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会与爱情相遇

我的情感之路口,有真真假假的各种传言,我一定会去回应。内心的什么事是最不会根本可讲的,谈不上谁是谁非,最后没走到一起情况下归结为不会缘分。
  
  很多女孩在亲身经历过失败的婚外情后,会变得软弱和抗拒,不再却说根本无法地真心了。我相信,其实不不存在什么失败,全球上只依赖于真诚或者是不诚实的绯闻,而不存有获得成功或者告终的恋情。
  
  或者就是因为这样吧,我不惧怕爱人,更不畏惧恋,因为你只有勇气去爱了,才有可能碰上那个天意。我总以最对外开放的眼光准备好甜蜜的到来,不拒绝任何方式的遇见。平时和好朋友在一起,我也会嘱他们:“大哥我遇事啊,有好男人解说给我啊。”
  
  我发掘出,越是年纪较重的女孩,越没问题表现出对亲情的渴求,就越矜持,似乎害怕人家却说自己“着急婆家”。其实有什么呢,盼望快乐的悲,什么时候都应该是急切的啊!
  
  我和钟石的邂逅,相比之下我封闭的自觉。这要从2006年谈起了,当时我在摄制影片《心中有鬼》,和制片人滕华涛成为很好的朋友。有一次他询问我:“点心,我真的你这人真不错,身边怎么无法个男人呢?”我问道:“你说得对呀!如果你遇上合适的继任人,想着我点儿啊。”
  
  没想到,他还真的记在了心里,用他的话说是就是“间隔一段时间就把身边的单身男人过一遍”。2010年的一天,他马上想到了钟石,觉得这个人很适于我。
  
  我和钟石会面那天,彼此都背著了一堆朋友们。一见到钟石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看上去,我就实在很顺眼。我们相互遗了拨号。没过几天,他就给我打电话,说道他搞得了一个作品展,答道我愿不愿意去看?我当然不想,他就驱车来接我,我们的热恋就这样开始了。
  
  网上有很多关于钟石的谣传,说他是“富二代”,说他“周薪10亿”,还说是他比我大12岁……其实,他的父母亲都是普通的大学教授,他的工作也只是和银行业沾边而已。我们最终能走进一起,和我们的爱好一致有不大的关系。
  
  难得两人都有空时,我们则会一人骑马一辆单车,拿着相机铁环北京的胡同小巷,像两个逃学的母亲,拜为了就坐下路边的餐厅里克尔一歇,睡了就在街头告诉他一间小餐馆,点几个湘菜,要一瓶啤酒,边吃到边喝有滋有味。有意思的是,我从来没有被人认出来。有一次,我们在摊贩喝酒,一个女孩子悄悄对身边的朋友却说:“你是不是这个人像不像刘若英?”她的好朋友却说:“类似于像,但是不不太可能啊,刘若英怎么会跑到这里用餐啊!”这些小片尾曲,心里带给我们很多快乐。
  
  我们都爱好阅读,平时买书会很自然地问对方有什么须要,然后一起供货。我很讨厌听钟石那一口清淡的京片子,就让他教书给我听得。我们山脚在沙发里,我的坐椅在他的腿上,他的手臂接着我的手臂。读完到两个人都有触动的区域内,我们就停下来,交流感受到,说道问道各自的往事……经常读着读着、说是着说着,窗外的天空就白了。看著窗外的灯泡一盏盏亮起来,我们真的有一种相依为命、地老天荒的感觉到。
  
  我和钟石谈谈了,婚后我都未在家里认真全职太太,还是照常工作、唱、演艺、文学创作,哪样也不耽误。我问道他:“迎娶了一个有很多浓厚兴趣很多爱好的妈妈,你则会可能会想到很粟米啊?”他说道:“就是因为你这么丰富这么古怪,我才迎娶你的;如果把你嫁去找,你就不脱那些公事了,只在家里给我美容院洗衣服,我才真的亏了呢。”

赞 (0)