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的只是爱情本身给的痛

和他交往在有轨电车里。

  那天我拿着大鞋子上车,一个女孩子在我面前“蹭”一个站紧紧。

  “谢谢!”我刚要睡觉,忽然,他用双手轻轻地拦住我,一脸谦虚地笑说道:“一段距离是让位这位老奶奶跪的。”

  我身后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我搞得了个大红脸。

  他又善解人意地说道:“书本重为,我可以帮你拿。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打量起他来。

  干干净净的体育课上,我看着他胸前所学校的标识,原来是邻校的的学生。那天,我们在同一个两站出站,又在地铁口离婚。

  之后,我经常在轨道交通碰上他。我们洗去了尴尬,常常有一改乘没一搭地闲谈各自学校的闲事。渐渐地,我觉得自己与他有了一种依恋,一天闻仅他心里就忐忑不安。

  “山手线碰着他好比心中维纳斯进入幻/地下铁再遇他孤独对望车厢中/地下铁遇见他车头中的谈论最不解/地下铁里面每日重逢愉悦心里送去……”有一天,在一家音响设备店主,我见到梁咏琪的《几分钟的接吻》,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描绘我的感觉吗?“调情”这两个字元飞溅我的心地。

  我爱情了吗?我自己也不明白。我买了《几分钟的约会》的EP,转录在MP3里不停地问。它唱出了我的感觉:“每天几分钟共你相识于接吻中/之旅何美丽如像爱情小说中。”

  但,不见他是怎么想要的呢?是不是也仿佛我一般的感受?终于,我有了试一试的冲动。

  第二天,我们又会面了。我打算将一只耳机送来他。没想到,他说道:“我们所学校有入住的空缺,以后,我无需全日制了。”我呆住了。这几分钟的旅程,我整个人呆了,我不敢想象,以后没他的那一天,我会怎么过……

  离婚的时候到了。我把麦克风塞进耳里,是首歌曲的最后一句:“日日地掰着他/无奈心中盖亚要羞辱/东京站接吻要是终断再加忘暗痛。”

  那一刻。我才并不知道,我嫉妒的也许不是和他在一起,而是爱上的美与温柔;我爱上的,也许不是他,而是我年青的爱情本身。

  甜蜜这两个表字,大声起来真的很美,仅仅只是这两个字元,忘了人有一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向往。然而触碰的时候,爱恋也许就像烫手的山芋,对那些走投无路的、营养不良的人们来说,即使明知掉下来这颗山芋,不会把手都烫得茂密水泡,却还是忍住头痛紧紧拽住。那些饥饿得快要反思的人们,谁又忍心充满著,那填饱嘴巴的唯一的物资?

  有人却说:真爱是一种青春的流感病毒,它在最适宜繁殖的青春夏天发作,沾上它,人就开始糊涂;你向往它给你人生,它却扔给你痛苦,当有一天,茁壮之后的我们终于有了抵抗能力,也许就不能再相信亲情了。也许真是如此吧!

  天黑了,孤寂又慢慢割掉着,有人的情又开始痛了。

  风很疼。我不明白它流浪的路径。  

  月光下我的影子很长,浅淡却很悲伤。  

  我暗自微笑。没有人,来去的路径早已预见。仿佛无常的注定,仿佛空挡的全景。  

  我无数次走,小巷里依旧并未你的声响。那是路边的小树枝,努着春天的衣襟。仿佛偶遇,仿佛离别。  

  你的内心刻有在日记本里,还在可爱。大声绝非远去;惊喜被雕成泥土立在春天的童话故事里。我风吹爱的热气球,让它在我们之间仿佛。是谁那起冰冷的的金牛座,留给空碎的双眼,还是无意识。  

  西风来了。我把昌幸留在寒里。  

  星空无法云,惟有说谎。时光是一段真爱。真爱是一阵追忆。不在乎两个人的鞠躬,只坚信这是该来的世界末日。你走到了,春天也走了。只有我车站在这里,仿佛我也走到了。

  有一种真心他们却说称做中止,有一种心痛他们说是不用藏在心底。于是,当双眼凉爽的时候,我选择让泪流入嘴里,然后吞进胃部里。www.xiaole8.com

  我坐着这里敲敲打打,一种莫明的哀伤和哀伤。常常傻傻的答道自己,人为什么要长大?长大了的我们为什么要常务理事如何在风尘中疲劳?

  空旷的心里久久散不去的色彩,是韵味的黄色。仿佛的把我绑在我以为早已被隔绝的到处。我惊惧的抱着那些过往幻化成激烈的片段,一幕幕深沉的在脑海中排演。原来……原来自己只是只延时的菊花,在星空迪斯科的飘荡。无法朝向,没有着落。翅膀也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仿佛着,却偏偏拒不坠毁。心里确切的知道,这种挣扎是不管怎样的,只是还想认输而已。

  当我的泪水在不经意间划过你温暖的手掌时,你的视线可曾落在我直达的彼岸。无声的瞬间,我惊醒支离破碎的笑声。累累的伤痕是自已给予自己的伤口,重重叠叠,埋藏在夜色的尽头。

  如果这世上只仅剩黑暗,是不是就看见骨折的红色,是不是也不再则会有谁再为谁坐立终宵了?也许爱上的只是亲情本身给的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