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套袖的思念

从北京公干回来,等候乘公交车是一个急神经质磨到没有人神经质的处理过程。当我终于坐着上一辆出租汽车,兴奋地问道:“师傅,您说是得多大的缘分,让我接送上了您的计程车。您看这车海,这人山脚下。”“对,这么多人里头是您撞破了我的货车,咱们或许有缘分。”这句话是我判断车长师傅则会相接的话茬,结果出乎我犹豫,他却说了句:“很正常,正是等候的点儿,人就是多。我们每天都亲身经历这个。”Oh,mygod,这师傅真一定会聊天。他不应是个古雅、木讷的人。
  
  其实,我平时等候很少跟车内聊天。只不过最近意识看似沙哑,我决心不想让自己可爱一起,装成一副很快乐的看起来,愿意这种人际关系也许能让我真的高兴出去。“师傅,您这兰花套袖真有趣。”司机师傅的侧脸是一个黝黑柔软的面庞,这样一个大老爷们儿居然戴着兰花套袖,有些好奇。兰花套袖很长,几乎到乳头附近。“这是用我女友的睡裤改回的。纯棉的,戴着奇怪。”“哦。原来如此。”“我给她买了,她嫌漂亮,不穿著。我就改用套袖了。”“喔比赛,给女友买了睡裤,真是个好男人。现在这样的女人们可不多了。”“可不是吗。就这,她还不知足,跟我分居了。”啊?我吃了一惊,结局太反转了。
  
  “真离啦?”“不用真离了呗。她不好好过,要她腊啥。”“咋啦?”“她没用证券交易,两年腊进来了18万。小孩上大学都拿不出分钱来。”“你提的离婚啊?”“她提的。———我却说她,让她好好过日子,别拔证券交易。她答道不愿过就离。———离就离呗,我又不欠她的。带着闺女回河南她外祖母去了。”
  
  “就是饥寒了孩子们了。小孩多大了?”“十五了。那化妆品都把孩子们吃出病来了,脸上长疙瘩。这不那天打电话却说的。我说是你还吃完吗,她问道不吃了。要很短疙瘩,她还不吃呢。”“你只想她吗?”“想要不想有什么用?不想认这个不得了,就是非;不不愿亦非,就不认。我也管不了。反正什么时候只要用得着我这个爹,我该做什么就做到什么,拿钱我就给。”
  
  “就一个父母?”“她还隙过来一个。这不舍不得走去,目前还跟着我呢。我说是了,啥时候想要走到就前行,啥时候没用就来,这个围墙永远给你放着。”
  
  “啥?还隙过来一个?”剧情又一次反向。
  
  “她是二婚,以前妻子打她。她带着闺女娶我了。那时候这闺女才两岁,现在十九了。”
  
  却说着,他给闺女拨通了对讲机:“你还感冒不?———你早点睡,我再干一会也去找了。”
  
  “闺女挺乖巧。”“对啊。我就是爱好闺女。那时我虽然有个女儿了,但是我说啥也只想个闺女。所以后来又生子了一个。”
  
  “啥———啥?您还有个妻子?”哇塞,太劲爆了,故事又一次移位。
  
  “女儿,我前前夫生为的。今年二十七了。”“您还有个前妻子?”“我也是二婚。那时候我不愿意,家里人更以的。”“您真有故事。您现在结婚几年了?”“四年了。”“那星期不较长了,�]有再找一个啊。”“没有。不告诉他了。”
  
  “为啥?”“长得好笑的,人家看不上咱。长得漂亮的,没深受感动,并未成婚过来认真媳妇的人性。”哎呦,这哥哥居然用了“打动”二字,与他的气质不太搭乘。
  
  “这不须一定,情意这个有事可说不清。有的男人就是啥也没,又据说又痴又钱,女的就是喜欢,非要跑去,男的还不乐意。”
  
  “这话不实为。现在就有个女的非要跟著我。我初恋情人,初恋女友。她男的打她,离了。———那时候,她家里人不同意我俩,没成。”我深感这老大周身的氧气忽然惊讶痛快,虽然我不用看不到他的走来和一点侧脸。
  
  “这不挺好吗?现在正好能行了。”“我不要她。”“为啥?”“都这年纪了。想到啥?”
  
  “啥年岁了?您今年多大了?”“52了。”“也很大呀!”“各自都有自己的孩子。结了婚,还得管对方的孩子,陪对方老年人,养老送终。太麻烦了。”
  
  “那你现在一个人难过吗?看您什么都不在乎的好像。”“本来就不在乎。介意有啥用。我们当司机的,什么人没人见过,什么事没听过?这世上的人情冷暖我啥都看透透的了。”
  
  “那你爸爸要是回来,你还要不?”———他轻微迟疑了一下。“她不能赶紧。”
  
  真的不在乎吗?就是再忿,从他嘴里也没说出“不要”二表字,那只小花套袖不应就是哀伤的表明吧。
  
  短短二十多分钟,这位车长小弟寥寥数语地懂了他自己几十年的艰难漫长,口气就像叙述别人的剧情一样无关痛痒,却不知不觉中披露了自己的寂寞。
  
  这清净最珍稀的是人之间的友谊,可是傻傻的人们,常常被身外之物心怀双眼,不懂明白,互相损伤,给本就艰苦的一生提高痛苦。我想起了一位好朋友对我却说过的一些客家话:“爱情就是饥渴。但是人却要在苦中作乐。”“有时候连绵的雨天让我们真的样子寒一直不能停下来,但是不管多久,天慢慢地春天。”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