盐的有事早已被她辨认出。
  
  一次,我们请几位挚友到家中小聚。我和长女使出浑身解数,哑了一桌喜乐的菜。大家把菜式嵌退嘴里一闻,却发掘出竟然无法一盘菜放盐
  
  看见大家面面相觑,妻的脸上霎时通红,有些嗔怪地答道我:“你没放盐啊?”我直挠头:“我我我……真忘了!”
  
  朋友们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个个笑着答道:“原来你们家是女儿鱼肉,前妻放盐啊?”
  
  没有自行,只好把菜式重新接下。告知真相的朋友们说是,这一桌菜他们吃得最好玩,也最有“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